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中旬诗作

◎景元



抬尸

和妻子表叔
将叔岳父遗体
抬上担架
固定好
看表叔身材
比我还单薄
便毫不犹豫
做出选择
“我抬上半身
走前面”
其时
心里面直打鼓
特别到下楼时
重心前移
越发担心自个儿
一不小心没撑住
脚下打个绊儿
所以每迈一步
都小心翼翼
直到叔岳父遗体
顺利转上殡葬车
方才长出一口气
“谢天谢地”

2020/03/11


烧纸钱

当叔岳父遗体
推进火化炉时
妻子和二姨子
想在火葬场空地上
给老人烧点儿纸钱
管理员不让
姐妹俩只得
把一捆纸钱
撂那儿了
大约半小时后
管理员走过去
给点着了
姐妹俩上前道谢
没想那家伙不领情
“不是怕领导来看见
扣我工资
我才懒得管呢”

2020/03/11


一只斑鸠

一只斑鸠
衔着一根树枝儿
飞落我家旁边的
3层小楼的楼顶
放下树枝儿
环顾左右
来回走了会儿
又衔起树枝儿
飞走了
哦?
它刚才是累着了
要中途歇会儿吗
就像14岁那年
身材单薄的我
从东观养殖场
把一担猪饲料
挑回家
一路上
歇了再歇

2020/03/11


弱智当道

按上面分配的任务
自进入疫期开始
妻子每隔两天
都得下到社区
做入户摸排工作
现在又转化成指导居民
填写防疫健康信息码
一天下来
要跑两百多户人家
不断遭人白眼
安排此项工作的
那帮弱智
可记得
你们之前做出的
不得串门之规定

2020/03/11


可笑

国家政务服务平台
推出防疫健康信息码
每个人只需坐在家里
按个人所需填写
持续打卡14天
就能领到一张绿卡
自证清白
体内无病毒

2020/03/11


谅解

叔岳父骨灰出炉
火化工问我
他是否做过手术
我转而问妻子和二姨子
没想她俩也不知道
这时
他曾经的养女
开口了
“他以前股骨头坏死
换过股骨头
还有
他有次骑自行车
被人撞倒
摔伤过腰”
火化工
用火钳点着腰椎说
“的确是这样
你们看
这儿的椎骨
都扭曲变形了”
至此
这位堂妹
抛弃养父的举动
瞬间被我从记忆里
格式化了

2020/03/11


人造股骨头

叔岳父骨灰出炉
火化工问我
散落的人造股骨头
要不要捡进骨灰盒
我说这个就不必了
二姨子看我一眼后
猛地叫起来
“哦!
是的。是的
是不能要
不然他在那边
又得做一次手术”

2020/03/11


夜半叫声

半夜醒来
听到类似鹅鸭的叫声
刚开始还以为
是马路上
有运输鲜活禽类的车辆经过
想到眼下正值疫期
不禁一惊
不对啊
道路都封堵了呢

再有10来天就到春分
是在南方越冬的大雁
开始北归了

2020/03/11


往好处想

当叔岳父遗体
被推进炉膛时
已于去年
与他解除了
养父女关系的
妻子的堂妹
突然跪地
嚎啕大哭
真希望
这一刻
她脑子里浮现了
某些生活细节
动了真情
而非表演

2020/03/11


兄弟情薄

岳父与他三哥
自1980年代结仇
直到去年
兄弟俩
好不容易
冰释前嫌
谁知
叔岳父过世时
却因疫情阻隔
岳父母在北海
想回
回不来
我心中默问
此乃天意否

2020/03/11


验证

晚上睡下不久
妻子推醒我
“我刚听到一阵儿
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像家中有老鼠”
稍加思索
爬起来
找来一个塑料袋儿
搁了把瓜子在里面
“如果真有老鼠
待会儿就能听到
塑料袋儿
被扒动的声音
即便我们睡着了
明早起来
也能看到
老鼠吃过的
瓜子壳”
早上起来
塑料袋和瓜子
在墙脚原封未动

2020/03/11



互怼

妻子来拉我
陪她玩扑克
“我写诗呢
别以为跟你样
没事儿闲得慌”
“什么人呀
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是看你长时间
趴在电脑上
想帮你放松下眼睛
你真以为我需要
你陪我吗”

我咋忘了
妻子擅长
打削球

2020/03/12


感激

叔岳父生前
很多事儿
都托给妻子远房表叔
从殡仪馆回来路上
免不了代表妻子
跟他说些感激的话
二姨子突然接腔道
“三叔
以后你家里
无论有什么难处
有什么事儿要帮忙的
你尽管跟我讲
听见没”
回来后
提起这事儿
妻子笑着说
“这话听着
感觉她在社会上
是个颇有能量的人”
其实
二姨子家境一般
在单位也就是个
普通公职人员

