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河 ⊙ 羊在山顶小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2首:街头圣母像/林中夜宿的男孩

◎楼河



街头的圣母像
 
 
贫民窟里,一群男孩在水洼踢球,
水花溅到路过的女孩身上,
她的尖叫让我们注意到她。
她精致的五官不属于这儿,
暗橙色的裙子不属于她的身体,
她十二岁的皮肤
像盏温暖的台灯照着一个四口之家。
 
但她却赤着脚,
汗湿的刘海下是双狡猾的眼睛
——电影镜头这样刻画她,
暗示她的命运可能会是个娼妓。
但她——
她的喉咙吞咽了一下——
 
长焦镜头遥远地探进她的精神,
捕捉了脑海里的一丝微风,
展示了一副药方,
让一位弹吉他的瞎子当了她的医生,
陪她到了马尼拉郊区的孤儿院。
 
虔诚的修女一直都在工作,
用她的纺针织着世界的线头,
即使在热带,她也要给每个人织条围巾。
 
这是真的,
这女孩是个流浪汉,
在街头小偷小摸,却渴望有个母亲,
渴望被照料,
因而被街头的男孩嘲笑。
 
她的命运也许真的更适合去当“鸡”,
她也曾被关在鸡笼里,
把鸡从高塔上放出来,制造了一场
老迈的变装男子眼里的神迹。
 
鸡毛飘飘,落在街边水池的圣母像上,
沾在圣母的眼角,
像泪珠。
世界似乎在哭泣,
似乎来到冬天但围着条围巾,
一种冷突袭了他们的热带,
但她没有再感到害怕。
 
(为电影《布兰卡和弹吉他的人》而作)



林中夜宿的男孩


到了晚上,
他在池塘边醒来,
黄昏杂乱的声音留在耳朵里
变成一盆红油火锅
加热着蒸汽里的妖怪。蓝,
把梦染蓝,
让睡眠时的心跳轻飘飘的
如毫秒之雾
聚集
为时针的露珠。
他走进林中,踩着
枯枝上的树叶,
观看天空中的暮色,
哗然一朵乌云,倾泻
但又收了回去。
树枝上似乎有两只鸟,神奇地
仿佛是两个女士,
友好而诡异地露出洁白的牙齿,
像母亲,又像蛇。
他听到了齿轮的声音,
钟表的中心滴了一滴汽油
就变成了一辆汽车
送来了那面月亮,
在天上飘飘荡荡。他想起,
他还有个弟弟睡在
公园的长椅上,草坪像葡萄藤
伸进了他的睡眠里,
让他忘记了自己是个天使。
是的,他是他的天使,
尽管他要照料他,但他
在他身边就成了他的精神。
他们在林中夜宿,
渡过了饥饿的山洞,
身上的汗臭长出真菌的白须,
在山洞里发光。
他身上的痒让他忘记了
自己身上的光。
但这微弱的光芒也许才是
他身上的不朽,
虽然他从未想过存在这种可能。

(为电影《杰克》而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