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小林一茶(外二首)

◎张永伟



读小林一茶
 
大约是93年,冯新伟在等待
你的到来,当然,
是你诗句中的人。
 
那一天,雪下得
比病稍微轻了一点。
 
学超踏着雪来了,
他说,雪,有着咯吱咯吱的骨头。
 
当时,我们都没在意:
晓辉的电话来了。
我想起了写文案的阿什贝利。
 
冯新伟也喜欢他:
一个公园,两双明亮的拖鞋。
如今他有着一双
山楂果的眼睛。
 
2019,10,16

电台门口的柳树
 
在柳树门口,你忘记了
新写的诗句。
这是谁的一棵?魔头贝贝。
 
不远处的小店,一个老人
用竹久梦二的眼,
看着尘世。
 
2019,10,16酒后

骑白马的臧北

时间真快,
忍着又写了一首。
恍惚的花,有
恍惚的裸体。
 
半醉时,米丁说
江山糟若草纸。
抬头看见——
白马上的自己。
 
在梵高的星空下
我们沉默,徘徊。
 
湖山道长,拿出蓝色小书
《不辞怀抱》,他明亮的眼睛里
映现词语的异国。
 
总有什么会让你
有所期待,
总有一个人,像轻轻的风。
 
白马又一次
驰过,它背上驮着
一个红色的新娘——
还有正在濯足的臧北。
 
2019,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