2020/03/12


看展

新冠肺炎疫期
诗人伊沙和左右
策划了《新世纪诗典》
入典诗人疫情诗大展
考虑到要注明
诗人所在城市
想到自个儿
写过太多身边人
不想暴露身份
便没参加
这两天
参展诗歌陆续发布
每次看展时
脑子里
总会浮现一个画面
一个身负命案的逃犯
站在围观布告的人群后面
匆匆看上一眼后
悄悄走掉

2020/03/12


另类壁球

妻子爱动
疫期出不了门
在家憋得慌
拿出乒乓球
拉上我陪打
我要写诗
陪不了时
她就独自
对着墙打

2020/03/12


损失

女同事Z
发来消息
跟我咨询
房子出租的事儿
因为这次肺炎疫情
眼见几个月开不了门
租户跟她提出
房租减免
理由是
合同中有一条
因不可抗力原因
造成房屋毁损和损失的
要免除责任
显然
他们当初
只想到了自然灾害
并没考虑到
类似眼前的疫情
房客提出的诉求
不能成立
但我还是
多了一嘴
“你们双方
分担损失吧”

2020/03/12


倒春寒

本地新冠肺炎
确诊病例新增量
已连续14天为0
妻子问我
“咋还不解封呢
赶紧恢复正常呀”
“这跟天气一个理儿
别看眼前气温升起来了
后面还有
倒春寒”
一边跟妻子解释着
一边自个儿
打了个哆嗦

2020/03/12


一块嫩草

社区广场边
一个老姐姐
低头盯着草地看
以为她寻找什么
出于好奇
装作若无其事
朝她身边溜达过去
只听她突然自语道
“多嫩的一块草啊
放到小时候
肯定割回家
给我家猪吃
啧啧啧
上面一层露水
看着水灵灵的
爱死人儿”
看我走近
她抬头冲我说
“这么好的一块草
派不上用场
太可惜了
哎,对咯
我来用它擦下鞋子”
她交替着伸出两只脚
像写毛笔字时掭笔样
把一双黑皮鞋
蹭得亮汪汪的

2020/03/12


骨灰暂存

叔岳父孤老一个
没想赶上疫期过世
岳父母在北海越冬
因交通管制
没法儿赶回
见他最后一面
电话里叮嘱我们
暂时把他骨灰盒
先行存放殡仪馆
等他们回来后
择日予以安葬
在暂存处
遇到另一家人
一个中年男人
跟我搭讪
“你们也是想
等疫情过后
给老人热闹下吧
也是啊
不然
以前送出去的礼钱
一个回不来呢”

2020/03/12


转嫁损失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来接班的两个女人
自从上次
跟我面前吐槽
接替她俩的两个队友
从不提前接班之后
已连续3次晚到
每次都控制在
10分钟左右

2020/03/12


无法接受

看到一首诗题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诗了 》
心里不禁嘀咕了一句
“矫情!”
读完诗
发现果然被我言中
让我接受不了的是
这首诗
是用口语写的

2020/03/12


哒哒来过

下夜班回来
吃完早点
正打算上床补觉
突然接到单位通知
要求我赶去
参加省厅举行的
疫情防控视频会
气得我骂起来
“妈的个巴子
这次疫情
跟我们本职工作
有啥基霸关联啊”
妻子在旁边提醒说
“你忘了吗
哒哒前天
来过武汉
你们厅长
不搞点儿动作出来
还咋在官场上混呀”

2020/03/12




微妙变化

早上下夜班回来
遇到4楼邻居
在家属院慢跑
以前从不主动
跟人打招呼的
他这次竟然
先开口了
“早啊”
心里一愣
没来得及回应
他已跑开了
回家跟妻子讲起
她这么跟我解释道
“他夫妻俩
隔离期刚满
他若不主动
难道还要
别人主动吗
怎么可能呢”

2020/03/13


残破的横幅

屈指算来
本城疫期
已近50天
街边红色宣传横幅
受风雨侵蚀
大多已破烂不堪
猛然想起
小时候
看过的战斗片
战斗打到最后
总能看到
残破的旗帜

2020/03/13


口号挂嘴边

疫情啥时结束
都还是个未知数
视频里
主持会议的副厅长
最后作总结讲话时
要求大家
认真贯彻本次会议精神
振奋精神鼓足干劲
确保圆满完成
全年各项工作任务

2020/03/13


求证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带队的某局女局长
临时建了个微信群
想把我拉进去
一向讨厌
微信上谈工作
只好撒谎说
没注册微信
本以为这事儿
就这么过去了
今日才知道
这女人背地里
偷偷找到她前同事
现在与我同事的W
要过我微信
W实话告诉她
“我们巴主任
有没微信不知道
但我知道他
在单位里
没进任何群
没加任何人好友”

