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残章

◎修远



居家残章
       ——给hz

绿被红的挽歌之手抓住
理想城里一根偷窥的光缆,它长着恶犬的鼻子
言论的法式火腿在面前荡来晃去
抒情是有罪的,今年的时令行了新的仪式
      追赶殡仪馆的车
——妈妈,别丢下我......“魔鬼”在她脑仁里加盖了速生的图章

连翘透明的杀伤力比往年孤独
后现代的“庞贝”
——紧闭楼门。我们用石头、剪子、布来决定
谁——拿着“绿卡”去窥探下“红线”的狙击点
星球的入侵者,携带着冠状的刺球球

瓮中:鱼、鳖、虾。翻腾。撕咬。

瓶子拧紧着盖子,血液浸泡着数字
集体墓地。太阳刺眼的光芒,胜过我的理解
活下来,空切着词语的空壳。
一天零一夜,一粒火山灰落在衣领上
每个人的天灵盖上都有一座小小墓穴,无名氏的信札里
夹有铅封的腹诽罪。献出自己,成为一粒药丸。

集体人,集体的器官。整个冬天都在喊
——“停,停停”
反翦了肉欲和欢愉的兽皮
疯长的楼群正陶醉于人间的戏剧
孩子们的天真在镜子里反射着春天的轰鸣
黎明时分吹响的笛子坚信着自己的信念

移走这里的一切,加强酒精的浓度
味蕾的舌尖对翅膀的亵渎,空留自我封闭的面罩

我是老了吗,得请求原谅活的太久了
虫鸣和草长,命运就是被暴力驱赶,踉跄、蹒跚
远人入土就是拆除了身体的墙,苏醒了
盛大的旋律,如同一个巨大的惊哭云团
羊群被突然出现的向死之路阻隔,两叶伤残的白肺
透过密仓丧失了未来。羊群眼睛里的天真
整整一个冬天都陷于慌乱之中,小高炉喷发出工业化的青烟
殉葬日,犯了忌的鹅毛笔走过清冷的街道
2020、3、28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