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

◎逸鸥



恍惚


你有没有
走神的时候
就是那种精神涣散
注意力不集中
心里怎么想
不由自主
它的出现甚至
没有外因
不因人间悲剧
不因意外之喜
就是
闲得无聊
突然就觉得自己
和周围的一切
都不真实
远处的山河
近处
高高低低的楼房
房子里的我
和身边的二嘎子
仿佛都是
谁的梦中之物



战争游戏
 

爷爷亲历八年抗战三年内战
三伯抗美援朝
满叔抗美援越又自卫还击
他们在战争中幸存
常给我们
讲述战争的故事
我们听得津津有味
并在整个童年时代
反复模拟故事中的情节
每次战争打响前
我们围拢一圈划手掌
以亮出的手心手背
兵分两派
我和同村的小花
一会儿是同志
一会儿是敌人



聊天


他们围拢一桌
谈论战争
把一些遥远的历史
扯得很近
他们的谈论没有时间
和地域的局限
比如1990年8月2日凌晨2点
的海湾战争和不久前
的9.11事件
再具体到大胡子
本.拉登

他们的表情严肃
像亲临指战的将军
并齐心协力
将一壶老茶消灭成
横飞的唾沫
一再的续水
使话题逐渐寡淡下来
其中有人把话题
转向政策
就更寡淡了
基本淡出了一只鸟
后来不知是谁插了
一句女人
气氛
又开始活跃了



第七只蚊子

 
第一只蚊子
死于空中
那时天还没黑
第二只蚊子死于
一条大腿的右侧
吸血未遂
第三四五六只
在点燃的蚊香烟雾里
下落不明
这是第七只
它趴在书桌上的花瓶中
那束玫瑰花瓣上
一动不动
这样说的时候你们就会联想
前面两只蚊子的下场
甚至会利用文学手段
把我隐喻成跃跃欲试的拍子
就算是吧
我也不会把这只蚊子
连同那束玫瑰
一起拍碎
何况那花瓶
是玻璃的
地板是瓷砖的



少不更事


他去世那年
我四岁
记得那天
村里的大人
放下地里的活
都凑到禾坪上
嚎啕大哭
我搞不懂
他们哭什么
为什么哭
村里又没死人
再说
就算村里死了人
也只有死人的亲戚哭
那时我才四岁
不知道什么是主席
什么是伟人
不懂
阶级感情



老照片


他指着相框里的一张黑白照片说
瞧——

照片里的他
一身没有领章的军装是黑色的
胸前的毛主席像章也是黑色的
一丝不苟的发型,更黑
笑容洁白。白得
像空白一样白

他指着照片右下角
一个猫着腰
把脑袋和表情
探出照片外的小孩侧影说
瞧——
那天你飞快地从照相机前跑过去



乱坟岗


坟头枯草东倒西歪
凌乱间
有整齐新绿长出
像一群华发再生的秃子

没有墓碑
喊不出他们的名字
这些与世隔绝的家伙
没有给人间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我也只是打此路过
恰好下雨
并非清明
无意悲伤,何苦猜想
泥土下
有没有与我陌路相逢的祖先



童谣


“牛来了
马来了
哥哥姐姐都来了”
小时候
我们在村口一看到
暮色中
村道上
一字排开的牛群
和放牛回来的哥哥姐姐
就会大声合唱
这首口口相传的童谣
奇怪的是
从来没有看到过马回来
不知是走丢了
还是从童谣里
逃跑了



清明


她从晨雾中站起
灰色的裙子
攒着二十个春天
陈旧。积重
晨风无力

裹着泥土的狗尾巴草刚睡醒
小竹笋已推开了小竹门
她一回头
就看见了人间的风雨
烟火隔岸

纸钱燃尽,化作纷飞黑蝶
乱草倒下。一座孤坟
仿佛露出地面的屋顶
雨后春光明媚。天空下
除了手握锄头的他,空无一人



理发师
 

每次洗完头发后
他拿起剪刀和梳子
都会问我
偏左还是偏右
他如此健忘
却又如此懂我
仿佛知道我这一生从不中分



江南
 

我说的江南
无关唐诗宋词,无关明清艳情小说
我说的江,是一条穿过两个村子的江
南村绿油油一片,出瓜果出时蔬
我在北村,北村黑溜溜一片
出煤炭,出事故



春天到了


春天到了
孵化场的小鸭子
从啄破的鸭蛋壳里
屁颠屁颠跑出来

春天到了
卖鸭子的人大清早
挑着一担小鸭子
晃悠晃悠去赶集

春天到了
赶集卖鸭子的人
在回来的路上
把箩筐里挑剩的小公鸭
倒在路边的草丛里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