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写作的可能性

◎雨人



雨人:

日本这个国家很好继承了汉文化,同时学习了西方现代的文明,结合的好,没有割裂和对立。你看他们早期翻译的西方书籍就可知。
 

末日丫鬟:

雨人兄,关于日本这个文明,我不认为仅只是一个杂糅的文明,它有自己的根性。只不过在现代化历程中它比汉语做的好。但这种好还是来自于它自有的根性。这可能是我们长久以来对日本的一大误解。东亚来讲日本绝不是一个儒教传统的文明。这一点,我们对真正的日本了解得太少。

“继承汉文化”这种说法尤其不能成立

本质上来讲,先秦之后的中华文明才是一个丧失了某种根性的杂糅的文明。所谓的儒释道的三位一体。但儒是哪一个儒,释是哪一个释,道又是哪一个道,这里面形成的根性,哪一个是真正的神性的核心部位,真的很难说清,问题是到底有没有,有多少。

所谓“西方的现代文明”更有它自己重要的根性,这个根性就是古希腊以来的基督教信仰的传统。

如果从时间维度上取齐,古希腊文明可以跟中国先秦文明并列来看,如果同样从那个时期作为语言现代化启程的话,西方始终没有背弃它的神性传统,之后形成的这一根性与中华文明大有不同。这是根本分歧。
 

打火机:

中国文字与语言的退化或者说没有传承下来,是因为后封建主义用体制文化摧毁了早期封建个朝代建立起来的文明
 

末日丫鬟:

火机兄,抛开自然地理环境因素,单从文化和语言角度讲,这就是遗忘导致的文明的断裂,也可以说是衰落,从秦以后的书同文车同轨始。而前面我说到的那帮半文半吏的文人,他们的智识结构本身就有很大问题,指望他们复兴汉语,痴人说梦。

这帮子人即便在新媒体环境下依然占有某种高地话语权
 

雨人:

日本的有神性,也是唐东渡传过去的禅宗。当然中国早期是儒释道三家,到现代的基督。但现在多数人都没有信仰了,不管是国家主义还是神文化,剩下的是贪欲和私心。
 

末日丫鬟:

雨人兄,日本是可以单独作为一个文明体存在的,他们的本土神道教(天照大神),与禅宗无关。禅宗是外来佛教一个分支在日本的流传。所以,我们汉语世界对日本本土神性知之甚少,误以为是中华文明的延承,这是大错的。汉语的自大可见一斑。
 

雨人:

过去,我母亲他们那一辈是信佛信神的。到我们这一辈教育的结果是无神论,唯物论,阶级论,导致今天经济市场下彻底的虚无论,娱乐至死。

父辈他们有宗祠,有家族,有故土的根。现在我只有孤独的一个家。我唯一能做得的就是尽量保持真实的自己。没有神明。没有祖先。
 

末日丫鬟:

雨人兄,宗祠、家族、故乡,即便这些世俗的根性,在这一二百年的汉语世界也几乎被斩草除根尽矣。当下的汉语,真可谓是一只飘零的落叶。

这只落叶如果从儒教传统去寻回它的根性,纯属扯淡。这就是我为什么“指责”于坚这类文人的缘由。


分享: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