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个志愿者的封城诗记(组诗)

◎向天笑




志愿者
 
我所在的小区
在黄石是独一无二的
只有一栋楼
十几年前报社集资
交给开发商建造

十九层楼
一层五户
除了一二层
被开发商拿走
总共八十五户
其实只有八十三家
我从来没有串过门
根本不知道哪个住哪户

这次疫情到来后
我一家三个人
都在小区当志愿者
我还当临时党支部书记
我带人爬楼
一户户登记
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
以及每个人的体温

爬楼还是有收获的
小区的家底摸清楚了
除了空房户、外出未回黄户
只有六十一户人家
一百九十六人
八十岁以上的有五人
六十五岁以上的有三十二人
困难户有五家
独居老人有三家

我一个人包保十三家
买米买菜、买日用品、药品
还有肝腹水、脑瘫、癌症病人
骨折病人的就医、送诊
我加他们的微信,建立包保群
天天问候、日日忙碌
每天早、中、晚
都要到小区卡点检查

在小区看门

没想到有一天
我也会在小区看门
一看就看几十天
戴着口罩、红袖章
挂着哨长的胸牌
还捏着一把塑料枪

五十多天里
专门对着进出的几个人打枪
党校的校长、医院的护士、银行的行长
为滞留的江苏客人服务的宾馆老板
为医院送餐的车队志愿者
好在他们的体温都正常
做好登记就可放行

没人进出的时候
就把电动门紧锁
跟保安大哥闲聊
晴天,晒晒太阳
拿着小椅子
跟着阳光走
雨天,就在院内的小亭子里
打转转,听听雨
听时光在滴哒声溜走
 
没想到一生中
还会扮演这么一个卑微的角色
不只是看看门
有时还要跑跑腿
帮不能出院门的人
去隔壁的药店买药

偶尔看看黄石发布里
发布的最新消息
这段时间,一天可以推送十次
十万加的消息多的是
一直盼着清零
果然清零了
有时候,没有消息
就是最好的消息

2020/3/14

封条
 
当我拿着封条
在空户的大门张贴时
仿佛听见
有家不能回的人在呐喊

尽管那上面有我的签名
留着我的手机号码
也只是聋子的耳朵
一个摆式

从楼上张贴到楼下
十九层楼
一共张贴了二十二张
它们在寂静的楼道里
替我站岗

2020/3/14

我的城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

在这座城里居住了三十七年
我见证了她从破旧到繁华
我住过的平房、筒字楼
早就变成了高楼大厦

十年前搬到现在的小区
书房的窗户能看到长江
卧室的阳台能看到客运站
日夜都是人声、车轮声
我就这样在声音包围里苟且偷生

现在,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五十多天,整座城
竟然没有一点声响
宽阔的街道看不到一个行人
连风吹树叶,只有晃动没有声音

春天早就悄无声息地到来了
院子里的梅花、樱花早就开过了
只有不远处,大桥公园里的鸟
每天早上依旧快乐地鸣叫
仿佛不知道人间为何如此安静

2020/3/14

满城的灯火都在昏睡

黄石大道是黄石最长的街道
也是最繁华的街道
深更半夜都是灯火通明

如今满城的灯火都在昏睡
黄石大道的灯火
不仅是在昏睡
远远看去,像两行闪光的泪

我站在高楼的阳台上
看不到一个行人、一辆车
仿佛整座城市都在昏睡
万家灯火都不及我的烟头明灭

醒来吧,我的城
醒来吧,我的人

2020/3/17

今个儿啊,真高兴

今天是3·15
消费者的节日
小区的居民一直在手机里消费

今天终于可以外出消费了
凭昨天社区发放的
外出采购通行证
按门牌的单双号
两天一户一人
出门买一次菜
而且时间限定宽松
3个小时以内

今天单号
是红色的通行证
明天双号
是黄色的通行证

我家的门牌号1305
今天阳光灿烂,正好上街
能上街不上街和不能上街
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头等大事不是买菜买米
而是买烟
黄石烟草断供几十天

