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 - 水带恩光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看不见的倾听者(组章)

◎纳兰容若



看不见的倾听者(组章)

内心牧场

要逃,蝴蝶已不是首选和优选。
它的体内已挤满了隐士,如抱团取暖的星星胀破了石榴的肚皮。
一个“饥饿艺术家”,有难以餍足的“精神的胃”,要喂养内心的“饕餮”。
孤云独坐光阶。
江河骤涨,而不必担心口粮。

想到针尖,行走的铁杵就处处碰壁,就用自身的损耗来激起四溅的火花。
想到丝绸和田地,
就有汉字从词堆里汩汩冒出:细。
就有细的泉水、瓷和心从笔尖流出

一个深谙寂静即是富矿的炼金术士,必然将采伐的利器置于内心的深山。
我采伐内心的寂静,编排语言的竹筏,烘烤比面包柔软的思想。
我从语言的牧场经过,
凝视水桶里的天和空,
手握九十九把天使的钥匙却遍寻不着一扇至善的门。

成熟已不是一种促使果实加速奔向秋天的诱惑之力,再往前一步,就是从生的枝头坠落。
打蜡的苹果,
拒绝腐烂从外部对内心的侵蚀。

象征交换

含羞草、百里香、佛肚树,
仿佛这不是一个称谓或名词,而是一种被小件寄存、防止遗失的品性。
就像丁香,唤醒一场芬芳的相遇。就像喜鹊,传递佳音。
在等价交换取代象征交换的年代,虚假需求和能指的剩余使人获得了虚假的满足。
从芦苇身上榨取诗意和哲学之魅的人
他的布鞋
已被青草里的露水打湿。

为凤凰寻找栖所

咸鱼翻了身,就代表有什么被反转和翻转了吗?
言说是轻微的亵渎,
那么沉默里就有拯救之美吗?
一个拯救之词,
一个激活词群之词诞生了吗?
我的质询
达致创世者的双耳了吗?
我有三种恶:
平庸恶、根本恶、实在恶
我有三个看不见的倾听者:
神灵、未来者和逝亡者。

餐桌

仿佛一支画笔就可以完成创世纪,
我还记得画中的纸飞机将要起飞,大提琴将要开口说话。

你身体的餐桌摆满了香瓜、葡萄、樱桃、猕猴桃、草莓、车厘子,蜜柚和蜜饯。
我依次吃掉,还有一个吃不掉的你。

我们彼此享用。
我想作为一个意念,被你重新诞下。




诗是对自己的关心。
他被“诗人中的诗人”告知和提醒,只有在隐喻的王国,才能加冕。
为了追求语言的欢乐,他独自踏上了隐喻的阶梯,细心区分踩在鹅卵石和刀尖上的微妙的不同。
今晚,他戴上纯银的面具,
他的眼睛和世界就隔了一个不怕被外界所看透和审视的安全距离。
从桥到彩虹,
再从彩虹到桥,
是从实在界踏入虚无界的前奏。
他是拥有内置天平的异士,在空无的背面,探寻空的属性和奥义。
在空无的映照下,
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事物是值得置于天平的秤盘上
进行意义的衡量?



诗学的诱惑

他已过了独木桥,撑杆在钢丝上走了几个来回。
他降服了妄图掀翻他的风,用长天汇集蔚蓝的方式,蓄积使日常语言燃烧的火苗。
在睡眠中亲近过山水和灯火,
也经历过高空跌落。
他已贴上背叛语言规则的标签,获取任性的资质,
信奉反常识的理论。
他把解析文本和提取主题当作核心要义,在无利害的关系中领受审美鉴赏的愉悦。
温习论战性的,批判性的,生有反骨的理论术语,
以免在公开场合发言时,
露怯。

不易

纸上建筑不易,
盗火不易,
向先知垂询不易,居不易。
一个话语的泡沫还在继续被吹大,吹爆不易;另一枚具有挑破灵魂的脓包的话语之针,
还在炼制,炼制不易。
对诗的热情,不易;对词即是思想的认识论,不易。
我会重新感受词语,
我还没有拥有的词语, 请像一个赏赐那样
赐予我。

存在

尽管对思想的金矿有着持续性地开采,
也没有驱散匮乏的云烟。
尽管知道智慧和戒律是免除苦难的妙法,也没有一丝一毫地减少苦难对命运的搅扰。
尽管有感受性主体对世界和现实的介入,
还是止不住意义的坍塌和虚无感的侵袭。
如绳索如圆环的循环时间,
套向了一个人的脖子后,
又套向了另一个。昨天饮尽了一杯寂静,今天又从光里析出寂静。
有人在感慨有一种死的公平,使所有人成为了社会共同体。
在加密和破译的游戏里,乐此不疲。
天空是满是自杀的云,
在堵住思想的决堤之前,
你已像一条船,
驶出我的眼睛。


生活

难道充满烟火气、接地气的生活比对星空的仰望更值得一过?
与其说被生活所伤,不如说被房子、车子、票子和面子这些生活的具体内容所伤,
一种通过攀比形成的标准化模式化的生活所伤。
一簇个体意识的火焰淹没在集体无意识的海水。
还有几分闲情,让耳朵倾心于雨滴的鼓槌捶打大地的鼓面?
类比输给了攀比,
诗心典当给了世俗。
我想换心,
用这颗世俗之心,换取菲利普·雅戈泰的“那颗既不想占有也不追求胜利的心。”
不是因为罪与罚的缘故,
我对蕴含着超拔之力的光,献上清晨的露珠和鸟鸣为供品。


忧伤斑马

我们终将成为族谱里的一个失去声息的符号。
画在墙上的那只斑马,
你还没有牵走。
或者说,
你还没有将它从忧伤里解绑。
世界是另一匹黑白条纹的斑马。
你牵着它,
就是说你的美善足以令世界臣服。
墙上的斑马等着你的拯救,
正如一个濒死的符号等着你灌注于它
复活的意义。

2019/11/7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