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严重时刻

◎余刃



《偏见》
 
有一年,我在诗中这样写:持续一种偏见。我劝自己保持偏见。接下来我写的是:持续从口中吐出蜥蜴。这并非哗众取宠。我能向谁取宠?向内心的某一位魔鬼?现在,终于到了群魔乱舞的时刻,真是这样的。我写诗,就像不停地吐出蜥蜴,它们黏糊糊地到处爬着,非常机敏,令旁人作呕不适。同时呕出来的,还有一块块充斥着腐臭气息的,坚硬的汉字。这些年,它们就堆在我的卧室和床上。


《绳子》

凌晨117。我发现那截绳子,躺在客厅冰冷的地板上。像条小乌梢蛇。如果外人看见,会认为它是一根鞋绳。它很像一根鞋绳。几年内,我们的住所几乎没来过外人,我们3个都知道这截绳子是怎么回事。女儿21个月了,她也明白。之前它被缝在她一条过冬的裤子上。它作为一条裤绳被缝在上面,但不是一条裤绳。你可以给它打个漂亮的结,但它起不到任何紧束的作用。因此它只是作为一种装饰。天擦黑时,女儿突然注意到它,很不耐烦,一把把它从裤头上扯了下来,拿在手里玩了一会儿,拉伸它,用它勒自己的脸和前额。作为孩子的玩具,它很无聊,很快被扔在一边。132。它好像会爬。它真的在爬。这截绳子正努力地爬向厨房,它爬上水槽,大概想从下水道里钻出去。蛇不应该冬眠吗?它应该钻进厨柜,那里有一把干苜蓿,只要我们打火做饭,那里会很暖和。但事情不应该如此。它真正该做的是盘在厨柜里的一个面口袋上,一直将口袋紧紧地勒着。那里面可是一座深渊。在白色面粉的深渊中,它束紧一团黑色的鼓胀的类似于孩子梦中哭声那样的东西。


《要有光》
 
看来
做爱的人
是会发光的
每一对的亮度
都不一样


《冷风》
 
这几天晚上
我去停车场
把车打着
只在车里听歌
为轰几脚油门
感到懊悔
没有什么地方
非要连夜赶去
也没什么人
是值得在星火
熄灭时去见的


《雪霁》
 
化龙山的雪
下毕了一场
这是一场大雪
覆盖了整座山
唯一没有被覆盖的
是一条小溪
发亮的天空突然阴沉
下一场雪又快来了
雪会覆盖得更深
我们相信
几只麂子
来到了溪边


《别说》

中午回去,我妈说
女儿用彩笔在地板上
画了很多线条
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
我走过去抱起她
顺势向空中抛去
她哈哈大笑
接住后我问她:
谁能像爸爸抛你一样
抛起爸爸?
她沉默了一会儿
眨了眨眼
什么也没说


《诗人》

有次吵架
吵到高潮部分
她坐在床上
冷冷地说了句
你怎么不去死
你可以去死呀
他脑门一热
推开窗户脚往上架
他妈一把拉住
声音颤抖
一阵短促的哭腔
她后来又嘲笑
你除了说辞职
说抑郁说要跳楼
还会干啥?
他是我认识的
一个诗人


《礼物》

在小喷泉广场
给女儿拍了几张
在一棵小圣诞树跟前
又拍了几张
我给她裹紧
头上的编织帽
外面很冷
我们没碰见熟人
我带她出来
想给她买个礼物
她高兴地
挑了一个小足球
牢牢地抱在怀中
我们走在2019
平安夜刮着冷风的街道上
我们哈着气
看见光和时间均在飞驰
浓重的阴影变得明亮
空气中似乎有
干草和燃烛
烧着的味道


《诗》

太阳有点晒
我不得不拉上窗帘
下午四点
离上一首诗19
再上一首是两个月前
到现在,阳光
斜斜地打进房间
我嘴唇干裂
胃里如同火烧
好像
重新舔到了
诗的味道
而我两岁的女儿
今天戴着小口罩
摔了一跤
磕破了嘴唇
她第一次尝到
血的味道
我没问她感觉如何
显然除了有点疼
她没太当回事
我又要写诗了
就像夜晚寒潮来临时
炉火将又一次舔舐
黑黢黢的炉壁


《山崖》

上一场雪
要化完的时候
那是两个星期前
我一个人
在高速公路上开车
那场雪可真安静
春阳照着山脊上的残雪
从一处山崖边开过
下面有一些柳树
柳梢上站着
一只只白鹭
没有一只起飞
也没有一只降落
它们像是静止的
柳枝的淡绿
有些晃眼睛


《春风沉醉的夜晚》

夜晚的春风
一遍遍吹过大地
这大地上全都是
被反复折磨的人
这些人是否像我
在这样的夜晚
掠过他们脸颊的
是一种轻柔的风
他们为此感到沉醉


《颤栗》

如今
我每天走在樱花树下
路过时不见掉落一瓣
那些铺在地上的
是什么时候
掉下来的?


