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等四首

◎陈煜佳



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


同学们,这是十九世纪著名画家
达维特的代表作。知道他是谁吗?
他就是安格尔的老师,安格尔就是
画《泉》的那个。达维特这幅画
真实,客观地再现了拿破仑一世
及皇后加冕典礼现场的情景,
像一张照片,把时间固定在那一刻。
据说,为了做到忠实与逼真,画家
多次请画中的贵族、将军、各国
大使当他的模特,费劲周折才完成
这幅历史画卷。当然,艺术是
对现实的能动反映,而不是被动
模拟。据说,当时真实的情况是
拿破仑对教皇不屑一顾,傲慢又
粗鲁地从教皇手中抢走皇冠,戴在
他和皇后的头上。试想一下,
如果你是达维特,你是否会如实地
描绘当时的情形去冒犯自己的
皇帝,引起整个社会认知的混乱?
答案不言而喻,达维特设计了一个
更和谐的情节,使画面看起来
庄严,宏伟,不朽。这样的做法
并非造假,而是遵循了艺术
干预社会的原则。希望同学们
谨记这个统御一切艺术的原则,
并把分析这幅画的方法和角度,
运用到你们更广阔的鉴赏实践中去。






思安塔


多么勇敢,潮汕平原上的人们
建造了它,为十年的亡魂安了一个家。
凭借他们给我的勇气,我去参观这座塔,
与那些亡魂交谈,经历他们的死。
他们为我的游历开出一个巨大的份额。
我并不感到惊讶,事先我已知晓。
但曾经逼迫我遗忘的,现在
唤起我更多的记忆,甚至深藏于
基因的那部分也一并被我挖出。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经历他们的死
却让我开始对自己进行哀悼。
顺着那条狭窄的楼梯,盘旋而上,
盘旋而下,我唯一的成就是把十年
连成一条直线,并远远地离开它。
虽然在长久的沉默强加的冷静中,
我还不能自如地说话。再次回望,
思安塔就像一个倒立在大地上的喇叭:
我听到死亡的召唤,仍然是一阵冲锋号。






面朝大海


我说的大海,其实是电脑桌面上的一张壁纸。
壁纸平静,凝固,但它给我带来一个
汹涌,辽阔,被繁殖的冲动主宰的大海。
当我端着一杯茶,或咖啡,坐在电脑前,
它与我所处环境之间的反差,呈现了
一种仅供剧烈探讨的现实,不管
那几只浪尖上的海鸥如何挑衅它。
大多数的时候,我也像这张壁纸,平静,凝固。
偶尔有几次,我却如同登临悬崖,极目远眺,
企盼一个早已死于海难的人活着归来。
任凭海风,挥着皱巴巴的拳头,隔着衬衫
把我的胸和肋骨揍得生疼。






雨中的小镇


急剧而至的雨水不是降自天上,而是从地下涌出,
小镇一瞬间就被灌满了。街上的人像被咬钩的鱼漂,
忽沉忽现,如同身陷话语的沼泽。虽然过不了多久,
这些话语就会被遣送到沉默的大海。但现在,
我还要驱车穿过它,看着困在水中的小镇,模模糊糊,
像一颗越来越远的美人痣,却怎么回忆也记不起她的名字。
只有前方那两把尽职的雨刷,让我想起我那双
曾在她身上积极探索的手。而在挡风玻璃纠结的清晰中,
我发现小镇消失了,风和雨,是我最后的风景。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