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612-1647

◎秦匹夫



泥沙集1612:3月9日夜。与雪饮

深夜突然铺降大雪
提起酒。迎着冷风
哈哈大笑着走出门去
入目所见
天空黑。大地白
天地间最纯正的气息包裹着我
好啊。饮啊雪兄
诗云:簌簌千万片一片饮一杯
饮饮饮饮饮

泥沙集1613:上帝的桌子

桌子投下了阴影
顿时与远处的光明构成了世界
一个是驱逐。一个是投奔
无论哪一个都那么难
于是在光与暗之间
人们开劈出了无限广阔的地带
他们在那里存在
世代居住又摇摆不安的存在

泥沙集1614:只有革命者才是伟大的批评者

当蠢货和邪恶的东西屡教不改时
只有革命者才是伟大的批评者
当口诛笔伐无效时
只有挥起棍棒的批评才能称之为伟大
才是一以贯之的。真诚的。彻底的批评
才能使其发出惨嚎并改邪归正

泥沙集1615:卸水泥的兄弟


卸水泥的兄弟
请你不要把水泥卸在门口
卸水泥的兄弟你把水泥卸在门口
我和沙浆不好和啊
卸水泥的兄弟你的毡帽很威武
两旁各加一根翅子就是官老爷啦
卸水泥的兄弟你卸完这一车三百块
比我的饷银多一倍
卸水泥的兄弟你看今晨大雾过后是艳阳
天气多么好
你把水泥往里挪挪

泥沙集1615:周日。在山上裹着浓雾

走进雾中就被雾气裹住了
能看见的全都看不清楚了
之前我蒙头躺在被窝里
所见也如现在这般昏沉
后来我爬起来
沿着一条清明的细线
钻进了这里

泥沙集1617:盐仓老爹

到盐仓来这是第五次了
三次见着老爹
苍苍白发向上是一只落满灰尘的鸭舌帽
向下是沟壑。是被雨水冲刷的精瘦
无数次。我曾在那里放牛
冬天枯黄。我曾提着柴刀在那里游荡
多少年过去啦。如今离家千里
我说老爹我敬你


泥沙集1618:我和我的女人要在一起了


我和我的女人要在一起了
我们中道相识
那时她因为一无所知已组建了家庭
像一个被父母幽禁的少女
她站在窗前向我使劲招手
我也一眼就看见了她
我站在街心。满身风尘
我向她狂吹口哨
我大声说啊原来你在这里。找得我好苦啊
她显然也是如此
挥起小拳头使劲砸玻璃
我说啊宝贝你别急
但是玻璃已经砸碎了
她跃起来向我飘来
现在。她正在向我飘来

泥沙集1619:干完一天活回来

八点钟。我满身土回到屋里
没有立即坐下。我弯腰把鞋脱了
提着它到洗手间。把土洗掉使它干净
现在它干净了
现在我迫切需要坐下。靠一会儿
可我拒绝了这个请求
我强迫沉重的不要停歇
我命令它们几下扒掉脏衣服
然而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出于一种报复。犹豫和迟缓产生了
在屋中央。我光溜溜的在冷风中站立了很久

泥沙集1620:复印

复印就是。当一个样本确立后
一张一张相同的东西出现
样本是大思想家。宗教偶像
是所谓的前贤。先驱。传统
人们尊崇敬畏他们
如被独裁一般
甘愿变成一张一张


泥沙集1621:当我逐渐平和下来

当我逐渐平和下来
已经是四十岁高龄
已经是。头发白了半部
身影已有龙钟之态
就像一个小少妇讲我
你名为青春。青春个屁啊
是啊。是啊
我总是讲是啊是啊
像一个圆饼。薄而圆
在缝隙里求得生存
过去和未来在夹击我
使我如此。使我不得舒展
使我逐渐平和下来
所谓平和。就是变淡
就是终至微不可闻
就是坐在天空角落
傍晚时的一抹轻月

泥沙集1622:自由颂

有时候。我正发着呆
她就会吻我一下
说。给你动力
使我立马从苦难中回过神来
当时我正忧国忧民。胸怀大志
她娇羞的一吻
顿时使这些都成为乌有了
也不是乌有。是崩溃
宏大崩溃。成为一个一个的具体
此时我是其中之一
正淫笑着扑过去

