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请问方方,你究竟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

◎曾德旷




 
德旷站台:
 
本着为中华民族目前的现实利益和未来前途着想的初衷,负诗歌和负主义发起人曾德旷,强烈呼吁国家有关部门调查方方日记的作者汪芳,坚决打击其祸害中华民族利益的卖国贼行为。
 
2020,4,10,3:31,德旷于湖南宁乡
 
说明
 
以下三篇文章,前两篇是我写的,发在本人的公众号上;这里重发,是告诉大家,我对方方日记和方方其人的本质有先见之明。
第三篇来自网络,写得非常好,德旷在这里向大家郑重推荐。
 
 
 
1、小说家方方,其实就是一泼妇

作者:曾德旷

最早知道方方,是在80年代中期
看小说月报,当时“风景”
“你是一条河”,比翼齐飞。
 武汉两女将,从此在全国
 
引起关注。老实说,那两个中篇小说
 还真是好东西,所以,至今不忘。
 
 
后来,再关注方方,是因为柳忠秧事件。
 方方抨击柳跑鲁奖。其实,这没有什么;
 所谓跑奖跑官跑钱,在当代现实社会中
 本来就是公开的秘密。
 
只是不许说而已。方方,揭开潘多拉的盒子,
 让中国作协丢丑,也让神圣的文学掉价。
 
 我结婚那年冬天,见过柳忠秧一次。
 当时柳在北京四季青世纪金源酒店
 开诗歌讨论会。我和柳种秧的一朋友也去了。
 
 记得97年我和董诗人,在板井村住过。
 为了生计,我去动物园卖过矿泉水,冰棍。
 
如今16年没有去那里,当年的四季青乡
现在已是繁华都市,那天我从香河到国贸
 然后坐地铁到板井一带,走路去四季青
 迷失了方向,找不着地方。
 
 终于找到那所谓5星级酒店,不让进门。
 只好打电话;先到的朋友从里边出来
 领我进去,豪华的大厅,豪华的大会议室。
 
柳种秧亲自过来和我打招呼,给一红包,
 说,兄弟,辛苦了,一点车马费。
 意思意思。我没有拒绝,顺手收下。
 
讨论会开始了,我暗自高兴。
 猜红包里多少钱。正开着会
 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自己拆红包。
 
在桌子下悄悄打开看,不多不少,
 三张老人头。不错,够意思了。
 老柳是个好人,是个懂江湖的人。
 
 
会开完,在酒店负一层 ,餐厅,喝酒。
 许多人在一起喝酒。我考虑
 和谁坐一桌;这当然是有所考虑的;
 并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坐到某一桌。
 
我和王少农,便坐到了北塔、洪烛一桌。
 喝得开心,尽兴。柳种秧大口喝,大声唱,
 他唱老毛的词,有风度,气度,的确是人才。
 
 此后,我开始关注柳与方方的官司,
 感到无聊,无趣,无意义。
 想劝劝柳,不要把与方方的官司
 看得太重,不要陶醉于八卦新闻的中心。
 更不要把所谓的媒体采访当成荣誉。
 
我说了,柳听不进去,也就算了,
 让他们去吧,那和别人其实无关。
 
 
如今柳种秧已死了几年。洪烛死去不久。
方方还活着。
这次,又注意到方方。
 
是她的围城日记。实事求是地说
 写得可以,有一定的水平。
 也有一定的价值。但更多像一个
 
更年期的老妇,在借机会发牢骚
 搏眼球。又像一精致的
 利己主义者,把体制的好处占尽了
 
希望在人老珠黄时,通过说体制坏话
来淘取体制所不能给予的,最后一点
 剩余价值。
 
 所以,这里我引用我老婆的话
 这个叫方方的女人
 尽管贵为前湖北省作协主席
 
其实就是一泼妇,吃“档”的饭
 砸“档”的锅。
 
 
2020,2,18,德旷于山东潍坊,村子里
 
 
 
