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近作存档

◎金辉



《正好念佛》


1.

若回忆正在遗忘我们
一个半聋半哑之人
正好念佛


2.

若看见火车进站了
内心仍然安静
正好念佛


3.

若一日忽觉酒浅
应是功德不深
正好念佛


4.

若酒后从未失言
而是有而不发
正好念佛


5.

若手相大凶
但五指齐全
正好念佛


6.

若诸多处用到你的大名
你又不肯
正好念佛


7.

若进香时路遇蜗牛
它又在你前头
正好念佛


8.

若早晨去世的亲人
在入夜时与你作别
正好念佛


9.

若人家的灯开着,但遮了窗帘
而你开着灯又敞着窗帘
正好念佛


10.

若喜好草木,又大半生痴心研究
落叶始自柳梢还是柳末
正好念佛


11.

若人爽利
五腹六脏又八分通透
正好念佛


12.

若焦虑有了形状且不断扩散
在北纬41°48′东经123°25′
正好念佛

13.

若书至翻烂
仍不得三味
正好念佛


14.

若死如秘密一点一点透漏给你
恰好一个泥泞的雨天
正好念佛


15.

若金姗姗的父亲刚好三岁
她可以叫我弟弟,我们都不孤独
正好念佛


16.

若闭店前5分钟忽然想起
还要赶30分钟路,才能重新成为那里的商品
正好念佛


17.

若春风浩荡
蒙古栎下却有秋日肃杀之声
正好念佛


18.

若抑郁涣散萎靡烦躁想死
吃过镇痛片后
正好念佛


19.

若你毕生的爱好有那么两三样
却一辈子没有师从,总不得其门而入
正好念佛


20.

若能在大风天喝酒
且纹丝不动
正好念佛


21.

若吃了上顿不想下顿
可以视为精神的隐喻
正好念佛


22.

若能感知身后的春风吹得
屁股冰凉,且心生欢喜
正好念佛


23.

若宗教式微时代的典型特征是开会
如握手一样平常
正好念佛


24.

若人殁如鸟亡
飞着飞着就从空中掉了下来
正好念佛


25.

若想从一座山去往另一座山
而独木桥是唯一的路
正好念佛


26.

若人世一遭该记录的都已记录
再无力赘述时
正好念佛


27.

若能从杀死其它更小猎物的动物
的眼神里分辨善和恶
正好念佛


28.

若能蹲在河边凝视一上午的薄冰
说明春暖已至了
正好念佛


29.

若灯熄了,掐灯芯的手收了回来
至暗的时刻开始了
正好念佛


30.

若心里苦,把所有有颜色的花
搬去阳台
正好念佛


31.

若六十时要净身出户
那些书还有什么用
正好念佛


32.

若窗子关着,正好唱歌
累了,还没人来
正好念佛


32.

若从沙发上摔下来是疼的
就不要再想着跳楼了,反正一时半会死不了
正好念佛


33.

若想好了去死
且已经备下了足够齁死的盐
正好念佛


34.

若已经吃过肉了
就不要再惦记筷子粗的泥鳅了
正好念佛


35.

若能从动物的眼中读出思想
那个圈禁的园子也就不存在了
正好念佛


36.

若讲真话会被掌嘴
就把真话的种子扔到田野里
正好念佛


37.

若星空重现,北斗的星子还是七颗
终于可以放下心来
正好念佛


38.

若夏天的蒲扇不能代替冬天的火炉
这些不可始终之物皆可弃之
正好念佛


39.

若哲学说服不了这个世界
伦理学也不能,就不要再想了
正好念佛


40.

若能爬上喷泉
且在空中停留15秒
正好念佛



《早春》


三月初的时候,路边就已可见
新发的草芽。到了月中,洼地里
已经连成黄绿的一片。我问一位
过了七旬的老人,这时节是不是
有点儿早了。他说,从阳历上看
是这样,但是从阴历上看,
过了惊蛰就是春分,倒也不早,
就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事。
恰好我今天早上读到这样的一段儿:
“哪怕我们通过规模庞大的活动
来改变自然,我们人类仍然只是
地球上众多物种中的一支。”
又及,“我们的世界联系得越紧密,
一场本地灾难造成的世界性恐惧,
甚至成为浩劫的可能性就越高。”
从上帝的视角上看,这人世的一切,
都不过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事。



《知识》


一棵树,两棵树
一小片树,一大片树
被砍伐,被运进造纸厂
成为无字的白纸
但它们中只有极少数
成为有字的纸
那些有字的白纸,有时候
又被要求全程押解着,监督着
重新送回造纸厂
重新化为纸浆
重新变成洁白的纸
但是它不会重新变回
一棵树,两棵树
一小片树,一大片树
不会重新成为知识



《欢喜》


今天早上感到胸口又闷又疼
一点也不像这好天气
但是经过那片新绿的草地时
我依然想强装欢喜
深深地吁一口气
为的是缓解一下
那些新剪下的树枝的干渴



《我的邻居》


今天早上,邻家的猫到我的领地
巡视了一圈,
恰好我一直沉默着,
未说一句话,未写一个字,
未曾惶恐,也未曾激动,
如常地喝茶,望天。
大概觉得我没甚问题,
片刻以后,它悻悻地走了。
临走前,还碰了碰
我家门口的垃圾。
我已经一周没吃鱼了,
那么贵,谁能买得起呢?
直到它走了很久,
我的灵魂才慢慢地回家来。



《家常》


我妈供奉的菩萨坐在佛龛里
佛龛坐在我妈的房子里
房子坐在菜园里
菜园坐在冷冷清清的村子里
村子坐在田野里
田野坐在灰突突的天空
和昏黄的土地之间
天地之间那么大
菩萨却是世间最渺小的
也是最不如意的
天地间的大事我妈不知道
她最大的事就是
每天和菩萨拉拉家常



