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时钟的潮汐

◎弃子






 
《涂写》
 
眼泪,充盈在每个角落
幸福的眼泪,痛苦时的眼泪,倏然
忘却的眼泪。
那些在葡萄藤下,夏夜枝型彩灯下
从井水里取出两瓶啤酒时
突然响起的老牌音乐,和笑容
也将带来眼泪。
突然的回忆,是最不起眼的眼泪。
这欢畅时的眼泪,静默的眼泪
都是苦涩
充盈着这世上脆弱的部分。
而这是一个渔夫一无所获的眼泪
曾为风中的一张网而哭
但从那眼神中看不到苦涩
只有掌灯的船只摆动在晦暗处。
 
2020.3.28


 
《时钟的潮汐》
 
这里,住着一个穷困的诗人
一个邋遢的酒鬼
在他读着友人写来的片段中
心头已没有兴奋可言。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
的情感已不深。”他安慰自己。
“相反,或许彼此太熟的缘故。”
他着手改动句子:
年轻的日子走散
风中不可获救的金棕榈。
就如一块披覆风霜的铁*
和一道划过脸孔的潮汐
有着一同的含义。
而书写,直至再无秘密可言
直到再无必要
让我们各安其命,如午后
攀附在天井里的粗枝
和夜里虬结的枯枝。
同样的,寒流中的马骡
和细雨的泊车。
这些不一的时日
就像着手改动着句子
又将它削弱,化归为时钟的
走动,在迷途中永不停歇。
 
2020.3.18
 
* 引自友人黑夜的诗《停电夜或我儿》。



《场景》

一次清晨,我觉察到女人眼角
有一抹眼泪,当她熟睡着
没有既定情形,亦无哭泣
就像我们活着
却感觉到有人为此哭泣过。

一抹眼泪始终不会滑入周遭
像一个沸腾的言语偏离了脑海。
而那时我深知度日的把戏

当熟门熟路的贩油商踩过甲板
当某人手中的骰子下坠——
我勉力活着
为这所爱与所憎都将有以为继。

2020.3.3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