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后疫情时期的诗歌①】

◎伤水



古城樱花

每年清明
我都会经过
那几亩
开花的树
在树下淋一次
雪一样
飘下的花
淋得让人心疼
为飘落而
心疼
事实上,不确定
那是不是樱花
因为心疼
就确定那是
必须是

2020.3.15


代拟
 
谁被谁杀死?没有行刑者
的处死
甚至没有凶器。话语留下的影子
被日光清扫,好像被流血掩盖
而没有伤口
不是看不到,而是没有眼睛
以及嘴巴。耳朵。
有,也是曾经的虚设
甚至没有生活过。好像树枝的投影
被折断,而树枝挂在无辜的树上
“我什么也没有做”
就躺下一具尸体,甚至不能送别
好像真身不被承认
只有冤在冤死
可能的遗言,会凝炼出什么话语
挖个坑,对土地说,对树根说
掐死
那些不让说真话的喉咙
松开手时,死依旧没有找到你,而是你
无端地消失了
 
2020.2.19厦门,2020.3.15台州


自带河流

再说一句
那些鱼,把河
流完了
但是,河水
还没有干
我可以加进去
张开喉咙
大口大口地把河
喝完
既可以露出
河底的你
又可以
把自己流走

2020.3.16


对称

你看见河里亮着灯的窗口
再抬头找到它们的原型
无意间,河水把你
置于中央:以水面为界,上下一致
好像逝去的,突然映了出来
或者从水底浮了上来
最后的取舍总是痛苦的
权衡利弊的日子,像一把锯子
把你来回切割
掉下来的粉末,有着回想的芬芳
中心是无法躲避的
一松手,上下的夹子就掐住了你
当把自己退到日子的边缘
才发现中心都是陷阱
谁踏下去,谁发出惨叫

2020.3.17


傍晚,起风了

黑暗是被刮过来的
一低头,就把我覆盖了

2020.3.19


时事

旋紧的发条放开了
路上行人开始走动,店铺重又开张
我在屏息等待
那发条总有转不动的时候
松弛到彻底,一切都会被点穴一样地
定住

2020.3.19


雾镜

戴着口罩,呼吸会把
眼镜蒙上雾气,
我所看到的都是模糊的,
估计,人们看我也依稀莫辩。

摘下眼镜,万物依旧糊涂;
我眼睛的困难,形成事物的改变。
一项措施被破坏,
必须有另一项变化来弥补。

只能埋怨自己认识不清,
而不是事物有所涂改。
假如停止呼吸,能够去除隔阂,
活命的任务又由谁承担?

2020.3.20


灰烬是燃烧的后果

听到凯旋的欢呼
听到燃烧

哦,燃烧,灰烬的由来

那么多死者
没有风,也纷纷扬扬

那么多火苗的哭嚎
即使熄灭,仍旧映亮黑暗

那么多燃烧
不问根源,直到火,把火烧灭

哦,灰烬,火的遗言

2020.3.21


看着一张发黄的照片

那照片摆在我的案头
这之前放在我的办公桌右角
由于阳光,阳光透过窗玻璃的经年照射
照片和世道一样发黄
一种难以描状的旧日子
当然,还由于照片里面的阳光,它一直
照着,一直没有停歇
即使暗夜,它也努力把自己晒黄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迎着它,仿佛经久的向往
现在我看着照片中的我,他
并没有与我对视
端坐,侧着脸,似有所思,静默的模样即是
对待这个人世的唯一态度——
无可逃脱,又无可奈何

2020.3.21,玉环


又到水一方看海

这片海域应该有所变化
经历了病毒流播高潮之后
稍远处的小岛差不多要脱离海面
只要底部的雾气再浓重一点
而紫菜种植的区域,以及你
看不见的水底
肯定都发生了质变
却不明白变了什么,变在哪部位
重影加剧了,是的
我一变化,被留意的无不随之变化

2020.3.22,玉环


她只是你心中看到的海

我触摸过这大海,就像你
握过一块石头
她的阴部
她的盐的焚香,她的潮水颤抖的阴毛
现在,高处俯瞰,散得那么漫
却那么平静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得在肉里找到一条小船,刚好容身
以在陆地上,甩掉她

2020.3.23


如果我热爱寂静

那么,我会在山谷里
在一块随意的岩石上,便无法站起
石头和我长在了一起
这不是呆坐太久的缘故,而是冥想的后果

也就是说,岩石,和我
的想法一致
岩石不知不觉地长到我的身体内部

我不再移动。岩石有着灯芯绒一样
的苔藓
大多绿色。某时,也枯黄

2020.3.28


大象席地而坐

我不是要说大象
也不是要说席地而坐
我是被胡波导演的这部电影名吸引
我没看过这电影
要去看,就看这片名

大象席地而坐
我有时席地而坐,面对着一座山
我就想:大山
席地而坐

2020.3.28


想起鱼

一海的水
隔离了你们
我看不到潜伏的姿态
被打捞的
全都是你们的替身
而一条鱼就是千万条鱼
死了那么多
活得更多
而剖开一条就是剖开所有鱼类
拿刀的手
撒开的网
阳光照出发抖的波纹

2020.3.28


看树在雨中爬上了山顶

有几棵已经登顶
其余的,大多数的,还在
上坡的途中
雨中它们没有伞
它们本身就是雨披
绿色的雨披
它们一直一致地在爬
那种缓慢而坚决
使我不得不相信,山顶那
几棵,就是从山脚
爬上去的

2020.3.31


说雨

她们最终会回心转意
我是说雨
她们最终会回心转意
不是指她们半途退回天上
而是指她们干脆停歇下来
把人间还给阳光,蓝天,或者
阴霾
这是最多的时候
我们已经有了生活在阴沉沉
的习惯

现在有隐隐的雷声
我知道,他是在对雨的催促:要么
停歇
要么把能量一口气耗完

2020.3.31


这是1826

这时分
最适合下雨
疫情似乎到了尾声,已经上班的人
在雨中纷纷回家
熄火,点灯,妻儿围拢在餐桌

我站在窗前
我看到路灯在雨中照亮了身旁的树叶
那部分叶子
特别的绿,水珠闪着光

2020.3.31


无法五分钟完成的诗

这一次我必须慢下来。陌生的,
你送给我的那片波浪
不知漂泊到哪了
它使我不能平静。但不仅仅是它。
其他的只在其他,可以暂时封住
比如口罩,这种最无奈的工具
仅仅是自我的心理暗示
而一直裸露的,只能是自己
现在由于雨水的沙沙提示
我已经在自己皮肤内挖好了完整的坑
刚好可以埋葬我
走过每一具躯体,我不再对
移动的遗体表示惊讶
所有人的反省只是对自己的遗憾
我还得用另一个我
继续思考谁是陌生的你,你又在哪
你赠我波浪的动机
我又该付出怎样的回报
我知道思考没有益处,就如时间的
伟大就在于它的无用
就在哀痛的无效就在于它的无形
我必须慢下来
必须耗尽所有为我设置的时光
他人的,我也无法享用
哦,那赠我波浪的,应该就在波浪中

2020.3.31,台州玉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