2020/03/13


12变8

下班回来
走进巷子
见路边一男一女
俩邻居在聊天
男人50出头
跟稍显年轻的女人说
“我儿子
刚刚下班回来
说光他们医院
昨天就治愈12个”
“照这个速度
再有两天
就可清零咯”
“哈哈哈”
男人笑着
没圆女人的话
聊别的去了
回家吃完早餐
眯了会儿起来
上网查看疫情公报
我操
昨日治愈数量
咋就8例呢

2020/03/13


豆腐坊

下班回来
进入小区
发现巷子里
有家豆腐坊
在自家门前
摆摊售卖
掏出10块钱
递给摊主说
“要5块钱豆腐”
“买10块钱得了
疫情还没过去
找5块钱
你拿手里
反倒觉得
不安全呢”
想想也是
便默认了

2020/03/13


暂停

副厅长讲话
总结前段时间
抗疫工作
“50多天来
我们取得了……”
他突然停下来
端起杯子
喝了口水
接着讲
“50多天来
在厅长坚强有力的领导下
我们取得了可喜的
阶段性胜利”

2020/03/13


待机

叔岳父去世前晚
岳父打电话叮嘱我
“你三伯怕是不行了
夜里千万别把手机关了”
他不知道
自从2007年
他腰椎扭伤
身边无人
打电话我关机
最后由他学生
送去就医之后
10几年来
我手机
就再没关过

2020/03/13


老黄

听说老黄
刚刑满释放
就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不禁想起15年前
为他所在部门
争取国家资金
市里组织召开协调会
要求各有关部门配合
出据支持性文件
被我当场拒绝
老黄在旁边给领导帮腔
“你不听市领导安排
小心把你职务撸掉”
“职务算个球屌
违规的事儿
咱坚决不干”
见我像粪窖里的石头
又臭又硬
当时别说他
就连市领导
也让步了
之后
每次到老黄单位开会
他都热情挽留我
在他们机关食堂
小撮一顿

2020/03/13


减刑半年

听说此前
因为受贿罪入狱
刚释放出来的老黄
接受以前部属宴请
感染上新冠肺炎
不治身亡
在场的人
一片惋惜
“唉
早知这样
当初在监狱改造时
他表现差点儿
不积极争取减刑
等疫情解除后出来
就没啥事儿了”

2020/03/13



好主意

在疫情防控卡口
值守的队员们
谁都盼望疫情
早点儿结束
一个说
“依我看
疫情已缓和下来
我们这些卡口
再没必要设了
市里应该出台政策
凡是卡口撤销后
在外面乱跑
感染上新冠肺炎的人
都得自己掏钱治病
再不给免费了
治好后
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另一个大叫一声
“好主意!”

2020/03/14


隐语

她火急火燎
从美国赶回来
还是没能见上
母亲最后一面
她问医生
“我母亲
究竟得的啥病
是新冠肺炎吗”
“这个不能说
没有确诊”
医生看了眼院领导
朝她使了个眼色
朋友劝她
“你不要再追问了
咱们市好不容易
已连续10多天
没出现确诊病例”

2020/03/14


放行

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
新的通告出来了
规定部分市民
因特殊原因
需要出行的
个人提出申请
经指挥部核实批准后
准许市域范围内通行
看罢
不禁想起5天前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遇到女儿初中数学老师
(这家伙制造的题海战
直接导致女儿患上抑郁症
从而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
前去看望他母亲
我自作主张放了行
他出来时
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感激
(以我对他的了解
无疑是前者)
说了声“谢谢”
我知道
他并没认出我来

2020/03/14


口罩

在市政府网站上
看到一组新闻图片
下来视察的那个人
跟领导干部开会时
戴的是N95
深入到社区
跟市民拉家常时
戴的是
一次性口罩

2020/03/14


两只喜鹊

早上7点不到
在疫情防控卡口
看到社区广场旁边
一棵银杏树上
两只喜鹊
一前一后
衔回树枝

这个鸟巢
已经初具规模
再有几天忙碌
它们就能拥有
遮风挡雨和
抚育孩子的家了

2020/03/14


楼下飘上来一首诗

午休起来
在电脑上写诗
楼下突然响起
小商贩的叫卖声
“各位居民朋友
你们好
根据大家意见
我这次带来了
香烟
红枣
小孩子们
最爱吃的
辣条
饼干
还有一个大姐要的
做馒头的酵母
请你下楼来拿”

2020/03/14


老人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一个中年男人
请求我放他出去
“家里没啥菜了
我得出趟门儿”
“社区不是给你们
组织配送蔬菜吗”
“光是些素菜
没肉啊
我们年轻人好说
关键家里面老人
时间太久
受不了”

