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不应对春天有半点微词(组诗)

◎阳阳



◎一场大雨持续在门前晃动
 
大雨持续在门前晃动
一些具体的事物
幻化成朦胧的氤氲
课堂之上讲授化学推演
我们不用发言
 
春天的事情总是难以预料
一场大雨比预报推迟了二天
如同情人相约的娇嗔,爱怨交织
但即使再多的答卷
有心者皆能见招拆招
2020.3.22

◎门前的樱花树近似疯狂
 
春天的枯木难觅踪迹
可门前的樱花树一夜着火
她们近似硬核般疯狂,毫不避讳
光天化日间的滥情
久闭深居的人满脸酡红
结结巴巴诉说
一颗高悬心口的爱恋
 
一树知春
这些妖艳的樱花沿途派发名片
我置身于她们裙底,晶莹剔透
不用戴口罩,不用担心
感染一万种不明病毒
 
唯一的担心就是——
迷情者夜不归宿
仅在心底隔水眺望
一座万紫千红的家乡
2020、3、24
 
◎春天的调酒师
 
调酒师在春天异常繁忙
他要采摘太多的花卉
探寻雨水的去向,阳光的仙踪,等候
一场露珠的早潮
应付这些圆润的少女们
变幻莫测的心情
还要设计无数种方案
预测轻摇折扇的行脚大师
饮酒时会吟出怎样的诗句——
落魄、憔悴、愤怒,抑或快活得癫狂……
 
在春天品酒
落花缤纷,一茬又一茬
我心怀一粒酒药
就做那个最闲之人
2020、3、26
 
◎我只是一支粗糙的香烟
 
在即将断炊的时刻
我凝视菜地的一棵萝卜
说:我只是一支粗糙的香烟
 
这是最后一棵
它正在艳丽地开花,白色的
回忆里青春若隐若现
出土时身上的黄泥,一抖一抖
 
我只是一支粗糙的香烟
无力鉴别风的走向
嘴唇上星火明灭,类似炊烟
将母语软软地飘入心肺
 
离开隔离地就算归乡
厅屋里两样农具,随时准备着
与我一同出发
2020、3、18
 
◎ 手指尖缠满春天
 
打去年冬天开始
人间遍布发烧、咳嗽、胸闷的时光
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未约先至
有些人死了,但不烧纸钱,不燃炮竹
 
整条河的船舱密不透风
隔离身子者异样富态,日渐烦躁
数着渐次变暖的日子
像垃圾车,驼满病毒
每天哼唱死鱼样的歌谣
 
特别需要翠柳飞针走线
编织一张巨型之网
回收往日的春天,黄鹂与白鹭
一上一下,一唱一和
飞翔于天地之间
 
当然对于你来说
也特别需要我手指尖缠满春天
飞上树梢,与一批新叶比肩
轻摇手指,招呼你前来
向你指明风吹雨落的方位
 
我们就做热爱学习的好孩子
每天一大早起来
为一次花开的订阅或草绿的答题
绞尽脑汁,直至翻遍
整部大自然的辞典
2020、3、27
 
◎ 利己主义者
 
有人在野地的樱花树下
整容。将坍塌的鼻子
拱得像天桥
他们沿风的方向
嗅花香,撒播个人主义思想
妄图使春天成为私有财产
 
一个自闭症患者
站在结满青苔的岩石上
发表先锋演说
将精神病院描绘成家乡
一片荒芜之地失火
红色的项链勒紧小山丘的脖子
蚂蚁成群结队赴死亡之约
直至尸首成河
 
贫穷者更加贫穷
父母被横飞的桌椅砸成重伤
象一片等死的雪花
而他们,却抱着尚存余温的骨头
在啃……
2020.3.30

◎ 我需要一把锤子
 
今天有大把的阳光
对三月来说似乎是幸福的
对这个春天来说似乎是幸福的
对一只紧闭的口罩来说似乎是幸福的
可我丝毫感受不到
任何一种似乎的幸福
我反而迫切需要一把锤子
铁的,或者不锈钢
随便用多大力气也砸不坏的那种
但只要随手一砸,啪
哪怕隔着一片油菜花海
都足以砸出阴暗之人挑战底线的黄胆
把他赶出春天,如同新冠病毒
直至无法立足,并消失
2020、3、19
 ◎开窗,放进或放出一只鸟
 
我对春天不应有半点微词
这是五十多年来
个人发展史的一个小体验
只需打开身子
自窗口放进或放出一只鸟
让她的鸣啾点缀心迹,就足矣
 
你看许多孩子在春天开花
他们的脚趾
开始在天地间洗濯风雨
其中就有我的女儿
她虽然生于夏季
但我毫不介意
春天里,她盛开的模样
2020、3、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