泥沙集1623:从悬崖上去新华布依族乡

贵州山地奇特
我们本在嵯峨脚下行驶
但是转过一个山坳竟然到了山巅
视线陡然急泄而下
从陡坡上的人家一滚而过
山底渺渺。再无所见
我们闭眼飘下去
看见在一片片山的夹缝中
新华布依族乡赫然悬挂其间

泥沙集1624:新痛


一只大锤在不停轰砸我的腿
几把剪刀在轰砸的间隙快速绞动
这就是我现在的痛
这和我以前认识的所有的痛都不一样
它们浓郁。凛冽
有苦寒之地的凶狠和剽悍
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种新事物产生的浓烈瞬间流遍全身

泥沙集1625:蓝色窗帘

老光棍的脚已坏死
腐烂发黑。发出阵阵恶臭
他讲起他在乡下的快乐生活
和众多女人的种种纠缠
我说你的脚怎么办。我想打击他一下
要从这里锯掉。他比划了下小腿位置
然后双手突然划过一道诡异的轨迹
向我丢出一支烟
我挪了一下伤腿。把烟点着
两团浓浓的烟雾从我们嘴里喷出
散开。向窗口飘去
到窗口时已是一层淡淡的蓝色

泥沙集1626:性感病房

早上五点醒来
疼痛稍减了些
半夜里我曾把脚背上的石膏绷带解开
露出浮肿
白胖丰腴的浮肿啊
解开的绷带如散乱的裙锯
现在我遵医嘱把它跷在高高升起的床尾上


泥沙集1627:探病如吊唁

因为我的脚坏了
所以我得以躺在这里
每天什么也不干
就是躺着
朋友们纷纷来探望我
围拢在我四周
这时无人嫉妒我居于中心
一种肃穆。隐隐诞生

泥沙集1628:一个人生病了

一个人生病了
即是一部分死亡了
即是一部分不再履行职责
是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因此这个人
活着的部分目睹着死去的部分
活着的部分不得不
代行着死去部分的职责
这使他感到屈辱
因为残缺导致的怪异行径
使他感到一种失去尊严的猥琐

泥沙集1629:烟鬼

锯腿的人走了
又推进来一个断脖子的人
这两个都是烟鬼
之前锯腿人踞着烂腿侃侃而吸
现在这个断脖子的老者则没有那么从容
他的脖子被固定住
香烟被他儿子点燃竖在他嘴上
他的嘴唇干瘪
像一个破旧的香炉


泥沙集1630:骨外科57床

我进来后。他们给我腿上打了一个石膏
然后就开始输液
已经三天了。石膏已经被我玩得松垮了
但是输液还像刚来时那么紧致
我没办法摆弄它
眼睁睁的看着它源源不断的淌进我身体
早上的时候。我的手背被输肿了
我们曾停止了一会儿
但是很快。又换了一只手
我又直挺挺躺下
眼睁睁的看着它

泥沙集1631:死者在医院遥遥看见殡仪馆

那时他还没有彻底死去
他还活着。但已和活着隔着一条大沟
亲人们围绕着他
实际是站在沟的那一边遥遥望着他
他们的怜爱和痛苦
他也回之以怜爱和痛苦
他已知晓。无人会站在他这一边
无人会见他所见
无人会同他携行
他们将挥别
他们已不是一路人

泥沙集1632:祝我生日快乐

傍晚时候。病房里住进来一对姐妹花
之前那床上躺着一个蓬头的瘸子。甚是煞风景
如今好了。姐妹花携带着女性独有的香气盛开在那里
不远处。寻欢一家三口。玉兰嫂子。风花石兄弟
我们把酒菜摊铺在布上


泥沙集1633:躺着和邻床断脖老者拉呱


老者还惦记着屋里的猪鸡
他从房顶滚下摔断脖子至今已五天
我说莫事。实际鬼知道
猪鸡冻饿而死也有可能
老者有一妻。二子。六孙
父母八十多还活着
我说老者你好福气啊
他叹息负担重
唉。脖子都断了还俨然以顶梁柱自居
天将黑。倒春寒从窗缝里不停渗进来
我们裹着各自的被子瓮声瓮气