2020/03/14


末班车

午休起来
在微博上见到
伊沙发出通知
明天选出
《新世纪诗典》
第9季最后17首诗
——即所谓末班车
这一季没少投稿
只不过一次次落选了
可能是我诗作不够好
也可能是另一个原因
他之前透露过
有人举报
某新诗典诗人
存在抄袭行为
要禁选一年
鉴于之前
有将段子改成诗的经历
心说被禁的那个人
会不会就是我呢
如果是这样
这趟末班车
就算拼了老命挤
那也上不去啊
算啦
这次咱就不投了

2020/03/14


值夜班

傍晚出门
上疫情防控卡口值夜班
赶上妻子俩同事
在家属院大门口闲聊
见我推着自行车过去
其中年长的一个
揶揄我道
“巴主任
你这领导当得有水平啊
还自个儿带头值班”

2020/03/14


疫期买卖

所有东西
都论袋卖
10块钱一袋
20块钱一袋
30块钱一袋
50块钱一袋
80块钱一袋
100块钱一袋
省得找零
传染病毒

2020/03/14



出门戴口罩

疫期在家种豆芽
感觉屋内气温偏低
生长缓慢
决定移到阳台上去
妻子快速跟过来
把两个一次性口罩
扣在了豆芽上

2020/03/15


友情

两个大学女同学
一个在合肥
一个在深圳
一个天天晒她的书法和画作
一个天天晒她的小资生活
进入疫期后
因为参与疫情防控
工作太累疏忽了
忘了给她们点赞
后来有天想起来
又不想点了
她们咋没想到
我身处湖北重灾区
发个消息
问候我一声呢

2020/03/15


生日

疫期实行封闭管理
没法儿给母亲过生日
大家在群里
你一言我一语
有说等过了这阵子
再想办法给母亲补过
有说既然错过就算了
多买点儿东西给母亲
一样可以表达孝心
也有说
明年送上双份祝福吧
读高中的侄儿
最后露面儿说
“不过生日倒还好些
奶奶可以老慢点儿”
忽然觉得
侄儿的话很有道理
父母这些年日益衰老
就是我们闹着过生日
一年一年催老的

2020/03/15


下酒菜

午饭桌上
妻子先吃完了
看我还在喝酒
菜不很充足
要上厨房
再炒一个
我说算了
将就点儿喝完拉倒
她建议我吃个皮蛋
我没接受
就在我喝剩最后两口时
她拿来几颗剥好的核桃仁
怕她骂我狗咬吕洞宾
只好接过来下酒
我操
竟然还不错

2020/03/15


有序开放

你见过一口水塘
仅剩一点点水的样子吗
按我们这儿上辈人的说法
那就是剩一锅兜儿水
而且里面
还挤满了鱼
忽然
一股清水注入进来
这会是个什么情形呢
你不妨想想看
然后
我想说
今日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
做出各村社内部开放决定后
就是这么个情形
我所在的小区
每一条小巷里
人们跟鱼儿样
欢快地游着

2020/03/15


一道题两种解法

早餐妻子煮面条
盛碗里端出来
闻到一股醋味儿
我批评她
“你咋往面里放醋呢”
“没有”
面对她斩钉截铁的回答
我以为自个儿嗅觉出问题了
挑起一箸面条
吃进嘴里
牙齿酸痛
“你明知道我吃不了醋
为啥偏要往里面搁醋”
妻子脸上
泛起一丝儿窃喜
“你没学过数学吗
有时候
一道题
能有两种以上的解法”
我警告道

2020/03/15


怕也得写

夜里爬起来写诗
瞅了一眼微博
发现有人
读过我诗后
出于好心提醒
“不怕封号吗?”
“当然怕!
既然写的是口语诗,
就不该假大空,
就得写我眼前的生活。”
我秒回道

2020/03/15


疫期跟父亲视频通话

侄儿打来视频电话
说父母要跟我通话
母亲才讲几句
父亲挤上来
抢着讲开了
“你这段时间辛苦了
为国家为人民
做了很多事情
回不来我能理解
周围人很感谢你
他们都跟我说
‘谢谢你儿子’”
父亲的话
把电话两头的人
一下子逗乐了
挂断电话
妻子说
“感觉爸爸痴呆症
比以前好多了
说话很有水平哦”

2020/03/15


种豆芽

前天在家轮休
把家里剩余的
一把黄豆
浸泡过后
搁在盘子里种豆芽
今早起来发现
已经出芽了
记得小时候
生产队收完黄豆
孩子们一窝蜂似的
冲进地里
猫着腰捡黄豆
一两个小时下来
也就捡到百十来颗
回家交给母亲
她心里面
早已有了主意
“炒给你们吃
人多不够分
还是种豆芽吧”

