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对付方方这样的文化人,有时还真得用行政手段

◎曾德旷



尊敬的有关部门领导:
 
 
方方日记,近日在美国和德国出版,这在我看来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
对于方方这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才不会考虑,她的日记这时候以英文和德文在外国出版,会不会给国外对我们国家不友好的人和势力,提供攻击中国的口实和材料;对于民族利益是否受损,估计她是不会在乎的;她很可能会因为她的所谓日记在外国出版暗自高兴,毕竟又一次名利双收了呀。
 
作为文化人,每个人都应当有其创作的自由;说句实在话,我其实并不反对她写特殊时期的日记,我只是觉得她写日记的方式可疑,她不去正面写抗疫医护人员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却抓住有关部门的失误死死不放,而且故意放大特殊时期的悲观情绪吸引眼球,误导不明事理的群众,给抗疫部门施压。我想起那些在抗日时期,对抵抗者放冷箭的人,和说风凉话的人!我不能不觉得她的写作,是为写作而写作,而不是真正的在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
 
在我看来,方方日记,之所以能火起来,一方面同国外势力自始至终的推波助澜有关,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方方一开始就居心叵测地抓住了有关部门的失误死死不放,十倍百倍地放大老百姓的痛苦,从而通过煽情来吸引读者的眼球,形成了类似多米诺骨牌效应的特殊时期的特殊文化现象,最终实现了她名利双收的文化野心。
 
我 此前,在自己的公众号,写过数篇批评方方和方方日记的文章,引来了许多人反对和指责,有人指责我是毛粉,有人指责我没有底限,有人指责我没有操守,有人指责我立场不稳,站错了队;还有人指责我精神错乱;这些指责,在我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在今天晚上,深夜一点半,我还是要继续写这样一篇批判方方的文章;因为在我心里,有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对付方方这样的文化人,有时还真是得必须得采用行政手段才有效果,否则,只能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用!

下面是我的三点建议:
 
1、据说方方在当作协主席时,低价搞了一块地,搞了一个私人别墅,现在,这个事被人举报出来,所以,我建议有关纪律部门和监察部门,就这件事进行调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要包庇,不要坦护,不用考虑其面子和地位,像对待普通人一样,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2、方方自己不承认自己是厅级干部,这个,应当不是由她本人说了算,就算她退休了,她现在享受的待遇,是不是厅级干部的退休待遇,也应当由有关部门去考量;据我所知,国家对退休人员,是不是也有规定,有些不能说,有些事不能做,方方在特殊时期写的日记,是不是违反了有关规定,是不是得处罚,请纪律部门去查一查,该处罚的要处罚,这样,才不至于让反对方方的人寒心!
 
3、鉴于方方在抗疫特殊时期的所作所为,建议中国作协取消方方的小说,曾经所获得的鲁迅文学奖的待遇和荣誉称号。
 
以上写给有关部门的三点建议,公开发表在网络上,希望引起大家讨论,同时也希望得到有关部门重视,对方方的问题,作一个必要的合情合理的处理。
 
2020,4,11,负诗歌发起人曾德旷,写于湖南宁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