《楔子》


神是生而能言的,因为
他没有制造语言。
他也没有降雨到地上,但是
他能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
其中一棵是能分别善恶的树。
他把自己的生气吹到
亚当的鼻孔里,亚当就成了
有灵的活人。神在他沉睡时,
取他的肋骨造成了女人。
女人是没有名字的,她的名字
是他的夫所赐。但是现在,
她正匆匆地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
她就要到民政局去,
就要结束一段曾经的婚姻。
这一切,都是在她知道了
善恶之后,在她吃了园中果子之后,
在她听了蛇的冷静分析之后,
发生的。



《星卵》


漫长的冬天结束了
几个工人正在清理塘底的
枯叶和碎石头
但是他们把鱼卵也随之清理走了
到了晴朗的夏夜
他们将看不见天上的星星
据说天上滑落一颗流星
地上就少一个人
如果世上生出一个人
天上就多一颗星星
为了找回曾经失去的星空
我像个孩子一样
一口喝尽了
杯子里的星星



《独生的一代》


当我死了,我女儿
会用她的温柔的掌心
轻轻抚上我的眼睛。
我再也看不见黑暗,
我的周身全是光明,
好像儿时躺在妈妈的怀里。
而我女儿,极有可能
就是我的母亲。



《写在人生边上》


钱先生去世后的第二年,
我的同事们再次出版了他的这本小册子,
淡绿色封面,32开本,
薄薄的80几页,卖六块九角。
这是继1941年、1946年之后,
第六次排版印刷。
曾经的两位编辑,一位已经
回家颐养天年,另一位现在身居显位。
但我并不喜欢它的排版,
16磅的大字号,楷体,紧密的
行间距,总是找不到下一行的开头。
尽管如此,我还是读了大半。
钱先生行文擅长讽刺,但温和
不辛辣,耐得住寻味。
有一次,我晃着家里的一本旧藏
和当年的校对玩笑说:怎么会有
这么糟糕的版式呢?
我希望她有所回忆,但是
她诧异地说:这本书不是用来读的,
是供后人做版本考证的。



《过叶柏寿》


我们在一条省级公路上开了大半天,
仅仅经过了几个村落。
路边的界石忽然提醒我们
就要进入“叶柏寿”地界。
一块广告牌还告诉我们,
这是一个千百年来兵家必争之地。
然后行人和车辆渐渐多起来,
还有不少的楼房,但是
我们没听见战争的喊杀声,
也没看见岗楼和盘查的军人,
地势根本就是一马平川。
如果真要分辨出这是一处咽喉要塞,
恐怕还要等上一千年。
我们根本没那么多时间。
二十分钟后,我们走上了
一条另外的不知所踪的公路。



《穷人》


很多年前的一个秋天,
坐很晚的火车我回家去,
背着巨大的背包,
里面装满了书。
但是车站已经没有载客的车,
我不得不走了十五华里。
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
发现后面有人紧跟着我,
大概是打我背包的主意。
我赶紧藏进路边一处废弃的院子里,
险险躲过了一劫。
到家的时候他们已经睡了,
我讲了路上的事,
他们赶紧问钱还在吗?
我说在,然后他们又接着睡着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几件事情
是重要的,钱是其中一件。
至于房前屋后的花,
今天的花事和昨天的花事
没什么两样,虽然又多死了几个人。



《自由》


现在,我父亲已经完全自由了
因为他75了。比他老的
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而小的们
根本不屑于再管教他
这是他用一辈子时间换来的自由
所以继续活下去很重要



《老宅》


在这座并不发光的老房子里
像小时候那样,我依然
习惯性地坐在过去常坐的地方
冲向门口,可以看见
进来的人和出去的人
但是两个时辰,既没有进来的人
也没有出去的人,所以
那些人性中闪光的东西并未出现
黑暗本身并不发光
黑暗中的人只会越来越黯淡
但是他知道的一些道理
总会闪光的,因为
人老了总会知道一些道理
这座老房子也会知道一些道理



《亲戚》


河滩上累累的乱石
好像已经被阳光晒了几个世纪
干燥得不能再干燥
就要成为齑粉
我想在这些石头里寻找我的亲戚
但是我只能看见它们
形状上的差异,却不能看见
它们的血脉
如果不去翻动,我就不知道
它们来自哪里,哪根
血脉与我的相同
但是翻遍了河滩
一块又一块,我找到的
都是一些淤泥、烂枝
和残破的河蚌壳
我真希望它们能喊我一声
最好喊我的乳名
那样,我就可以欣喜地
直扑过去
但是河滩上好像已经沉寂了
好几个世纪,即使
涨满的风也没有一点声音
我直起腰来,豁然开朗
或许我的亲戚沉潜在河底
也未可知
他们日夜接受河水的安慰
他们不认为人世的孤独
构成人类进化史上的犯罪



《造梦人》


杰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
但拥有这个名字的人
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
最受欢迎的造梦大师
没有之一。这是他在传统手工业
日渐凋敝,又被新科技冲击得
几乎无以为继的情况下
前无古人的独创和发明
很多时候,他被视为一个拯救者
而不是生意人
特别是在妇女群体里
每个人都想在梦里和他相会
互联网只能提供收费的解梦
却不能制造梦
多少钱也不行
很显然,杰克这个名字
就是招牌和个畅销货
唯一的遗憾是他造的梦也会破灭
或者说有一定的时限
他说:抱歉,我也需要钱
也需要维持生活
在你们做梦时我需要
保持警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