2020/03/15


不解

妻子说刚刚在群里看到
市教育局发出通知
要求前期参与疫情摸排的教师
一律自行在家隔离14天
不得擅自外出
群里已经炸锅似的骂开了
妈的个巴子
到这个时候
才担心开学后
我们把病毒传染学生
早干吗去了
明知道我们
要接触几千个学生
当初为啥要我们上
14天哪儿够啊
不说新冠病毒
最长可以潜伏
40多天吗

2020/03/15




疼痛

我跟妻子说
“左胸下方
有点儿疼痛
一阵一阵的”
她先是一愣
接着哈哈笑起来
“你是怀疑自个儿
肺上有问题吗
开国际玩笑吧”
“的确有点儿痛”
“别说得吓死人的
真要有问题
还能像你这样
看着有精神啊”
她说话的语气
听起来
越来越像
在对口型

2020/03/16


拍照

早上7点40
在疫情防控卡口
值完夜班回家
看到一个30多岁女人
在一片油菜花前自拍
只见她伸直胳膊
却迟迟没能搞定
不停地拿眼睛瞟我
我想
如果不是疫期
她一定会请我
帮忙拍几张

2020/03/16


米豆腐

疫情有所缓和
小区内部解封
可以排队有序买卖了
一家卖米豆腐的摊位
始终无人问津

2020/03/16


疫期理发

早上8点
下夜班回来
见到理发店
门前空地上
女理发师
戴着口罩
正给一个同样
戴口罩的老哥
剃头
“今儿您胡子
我就不刮啦”
“那是呢”

2020/03/16


登记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再次遇到女儿初中数学老师
到小区看望他母亲
想到上次他来过之后
回家说起时
妻子提醒我
“我们在社区摸排发热病人
就遇到过隐瞒病情的
你违规放他进去
万一他母亲
是发烧病人呢
下次碰到这种情况
一定要他登个记”
我把登记簿递上
他有点儿不乐意
“能不登吗”
“必须登”
本来有点儿犹豫
这下更坚定了

2020/03/16


凭啥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一个中年妇女
要求放她出去
上超市买东西
我跟她解释说
“目前超市暂时
不对个人开放
就算你出去了
也买不到东西
想要啥可跟社区反映
由社区统一组织配送”
她一听就激动了
“你们这是咋的啦
怎么都帮起坏人
发国难财呢
小区里面
卖的东西
都贵得要死
面粉先前两块钱一斤
现在涨到四块了”
“如果觉得他乱涨价
你可以举报”
“满小区人不举报
凭啥要我举报”

2020/03/16


便宜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见一个大姐
给她女儿
送了条胖头鱼来
便跟她搭讪道
“这条鱼不便宜吧
估计得百八十块哟”
大姐哈哈一笑
“要不了那么多
50块钱不到”
“哇!
这么便宜呀”
话一出口
就觉得不对劲儿
搁平常
这条鱼
最多也就
20多块钱

2020/03/16


来点儿警示教育

疫情缓解
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决定
对各小区内部适度开放
可居民理解有误
都以为可自由进出
在卡口值守的队友
劝阻烦了
跟我说
“依我看
市里应该组织居民代表
去医院病区参观参观
给他们来点儿警示教育
看看那些染上新冠肺炎的人
是咋个样子活着”

2020/03/16




疫情缓解
小区适度开放
俩男子见面后
一个伸出手
另一个说
“现在还没到
绝对安全时候
握手就免了吧”
两人哈哈一笑
然后保持距离
聊上了
不到两分钟
主动要握手的那个
掏出一盒黄鹤楼烟
抽出一根
递给另一个
我操
那家伙笑眯眯的
伸手接了

2020/03/16


真没法儿理解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一个老哥想过卡
问他出去干啥
“不干啥
就想出去走走
在家关了快俩月
都快关疯了”
“可以理解
但按政策
您不能出去”
“你天天在外面跑
理解个球”
我陪着笑说
“真想跟您换一下
呆家里不出来
从大年初一
我就没休过”
“天天有钱赚
你还抱怨个啥”

2020/03/16


执勤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夜班
睡在社区值班室沙发上
蚊子
仿佛
小区里执勤的
纠察队员
把我一次次赶进
用被子搭建的猫耳洞里

2020/03/16




保持队形

疫情进入收官阶段
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
纷纷治愈出院
几个区县
大多还剩几个
到十几个不等
唯有一个区
还有一百多
最近几天
那几个区县的脚步
几乎同时慢下来
每天出院数量
均不超过3个
有两个区县
甚至为0
仿佛
一支行进的队伍
最后集结时
前面走的人
有意放慢脚步
甚至原地踏步
等着后面的人

2020/03/17


补脑

趴电脑上读诗
妻子送来
剥好的核桃仁
“给你补补脑子
吃完说不定今天
能多写几首诗呢”
“你咋知道
这玩意儿补脑子”
“你看它形状
多像脑仁啊
中医不说
吃什么
补什么吗”

