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河北廊坊霸州张岗的梨花

◎芦哲峰




艾略特的四月是残酷的,荒地上长着丁香。而在河北廊坊,
赵丽华的四月,梨花盛开。这个从不摘下墨镜的女人,
试图给汉语松绑,写着全天下最放松的诗歌,因此被千夫所指,
却也获得了诗神的垂青,走进一段虚构的历史。

在四月,在廊坊,梨花发出邀请,我们不甘寂寞而来,
这些人风尘仆仆,从各自的四月抽身而出,聚集在霸州,
用古人并不真诚的话来描述: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到如今风流都被雨打风吹去。

一群古人,一群更古的人,一群今人,一群未来的人,
相继来此赏花、喝酒、谈诗、论道,附庸风雅或牢骚满腹,
争论到偃旗息鼓,化成温泉里赤身裸体的鱼。

在霸州张岗,说实话,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白压压一大片梨花,像一千张洁白的嘴巴,齐声叫喊,
我身处其间,面不改色而心已乱。

眼前的梨花们需要阳光,需要泥土,需要水,
她们不需要游客,不需要相机,也无需赞美,和诗歌。
就这样静静开放,为了授粉,传播,结出梨子,长出梨核,
落地生根,变成梨树,一代代,无休无止,和我们一样,
与我们平行。直到世界末日,都——互为风景。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