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间缝隙经年不化的雪(10首)

◎术香





黄昏倚着风
 
黄昏坐在山顶,
被风吹着,
一点点暗下,
一点点抖落不洁。
 
没有谁扯住黄昏,
借用那一星半点的亮。
黑鸟擦肩,野芦花擦肩,
各自哼着小调,
隐入黑暗。
 
从白天走向黑夜,
黄昏隐秘,羞涩,
该听不该听的话,
它听过;
该藏不该藏的事物,
它藏着。怀揣万千影子,
它是最大的影子。
影子坐着,影子走着,
影子飞着,
影子功过一目了然。
风吹,风吹,
净化黄昏的利器。
 
黄昏倚着风,
黄昏恋着风。
风持之以恒,
不让它藏污纳垢。
 
尘埃的故事
 
尘埃触碰尘埃,
碰出花,小花艳艳,
小花灼灼,
尘埃游移于花间,
尘埃沉醉于花海。
 
一日尘埃,一季尘埃,
一世尘埃。
五颜六色,晨光安然,
光芒隐于某件事的缝隙,
与尘埃低语,牵手,
说着前世情语,
窗棂之上,门楣之上,
小酒窝飞舞,红发卡飞舞,
莺去燕来,风铃摇摆。
 
尘埃结伴,
向着人世的虚浮,
前进,后退,
反复无常,
一道墙壁,一张画幅,
等在尘埃未知的地方,
阻拦且要收纳尘埃。
 
在自己命定的范畴
 
进入春天,
池里那些水各有归宿,
浇入麦田,挑进菜地,
流入树根,抽进水窖。
 
水在别处依然叫水,
一处一处的水,
彼此念着,却并不相见。
一滴水穿过一滴水,
日夜穿过,
水的心室打开,
血脉打开,水在水里安家。
从池里来,又将消失于哪里,
水不会想到这些,
水在水身边取暖,
水吮吸水的甘甜。
 
简单,透明,
水把持着自己,
不怕黑暗,不怕遮挡,
在自己命定的范畴,
独立,自信,圆润,
折射光芒。
 
奔流
 
小河流淌,除了溅起浪花,
不会留下什么。
 
每座山似曾相识,
轻唤山的名字,
山听不见,
两岸绿柳红花听不见。
 
小河抚摸自己,
拍打自己,蜻蜓点水,
鸟儿低飞,
似乎要对它说什么,
终归各飞各的,
小河不能明白它们的意思。
 
小河跳过岩石,
绕过凹坑,日夜兼程。
牛羊喝走河水,
农民挑走河水,
鱼虾吞下河水,
留下一道道伤口,
小河捂着,用浪花疗伤,
向着生命的终点,
奔流。
 
石头碎
 
寒风四起,刮着石头,
棱角、平面,丝丝疼痛。
 
风继续刮,刮走阴天、晴天,
刮走阳光、月色。
石头赤身裸体在风中饮泣。
 
有人抡起铁锤敲打石头,
石头开裂,裂为多块,
将去哪里,每一块都不知道。
 
树叶落在石头上,
那是告别,雪花落在石头上,
仿佛永诀。
风继续吹,吹每一道伤口,
每一滴血都是石头,
灵魂低飞,绕着石头,
护佑石头。
 
扇子谣
 
扇子搁在抽屉,
扇子挂在墙上,
像闲着的人,
找不到自己的价值。
 
无论置于何处,
扇子自己打不开自己,
纵有千缕清风,只能发霉,
只能起锈。
 
扇子忘了自己的模样,
圆形的,扇形的,
或菱形、椭圆形,
画着猫与虫,画着燕与蝶,
画着彩云纷飞,画着红鱼戏水,
扇子忘了。
打不开的扇子,从哪里来,
把风送给过谁,都忘了。
 
扇子怀念扇子,
清凉丝丝——
早已沉入岁月,
老成一把朽骨。
 
身与心天各一方
 
身与心天各一方,
各自活着。
 
远方是具体的,
草木茂盛,田野广袤,
没有房屋,没有街道,
没有鸡鸣狗吠,
没有人影绰绰。
 
心独自呆着,
对自己发呆,对天地发呆,
对云絮浪花发呆。
 
身在一棵树下,在一片喧哗里,
喜欢的事物,不喜欢的事物,
一一退缩、冰凉。
身触摸影子,触摸花魂,
触摸四季的叶柄,
一切都凉。
 
凉包围人,包裹人,
身慢慢成为一粒冰屑,
落在树下,被人间遗忘。
 
万物孤独
 
细想万物,
都是孤独的。
 
种子发芽与风说话,
与太阳、月亮,
与经过它的人说话。
以致后面开花、结果,
枯死,都是因为孤独。
 
一滴水必须找到另一滴水,
找到一群水、一股水,
乃至大江大海,
而孤独不可替代,
无法溶解。水上水下,
潮涨潮落,每一滴水仍是孤独。
 
孤独如影随形,
落满行程,填满痕迹。
 
时间的缝隙
 
时间缝隙经年不化的雪,
一白再白,一闪再闪。
 
雪里村庄完好,
街巷七弯八拐,
青石墙斜伸,扁豆开着紫花,
小麻雀、小鸽子,
飞过胡同,飞过屋顶,
声音与烟花,一同升向天空。
 
悬铃木开始落叶,
白杨收紧枝条,
吸入最后一缕暖,
轻摇,轻晃,叶子
一半灰白,一半橙黄,
被冬天的凉舌,
若无其事地舔着。
 
缝隙愈觉宽起来,
一句话一只小手,
伸出来,挥别。
寒气笼罩,
更白更亮的雪又会赶来。
 
风没有归宿
 
水流哗哗,柳枝摆动,
嶙峋怪石叠倚。
风吹河边,风吹从前。
 
一场风在某个街口吹着,
吹去绰绰人影,吹着石墙,
吹进石缝儿,吹入树洞。
风没有归宿,只能不停地吹,
吹漆黑门框,吹明亮的窗口,
吹朦胧月色,
吹人间散佚的故事,
一往情深,或寡义薄情。
 
我收集风,攥紧风。
蓝色风束,绛紫风影,
一缕缕跑出来,
在山村小巷,相溶又各自散开。
 
有风吹开另一场风,
世间有了一小块儿安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