2020/03/17




早上起来
看到市新冠肺炎
防控指挥部刚发的通告
全市指定8家大型超市
恢复正常营业
心里面就想
也许稍晚点儿
还会发布
解封通告
那样
我今晚就不用
去值夜班了
接下来
不会知道开关了
多少次手机
直到下午4点过了
妻子实在看不下去
“建议你还是做好
去值班的准备”
这才惊醒梦中人

2020/03/17


留观点

疫情严重时
妻子学校
学生宿舍
腾出来
做过留观点
现在疫情消褪了
学校组织一帮人
开始对宿舍消毒
做着开学准备
我跟妻子说
“上次腾宿舍时
学校让你们老师
去搬运学生东西
这次
又该叫你们
把学生东西复原吧”
“呿!怎么可能呢
学校当时就说了
等开学的时候
让学生们
自个儿搬去”

2020/03/17


疫期在自家阳台上口占

春光无限好
不见踏青人

2020/03/17


便宜

去小区一家店里买菜
店主看我瞅了瞅蘑菇
“6块钱一斤”
见我摇头
她又改口说
“你想要的话
算5块钱一斤”
我依旧没搭理
心里面却在想
如果换成妻子
肯定就买了
平常她买10次菜
差不多有8次吧
菜的品相
不咋的

2020/03/17


漏网之鱼

网上看到
武汉出现
一名门诊患者
查出新冠肺炎
果然印证了
之前的猜想
眼下
疫情进入收尾阶段
但貌似平静的水下
指不定还藏着
什么鱼呢
我小时候
有过捞鱼的经历
几十人在水塘里
无论怎么个捞法
第二天再去水塘
总能看到
漏网之鱼
在水里游着

2020/03/17


男人疼不出声

左手大拇指
被开水烫着了
火辣辣地
钻心地疼
忍不住叫了两声
妻子听不下去了
“叫啥呢
咋跟个娇滴滴的小姐样
你说你还像个男人吗
我经常被烫着
从没在你面前
叫过一次疼”

2020/03/17


人与动物

进入疫期以来
家属院门前小巷两头
都被彩钢瓦封堵了
门卫兼环卫工
没法儿往外运垃圾
只得将垃圾
倒在彩钢瓦
隔离墙跟前
时间长了
这也不是个办法
后来见一条流浪狗
从底下缝隙
钻进钻去
老门卫受到启发
把彩钢瓦底部
掀开一道口子
先把垃圾倒地上
然后用铁锹推出去
他告诉我这些之后
作总结性陈述
“有时候
我们人
还得向动物学习”

2020/03/17


第一读者

进入疫期以来
只要诗中写到
新冠肺炎疫情
发新浪博客时
总被系统拦截
仅供个人浏览
只有通过审核
才能对外发布
于是无形之中
那个审核人员
成了第一读者

2020/03/17



过卡

疫情趋缓
白天进出居民太多
防控卡口值守
形同虚设
大早
还没什么人
一个小伙子
要进入小区
“让不让走
不让走的话
我就上别处
翻进去”
正要拉开挡板放行
队友抢先表态了
“按规定
当然不许”
小伙子转身走后
他笑着跟我说
“我就想看看他
从哪儿翻进来”
小伙子朝右边
走出20多米
爬上棵香樟树
踩在隔离墙上
噌的一声
跳进了小区内

2020/03/18


红薯快要发芽了

疫情有所缓解
但菜市场暂时
还不许开业
马路菜市场
自发形成
卖啥的都有了
跟平时没啥区别
只是见到
一堆一堆的红薯
感觉有些扎眼
说不上为什么
回家对妻子说起
她讥讽道
“你真笨啊
那些红薯
再不赶紧卖掉
都得发芽了”

可不是吗
关了快俩月的人
也是

2020/03/18


形势已经发生了转变

早上7点半
从疫情防控卡口下班
发现街上到处都是人
让我感觉不自在的是
环顾四周
已鲜有跟我一样
戴着执勤红袖章的
全然不像一个月前
满大街都是

2020/03/18


紫云英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瞥见社区广场东南角
播种了一小块紫云英
这玩意儿对我来说
再熟悉不过了
记得小时候
生产队稻田里
都会种它做绿肥
那时我们光知道
它叫红花草籽
每次割猪草时
总会偷割一把
逮着机会
甚至割一篮子
印象最深的是
我们家
帮生产队养了头水牛
每到春季放牛时
母亲就会叮嘱我们
牛吃多草籽
会膨肚子
还可能胀死
扣我们家工钱不说
关键是牛胀死了
连口肉都吃不上

2020/03/18


奶奶偷瓜

1970年年代
一个夏夜
奶奶摸黑
到生产队瓜地
偷了俩瓜回来
路上不小心
摔了一跤
将右手腕骨
摔错位
一进家门
她就用左手
猛扇自个儿嘴巴
“叫你好吃!
叫你好吃!”