幸好有诗兄弟
冒雨打的送来两条烟
隔壁的4S店的丁老板
闻讯后,也支援一条
听说今天烟草公司
也开始给能开的门店送烟了
这像疫情持续清零一样的好消息

今个儿啊,真高兴

2020/3/15

在家里打太极
  
这些天
除了在小区门卫值班
就宅在家里
没事时就打打太极

一招一式  
都慢慢跟着音乐的节奏  
搂膝拗步
是那么慢  
双峰贯耳
也是那么慢  
左右穿梭
还是那么慢
 
只是客厅的空间不大
前进或后退
都不敢迈大步
时刻得左顾右盼
其实更盼疫情早点退去  
我好到公园里去打太极
好放开自己的拳脚  

2020/3/13

听公园的鸟叫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样每天早晨醒来
我就能倾听旁边公园的鸟叫
仔细分辨麻雀、喜鹊、桠雀的声音
还有燕子、八哥等鸟的声音

满世界的忧伤
还是抵挡不住
它们欢快的鸣叫

2020/3/14

好大胆的麻雀
 
在小区里看门
没人进出的时候
是最无聊的时候

这时候看到一只麻雀
飞进院内来了
它那么细小的眼睛
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看到
路旁的一条细小的虫子

见我走过去
它也不飞走
只是跳一跳
原来它的双脚不是用来走路的
只是往前跳或往后跳

好大胆的麻雀
居然对我视而不见
它的眼里只有那条细小的虫子
可它并不一口吃掉
细小的虫子
不知道巨大的危险早已来临
还在缓缓地爬动
麻雀也不着急
就围绕着它跳来跳去

2020/3/14

一窗口的长江
 
整个上午,我就坐着书房的窗前
盯着不远处的长江,发呆

空空荡荡的江面
没有客船,没有货轮
甚至没有一点波涛

江水如此的平静、缓慢
如同送葬的队伍
让人惊心动魄

其实,是一串浑浊的泪
在静静地流、静静地流
任谁都无法抹去
 
2020/3/17

野樱花白开了
 
野樱花开了
开得真不是时候
漫山遍野的野樱花
今年白开了
开得没人看
不像往年
漫山遍野都是游人

前天通知撤掉的哨卡
昨天就通知恢复
今天就有几拨人来督察、检查
镇里的几个领导
分别陪同巡视
最后都巡视到樱花谷了

野樱花啊,野樱花
终算是没有白开

2020/3/17

把湖北人看作瘟神
 
侄儿在南京栖霞区云水坊买了房
找个南京女孩结婚了
去年年底前添了千金
春节前,弟弟和弟媳都去了南京
没想到一去就回不来了

我劝弟弟在南京找个工作
他说别人一听说是湖北人
像白天见到鬼一样
就叫赶紧走开、走开
把湖北人看作瘟神一样

弟弟说他现在南京
可以逛街、逛公园
就是不能开口说话
一说话,湖北口音
就让周围的人
陷入火山爆发一样的恐怖之中
仿佛他是一个定时炸弹

弟弟说在南京
像过街的老鼠
不是人过的日子
把人都快憋出毛病了
还是回老家
边种田、边打工靠得住点

2020/3/14

口罩

从小父亲就教导我
病从口入
祸从口出
我牢记着
到大、到老
我都少说话、多闭嘴

除了吃饭、抽烟之外
平时就做一个沉默寡言人
做一个安分守己人
极少向别人张口
也不出狂言、妄语

没想到现在满头白发了
光闭嘴还不行
还得戴上口罩才能出门
遮掩了大部分嘴脸
熟悉的人还是一眼能认出
我们点头致意

这张抽烟、喝酒的嘴
这张喜欢喝茶的嘴
一般的病毒还真入侵不了
除了高血压
还真不担心有什么病传染别人
不过,为了减少别人的担心
我很少出门
只有在去买菜、买烟时候
不得不戴上口罩

只有少许无所顾忌的人
才敢不戴口罩
那才是不要嘴脸的人

2020/1/31

眼睛

以前只知道病从口入
现在才知道病毒
也可以从眼睛进入

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怎么能揉得了病毒
眼睛出泪水
还能出灾祸

2020/2

平生头一回

平生头一回
兄弟姐妹之间
过年不能走动

平生头一回
困在家里几十天不出门
体验什么叫坐吃山空

平生头一回
满头的白发长得长长的
有点艺术大师的范了

平生头一回
每天透过书房的窗口看长江
晴天看,雨天也看
白天看,晚上也看
看久了,长江似乎要倒立起来
那才真是排山倒海呢

2020/3/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