泥沙集1634:手术室中

一群年轻男女围着我
他们把我的裤子扒掉
露出受损的腿
和圆乎乎的屁股
他们拍打着它们
似是问候又满不在乎
接着他们挥舞起刀子和钳子
拎着轰鸣的电钻扑到我腿上折腾
我一动也不能动
由他们在我的骨头上钻孔。嗞嗞嗞
这是一群快活的年轻人
十几年前在乡下谷仓修一台棕树轱辘的小车
他们也是这样
一边修一边笑闹着
一个女生甚至离开伙伴
潜到小车后面
莫名其妙的拍了又拍它疲惫的屁股

泥沙集1635:我的身体里竟然藏着那么多的痛

翻滚了一夜
这不可描述的依旧不散
绝望又惘然——
这从我诞生的
又反过来伤害我


泥沙集1636:王子舒

王子舒在书中写道
——沿着铺满落叶的小径向林深处走去
那时他的双脚完好
还没有被推进手术室
还没有被割开灌进钢钉
没有被石膏勒得满眼泪花彻夜翻滚
没有从他的鸡鸡头上插入一根胶皮管子
让他虎目圆睁嚎喊不休
让他突然佝偻起来
还没有。王子舒脚步从容
他沿着铺满落叶的小径向林深处走去
我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天他就这样走了十几天

泥沙集1637:脚病患者

被限制行走后。就整天躺在床上
原本以为还可以思考。但是病就是痛
深重的痛把他的思想也击溃了
于是他就那样躺着
既不能逃走也不能抵抗
整个人从内至外呈现一种涣散状态

泥沙集1638:斜

松驰的
自由的
金钱小儿
权力粪土
从森严中逸出来
袍子领口不系
平滑已有皱褶
妇人支肘
酒徒半倾
是为斜


泥沙集1639:火车消失了

听见火车过
上面的卧铺床和我正卧着的病床很像
有一个人也未睡
这个人我们暂时称他为K先生
他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城市
想着城里是否也有一个人未睡
这个人我们暂时称他为冯先生
但是城市很快过去
现在。火车消失了

泥沙集1640:安静下来了

安静下来了
安静是疼痛后疼痛又消失了
是喧噪的山林被疼痛血洗后疼痛又离开了
是屠杀中幸存的一根细枝
在长久的蜷曲中突然弹回。发出一声轻响

泥沙集1641:出院了

出院了。终于离开了
野蛮阴冷的疼痛
像一头熊终于
拖拽着伤体
从密林中走出
躺在了明亮柔软的绿草坪上


泥沙集1642:直挺挺躺在床上


还是无法动弹
至少。无法出门
虽然腿脚好时我也很少出门
腿脚好时。我蓄而不发
整天兴奋的待在屋子里
心里盘算着随时可以去任何地方
但是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啦
那些地方。似乎凭空消失了
我才意识到。这是一种光芒的存在
现在。它们熄灭了

泥沙集1643:救灾

我不得不思考脚
它现在出现了严重问题我不得不
把所有的精力转向它
它是我身体上的一次大灾难
因此我不得不调集全身的精力去奔赴它
我停止了所有活动
生产活动和娱乐活动全部停止了
甚至就连维持基本运转的进食饮水也快要停止了
甚至就连呼吸也出现了沉重凄厉之音
我这是不顾一切了
脚部正在遭受苦难
那里传来的阵阵痛楚就是我的痛楚
就是我全身其它所有器官的痛楚
现在。它们正被一种天性驱驶
惊慌的向我脚部驰去

泥沙集1644:下午我拄着双拐去阳台上站了一会儿

下午。我用双拐和一条好腿把自己挪移到阳台上
然后静静站立
由于庞大的身体主要由双拐支撑
膀子上的肌肉曾经抖动了两次
除此之外
我一动没动


泥沙集1645:缓慢蠕动的环形

停止在某个地方
停止。虽然运动但是停止了
也就是耗尽了
类似于耗尽了一生
密密麻麻的。反复的繁衍

泥沙集1646:伟大的转折

时间。公元2020年4月10号农历三月十八日上午
天气晴。气温11—23度
地点。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
人物。我和她
事件。她拋掉家当向我来了。我拄着双拐去车站接她
四十年了。四十年了
这以后一切都将不同
堪称转折且伟大。纪之

泥沙集1647:灿烂

沉寂的终于爆发了
是在经过漫长的晦暗后
终于抵达了
是缺损的终于完整了
是两片相互失落的残片
在弥合瞬间
的震颤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