2020/03/18


当然有意义

早上7点半
前来疫情防控卡口
接班的女队友
直跟我抱怨
“进出卡口的人太多了
根本没法儿控制
就算一个个登记
那也登记不过来呀
市指挥部
都宣布超市正常营业了
咋还不通知我们
把卡口撤销掉呢
让我们继续守下去
有意义吗”
我心说
当然有意义
万一疫情反弹
要追究责任时
你就知道了

2020/03/18


口罩

在疫情防控卡口值守
队友去了趟厕所
回来问我
“还有没多余口罩”
“你刚才戴的口罩呢”
“有点儿拉肚子
垫内裤里面了”

2020/03/18


高手在民间

早上下夜班回来
小巷口
几个工人
拿着锤子和液压钳
正在拆除隔离墙
一个年近6旬的工人
一锤子下去
支撑钢管
拔地而起
旁边叼烟的小工头说
“看见没
当时让你们别埋太深
你们还说埋浅了管不长久
当初要不听我的
现在就得
累死你们几个”

2020/03/18


失守

疫情防控卡口
傍晚时候
潮水般的人流
没法儿控制了
几个年纪稍大的居民
替我们无奈地摇着头
“你们也是尽力了
人实在太多
管不住啊”
也有好心
劝我们的
“算了
你们象征性守会儿
到晚上10点左右
各自回家睡觉去吧”
一个退休老干部开腔了
“你们可不能听他胡说
万一夜里查岗
逮着你们不在
那可不划算
现在共产党
最会来这一招儿”

2020/03/18


翩翩起舞

我值守的社区
还没解封
只允许
小区内部适度放开
可那些大妈们
早已按耐不住
搬出音响
将中断了
近俩月的广场舞
重新跳起来
恍惚中
看到新冠病毒们
也跟着她们
翩翩起舞

2020/03/18




悬崖边上

去了趟单位回来
突然感觉浑身酸痛
还有点儿畏寒怕冷
拿体温表测了下
看着体温表
自言自语道
“我操
37.2°C”
妻子忽地
从沙发上站起来
冲到跟前要过体温表
对着窗口看了看说
“应该问题不大
如果再升一丁点儿
到37.3°C
那就不行
已经到
悬崖边上了”

2020/03/19


龙抬头

今儿去单位
正好见到门卫
一个快70岁的老哥
跟两个男同事介绍
他疫期剃头的经验
“前些时
我头发太长
总感觉有东西
压在脑壳顶上
理发店
又都没开门
二月二那天
我自个儿拿起剪子
象征性剪了一缕下来
顿时舒服多了”

2020/03/19


物理卡口

小区疫情防控隔离墙
已经拆除两天了
迟迟没有接到
撤回单位上班的通知
今夜轮到我值夜班
只好打电话询问
值守队长答复道
“物理卡口不存在了
但文件规定的卡口
还在那儿
继续值守”

2020/03/19


解封之后

本城解封之后
各小区疫情
防控隔离墙
已陆续拆除
卡口不复存在
领导要求我们
夜里继续值守
我问他
“守什么呢”
“帐篷不还在那儿吗
把帐篷给我守住”

2020/03/19


保持警惕性

恢复上班
听到女同事Z
办公室有响动
考虑到
春节至今
还未见过
便上楼看望
原本卸下口罩
做着健身操的Z
见我到来
赶紧从桌上
一把抓起口罩
慌乱捂住嘴巴

2020/03/19


居家隔离

新冠肺炎疫期
楼上隔热层瓦缝里
一刻也没消停过
说话声
脚步声
(摩擦油毡发出的)
此起彼伏

那儿住着
麻雀家族
它们这是实施
居家隔离吗

2020/03/19




亦真亦幻

本城正式解封之后
家属院有过短暂的喧哗
现在恢复了前阵子的宁静
看不到疫情爆发之前
三五成群的大姐大妈们
扎堆闲聊的场景
恍惚中
不禁怀疑
解封是真的吗
直到看见门卫兼环卫工
从外面拉着运送完垃圾的
空板车
从敞开的大门
走进家属院

2020/03/19


发口罩

家属院群里
妻子学校
后勤主任
发语音吆喝
“各家各户
听好了
学校给住户
配发了口罩
请赶紧下楼
到门房领取”
我说咱家中有口罩
就不要下楼凑热闹
妻子坚决不同意
“不要白不要
凭什么不要”
几分钟后
她气喘吁吁上楼来
“早知道每家就5个
就算他喊破嗓子
我也不会下去领”

