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4月8日深夜,曾德旷新作三首

◎曾德旷



4月8日深夜,曾德旷新作三首

 

1、闻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有感

 

新冠肺炎最让我生气的成绩

是成就了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这批人中的代表

就是方方日记的主人作家方方

他们一方面最大可能的

享受着体制的好处

另一方面和各种外国商业势力眉眼眼去

把没有思考能力和没有方向感的愚民的胃口钓尽

 

在左派的眼里我是右派

在右派的眼我是左派

我其实没有什么派

如果硬给我安一个派的话

我可能是胡适所说的自由派

也就是许多人眼里的骑墙派

即所谓的独立知识分子

 

4月8日,武汉解禁了

我作为一个没有养老保险

和没有固定收入的流浪诗人

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面对方方们的成功

面对方方们的作秀

面对方方们疯狂的进攻

我的兄弟和朋友

我除了骂娘

又能做一些什么

 

2020,4,9,3:30

 

 

2、怎么办

 

 

今天晚上,我刚开始在网上搞直播

老婆从山东潍坊村里来电话

说她二妹夫明天开着大卡车

从山东拉货到湖南望城

她在考虑是她带着孩子

坐他的大卡车从山东来湖南

还是我在他回程时

坐他的大卡车从湖南去山东

 

我知她的想法主要是为了省路费

因为从山东坐大卡车到湖南

至少需要两天,而且不舒服

 

接下来,她又问

需不需要她二妹夫

将我的吉他从山东捎回湖南

我说,我在这边有一把吉他

如果能捎东西的话

我希望把我的打印机捎回来

 

接下来我专心搞直播

我在40分钟的直播里

唱了周云蓬的盲人影院

唱了万晓利的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我唱得夸张而悲伤

我朗读了我的朋友尾生的诗

我还朗读了另一个朋友陆渔的诗

我还唱了我自己作的名谣

“拉萨谣”和“醒来的时候”

以及我写的诗“断裂”和“撕裂”

 

然后我睡了

睡到3点起来写公众号

虽然没有几个人打赏

我觉得我这块网上的自留地

还是有必要像一个老农去耕种

 

2020,4,9,3:53,于湖南宁乡

 

 

3、欲哭无泪,或者4月8日的德旷日记

 

今天武汉解封

市民们从此可以自由来去

不必再呆在家中发愁

我白天睡觉,晚上搞直播

半夜起来写公众号

 

今天下午,翠姐来父母处

指责我从山东回来一个月

除了吃饭,什么也没有干

即没有照顾生病的母亲

也没有想办法出去挣钱

 

我争辩我能回来已经不错

叫我出去打工挣钱不靠谱

现在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我能去打什么工,能挣什么钱

 

半夜我写完公众号欲哭无泪

母亲的钱,放在翠姐处

我无权支配;煤炭坝的房子

二妹一家长期住着,我住不进去

老婆和孩子如果从山东回家

我必须得为她们租房子住

 

还有,我和老婆两人都没有工作

我和她,都是多年前的本科生

如今都不能挣钱

我们当年读了大学可以说是白读

我写诗写民谣写了这么多年

可以说是白写

还不如体制内的方方们

无聊时放一个臭屁吃香

 

哎,想一想往事

想一想现实

我那躲在网络后的朋友

我真是欲哭无泪呀!

我真是欲哭无泪呀!

 

2020,4,9,4:05,于湖南宁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