《希望》

愚人节晚上
独自站在
昏暗的书架前
目光从大师们
作品的书脊上扫过
至少七八年
我不再翻看它们
同事在群里说
有人直播卖火箭!
妈的还卖出去了
老拳王靠种大麻
活得风生水起
一个月抽掉的大麻
够我干一辈子了
如今的纽约
像武汉一样悲惨
法拉盛我知道
一个裸体少女
可能长成丰满女人了
她还好吗?
我打算不干了
或者到南方去
这没什么悲伤的
我对未来的不确定
充满希望


《鱼》

卖鱼的用棍子
把鱼敲晕
退了鱼鳞
掏了内脏和鱼腮
没过多久
它就缓过来了
它挣扎的时候
完全就是一条活鱼
那是四月的一个下午
路边的北方紫荆开了
鱼放在我的副驾上
被塑料袋裹着
前面一个急刹
我差点追尾


《袭击》

被暴力袭击后
浑身发抖
被死神扼住咽喉
浑身发抖
被狂暴的死神
活活撕下脸上的
一块肉呢
浑身发抖
绝望,哀嚎
瘫坐在地上
血渗入地上
谁也无法安慰


《哀悼日》

我们鸣笛
按住汽车喇叭
我们吹响口哨
猛拍门窗桌子
踢沙发椅子
摔碎杯子
厄运没有降临
到我头上
我的父母、妻女
我的兄弟姐妹
我熟识的人
他们都安然无恙
只有那些陌生的
从别人口中得知
被带走了
我们一起制造出的
这些动静
响彻整个街区
好像我们活着
为了获得更多痛苦
这些痛苦
带给了我们
真正的安宁


《酸菜鱼》

一大把小米辣
以及姜末蒜末
酸菜是自己腌的
满满一大碗
一家人吃饭
只有我的筷子
伸向那只大碗
只有我的胃
出现持续的灼痛
他们细嚼慢咽
不时看着我
观察我的表情
他们没有看出来什么


《严重时刻》
 
这样的时刻
语言最好重新变乱
那花冠多像基督头上的那顶
突然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
被上帝筛选过无数遍的
现在要再筛选一遍
用现有的语言
无法陈述所发生的一切
人们所表达的痛苦
离核心越来越远
上帝之手晃动着筛子
那漏下的沙砾
因为被照耀
它们闪着细小的光
静谧地铺洒在大地上


《白》
 
无所事事就是
没什么可干的
不冷不热
不饿也不渴
没什么使人忧愁
也没什么值得欢呼雀跃
就是一个人呆坐着
身体各部分
被一把椅子
稳妥地接着
眼神无法聚焦
世界不过就是
脑袋里的那片
像墨一样
晕开的白


《问题》
 
我们庆幸自己
可能躲过了死神
专家说11
病毒将重来一次
我跟一个伙计
扯下口罩
合伙锯一根巨木
直到锯齿钝掉
手中的血泡也破了
我们不得不停下来
但我们都坚持认为
谁也无法阻止我们锯断它
我们重新拉着
沉重的锯子
狗一样喘息
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又停下来
抽烟吐口水
互骂脏话
操尼玛,呸!
呸!尼玛逼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说
我们谁也躲不过
这场灾难了?


《教训》
 
小区广场上
两个年轻女人
打着乒乓
她们的孩子
在跟别的小孩玩
女儿也在
孩子们中间
我看着她们
感到生活的希望
一个穿运动套装的
中年男人来了
他带着一个球拍
加入了她们
她们打得很烂
显然这个男的
占尽了上风
轮流把她们
打得尖叫起来
好几次我都想
叫开其中一个女的
在女人和孩子们面前
给这个傻逼
一点教训
结果是我立马
抱着女儿
从他们旁边
退了出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