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来自记忆的片段

◎陌




来自记忆的片段


在梦中,我有一个最大的图书馆
有一本最厚重的书,轻轻地翻过一页
再翻过一页,从爱翻到恐惧
再从恐惧翻到爱。我的影子好像风一样
在灯光下飘动。在梦中,注视又被绊倒的
语言中,布满时间的标点符号
词语和事物,在黑眼睛里时隐时现
从来没有的难过搞乱了一切
也许是对那种空旷的难过
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
空旷和图书馆和书,联合在一起
漫长地等待,有一天我会醒来。





睡着时的人像一个害怕拥有很多的人


只有快睡着时
才想起睡着时的感觉
这样说,也许是错误的
但它是最接近的一次。
没有人能说清楚
睡着时的感觉
醒来之时,瞬间
一切都变得那么僵硬。
那柔软的睡着时的感觉
那欲生欲死的睡着时的感觉
那时间隐约闪烁
一些呼吸如夜如梦
安详地环绕。





夜的碎片



与谎言。黯淡的脸
与爱。灯光
与负重。乳房
与轻易宽恕。夜晚的呼吸
与救赎。救赎
与你同眠。
时间环绕着你。
或许是一个
新的颤栗
潜入
激荡的伤悲与泪水。





遗忘和来世


罪恶感像内衣
紧贴着
……也许
不会暴露出什么。

除了双手,以及那张脸。





仿佛一切将永远持续


小时候的收音机,总是播报
一些这世上看不见
摸不着的的东西
偶尔也放歌。它是属于我爷爷的。
后来他过世了,收音机
跟着下葬,我往木棺里头
还额外塞了2节5号电池。
从此,只能依稀回忆那遥远的歌声。
它们从收音机的黑漆漆的大喇叭中出来
将我追踪
那死亡之音。





你在思考死亡吗


死亡是从河谷走到山巅
是沙滩上抛来海上雪白的骨头
是街道里一个孩子的叫喊声
在附近。它总是在附近。
触摸到的书上的灰尘
快消失的晨星
富于暗示的低语
抑或看不见听不见的
只是一些空虚,不是吗。
片刻就习惯了,突然的宁静
某个例行的强烈痛苦
想找人说的话。
死亡跟着你生活还是做梦
有时候不甚清楚
一切在恍惚中。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