2020/03/19


诗江湖

不混圈子
不投稿
其结果是
满世界不见
我的诗
其实
这几年
每日20首左右
从没间断
初略统计
已累计写出
28000首诗

2020/03/19



洗脑

新冠肺炎疫期
市公安局不停地
发送防诈骗短信
其操作手法
跟诈*骗手段
一模一样

2020/03/19



说到做到

在疫情防控卡口
值完夜班
早起后
在社区广场上
等候队友接班
低头玩着手机
眼睛余光
瞥见个人影
在几米之外
晃悠过去了
抬头一看
咦,是我族兄
想到前年他母亲过世
在那儿帮忙料理后事
计算他们兄弟均摊费用时
他说
“有一回
妈到我那儿玩
赶上身体不好
我花了20块钱
给她算过一次命”
当时我就下了决心
这样斤斤计较的人
以后决不来往

2020/03/20


补助

疫情进入尾期
市里已经做出
小区解封决定
没想这个时候
一个市直部门
竟然安排了
几个女同志
来小区维护秩序
正当我纳闷时
该部门负责人
前来查岗
遂向其求解
得到答复如下
“领导不好当啊
听说这次
参与疫情防控的人
每人每天补助200块
这几个娘们
天天缠着我
要给她们
安排活儿
不满足要求
她们啥事儿
都干得出来”

2020/03/20


盒饭

一个市直部门
在市里做出
小区解封决定后
派了几个工作人员
到我们值守的小区
维护秩序
不让人扎堆儿
见她们自个儿
在家做好饭后
带到岗位上吃
我说
“你们这是何苦呢
社区提供中晚盒饭”
跟前的两个女人
一个笑了笑
没言语
另一个
稍作犹豫后
告诉我实情
“你们是市里派遣过来的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
是单位自己安排的
属编外人员”

2020/03/20


最坏的打算

风寒感冒
浑身酸软
低烧
搁平常肯定不当回事儿
今年新冠肺炎大流行
疫情还没彻底结束
难免会往这方面猜疑
昨夜去疫情防控卡口值夜班
临走前我做了最坏的打算
兜里只带了几十块钱
还通过手机
把银行卡里面的钱
转了12000给妻子
剩下零头859

2020/03/20




原本受了风寒
浑身酸软
还有点儿发烧
夜里吃了包午时茶
发了一身汗
退烧了
没想今儿上午
又开始低烧
且意外发现
左上边牙龈
有点儿肿胀
心说
这该不会是
新冠肺炎症状吧
网上百度
“新冠肺炎
会引起牙龈炎吗”
发现
有类似问题的人
还真不少

2020/03/20


医院

傍晚
上疫情防控卡口换班
正好碰见队长
跟她报告
受了风寒
如果明天还不见好
我请假上医院看看
她猛地尖叫起来
“妈呀
你好大胆子
这个时候
竟然敢去医院
你小心被隔离收治
本来没多大事儿的
别收进去后
感染上新冠肺炎哟”

2020/03/20


发烧

受了风寒
上药店买药
店员命令我
“撸起袖口
露出手腕
给你测个体温”
“估计有点儿烧”
我话一出口
跟前俩店员
仿佛
被使了魔法
猛地一下
弹出
两米之外

2020/03/20


妻子的牢骚

早上下夜班回来
妻子得知我
一个人睡在疫情防控卡口
另一个年轻人回家了
不免生起我气来
“他知道走
你不知道走啊
何况你
年纪大他那么多
身体又感冒了”
“我能跟他比吗
他就一个普通老师
真要追责
又能怎么样”
“你那个破职位
啥好处捞不着
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倒是不少”

2020/03/20


别无选择

全市解封之后
领导要求
疫情防控卡口
继续通宵值班
因为受了风寒
浑身无力
打算回家休息
让小我20多岁的队友
一个人值守
“我回家发汗休息
你做何打算”
“我守到11点后
也回家休息去”
“领导再三叮嘱
这儿不能没人”
“……”
他不做声了
“行!
我回家洗个澡
转头就来”
摊上这么个队友
我还能有
其他选择吗

2020/03/20


报喜不报忧

疫情防控卡口
已经不复存在
上级领导
依然要求坚守
昨儿受了风寒
有点儿发烧
坚持去了
原本说好回家
看望一下二老
这下不可能了
便在家庭群发消息
“要值夜班回不去”
妻子眼疾手快
立马发出两条
“你不是感冒了吗”
“跟他们说你在发烧啊”
我赶紧制止
“你瞎说什么呀”
妻子迅速删除
但为时已晚
大妹电话打给我
“你在发烧吗”
“没有
你嫂子让我撒谎
好不值夜班”

2020/03/20


建筑垃圾

喜鹊窝下
撒了一地
小树枝

2020/03/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