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成 ⊙ 天光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重临》《仿佛离别》

◎钟成






 


鸟叫声,有时候像
子弹一样击中你。
像一条迎接明日的捷径,从耳窝到
肺部,结起薄霜。
你眼中的小鸟,一只只
都是死去的亲人所变。
他们从蛇胆中复活,身披蓑衣,
像一群弃子重临故国。
一切无法解释的现象,你归根于
季节的气候更替,和
昼夜循环到来之间拉扯出来的灰色。
你在早晨是最清醒的,能读懂那些
晦涩之词。
正如你闭塞的经脉,
在每晚凌晨时分达到高潮。
那里温养着一枚麦粒:
金黄色;和暗示死者的尖锐。
挑起的眉头,经过一个夜晚的浸淫,
终于得到舒缓。像雾水卸去护甲,
身死在阳光普照之下。
你置身明亮的午后,回顾多年以前:
一记雷鸣,如一片沉重的刀锋,
破开黑夜的牢狱。
雨水涌向洼地,像体制化的囚徒
重新构建的一面微型湖泊,倔强地
顺从了体内那条拒绝伸展的蛇。
当你醇熟地走出攀登的步态,
这个糜烂的春天,又裹起一群
不受挽留的人,像一捆枯败的麦秆。
你不禁伤感,又想起鸟叫声。
鸟叫声又响起。
2020.2.29




 仿佛离别


第一暮光是扁平的,没有弧度。
轻得像融化的雪花,包含着
藻的腥味。
你披着沉重的海水回到室内,
抖落身上的咸,使昏暗变成黑。
惊醒后升腾起来的灰尘,
像一群送葬的舞者,在湿润的空气中
引领你,不断地坠向无尽的黑暗。
蚁虫的声息从洞穴中传来,
在不着力的空中,仿佛游泳,仿佛
占领。
你感激它们打破平静。
像在拥挤的街头,平板车夫将你从
漂荡的碎纸废据的缝隙中拉回,
并递给你一个充盈的柑:“一个失落的
气象观察员,在纷纷扰扰的午后,
从雨中归来。
你对他的忠告表示感谢,向他深深一躬:
正如此刻,你不停地向四周搬运声音的
小劳模致谢。直到有一束光破窗而入,
你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2020-3-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