2、建议取消方方厅级干部退休待遇
 
作者:曾德旷
 
1
 
最近女小说家方方
因为疫情日记大火
我像许多人一样
心里颇不平静
 
如果方方是周作人
我愿意做鲁迅
 
如果方方是张爱玲
我愿意做刘胡兰
 
如果方方是莫言
我愿意做王二小
 
如果方方是方方
我愿意做我自己
 
 
2
 
在这个世界上
有人把好处占尽
还到处说风凉话
 
比如方方
身在体制内
享受着厅级干部待遇
却到处说体制坏话
攻击体制的不是
 
作为退休的湖北省作协前主席
她应当感谢党的培养
感谢湖北人民的养育之恩
 感谢读者的信任
 
 可她好处还没有捞够
处于种种原因
大肆贩卖自由主义的鸦片
肆无忌惮地宣传绝望情绪
配合西方对中国的围攻
是不折不扣的西方的帮凶
 
作为一个流浪诗人
我认为体制内的作家
应当像我一样
不是靠体制生活
而是靠写作生活
 
所以,为了惩前毖后
建议政府有关部门
取消其厅级干部退休待遇
看她还跳什么跳
 
3
 
为什么真实的德旷日记
没有几个人关注
道听途说的方方日记
却如火如荼
 
这是人性的弱点
也是人性之恶
这是文学的悲哀
也是文学的耻辱
 
为什么德旷的诗和小说
没有几个人看
方方的小说
却许多人叫好
 
难道是因为
方方是一个女人
德旷是一个
没有人理睬的流浪汉
 
 底层的血泪
谁又清楚
底层的奋斗
谁又当回事
 
底层的精神
谁去关注
底层的世界
类似人间炼狱
 
4
 
我知道
我写了上面
这三首
有关方方的诗之后
肯定会有许多
方方的粉丝
像狗一样跳出来
对我狂吠不止
 
骂我的人中
会包括一些
我认识的写诗的
比如某某
他长得高
跳得也高
 
比如某某某
她一直希望
我倒霉
 
但我曾德旷
是什么人
我除了是一个流浪汉
原本就是一条
丧家的疯狗
 
2020,3,13,晨5点40
2020,4,10,重发时,稍作修改

 
3、网文推荐:本人之所以推荐下面这篇文章,是想以此来印证方方写所谓“方方日记”的目的,其实质就是吃“档“的饭,砸”档“的锅。
 
方方日记出海,西方知识与权力的一次合谋(节选)
 
原文作者:不祥
原文来源:金微观察

3月30日,方方曾在微博中声明,“我自己目前没有出版过任何一本与疫情相关的书。也未出版日记,特此说明。”
 
3月31日,方方上了美国洛杉矶时报头版头条,大标题”Uhan’s voice of truth” “武汉的真理之声”。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全球上映的消息传出。
 
我不反对方方日记的出版,但是这本日记如此迅速的在西方世界出版,非常诡异。这个时间点的巧合在于,西方国家紧锣密鼓地向中国提出索赔,方方日记被美国的出版商加紧出版。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这本日记契合了他们的需求,他们需要这样一本书。
 
一本书,一旦成了文化现象,它就拥有巨大的话语权,他像个放大器。方方日记,可以把中国的问题放大十倍百倍,把中国的成功缩小十倍百倍,或者忽略不计。通过舆论的影响力,西方对抗疫的失误,同样可以转移到中国的问题上。
 
文化现象背后含着各种权力,“文化权力从来是政治权力的一部分,屈从于一种文化就等于屈从于那种文化所强加给我们的权力关系。”
 
几千年来,西方依托自己的话语体系来构建中国和中国形象,从马克波罗时代呈现的一个乌托邦中国形象,到文艺复兴时中华帝国东方专制主义形象,专制主义形象将中国确定在对立的、被否定的、低劣的位置上,为帝国主义的扩张侵略提供了必要的意识形态,产生了国民劣根性的话语体系。这套话语体系一直影响到八十年代甚至是现在,东西方存在着“传统与现代”、“落后与先进”、“愚昧与文明”之别。
 
强势集团所创造的文化现象,很大程度上维护他们的利益,包含着驾驭和奴役弱势集团的精神内核。西方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不是一天两天,这背后蕴含着各种话语的陷阱。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这次疫情撕下了西方的制度、医疗先进等遮羞布。
 
方方日记,也是西方国家好不容易抓住的一颗救命稻草,既能转移矛盾,又可以要挟着索赔,不炒作更待何时。这本书会像很多流行于西方世界的畅销书籍一样,成为西方话语体系中国叙事重要部分,更像是一次知识与权力的“合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