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答甘肃诗人李振羽12问

◎刘傲夫



1,2020年伊始,新冠毒疫在武汉、湖北大面积爆发,之后迅疾扩散,举国哗然,全民应对,至今已有两月多。近期,毒疫又在全世界扩散。自发疫以来,中国先锋诗人创作了大量优质的疫情诗,伊沙主持选评推荐的《新世纪诗典》除零星推荐外,自3月1日开始,编发了11首的“抗疫诗”专题展。与此同时,《诗刊》社与中国诗歌网在全国开始了征稿活动。你准备投稿吗?你写“疫诗”了吗?可否贴出你最满意的几首?
 
刘傲夫:
(1)《新世纪诗典》第十季,如果有写得好的“疫情诗”,我肯定会投稿,投稿的目的是为了选上,其质量肯定要保证,如果质量一般,就不投了,换其他题材质量更好的投。

写过一些。行,那就贴几首。
《无题,或2020年1月22日》

在得知堂外甥
从武汉回来后
我赶紧微信
叮嘱他
在家里至少
待七天以上
但第二天一早
他还是上门来了
他是作为
摩托车司机
载着他的妈妈
来的
他们带来了
一只活鸡
还给我女儿
一个小红包
客人拜年
老妈拼命
挽留吃饭
我心情
非常不好
逗引着女儿
赖在卧室
妻子来到房间
叫我出去
说看堂外甥的气色
还是不错的
我硬着头皮
来到客厅
向他们打招呼
最后横下一条心
坐到桌前
陪堂姐和她的儿子
共进早餐

2020.1.31


《安魂曲》
 
86岁高龄的
二外婆
去年腊月二十八
去世了
堂舅请人把她
拉去火化
未想
从市郊返村的路
被封了
老人的骨灰
只得一直保存在
火葬场的
铁柜子里
 
疫情结束时
二外婆安葬日
 
2020.2.8 ​​​​​​
 
 
《致武汉逝者》

说再多的
也没什么用
对你们
我内心只有
亏欠
它形成了一个
大窟窿
我觉得我一辈子
都难以填满

2020.3.19 ​


2,早在2003年“非典”与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中国先锋诗人即自觉创作了大量的优秀诗歌,其中不少已成杰作或“准经典”。这两个“国难”期间,你写了吗?请贴出几首好吗?这次新冠毒疫爆发之际,当全国八万作协成员集体莫言时,中国先锋诗人挺身而出,以优秀的诗作再现了诗人的职责,捍卫了先锋诗人应有的“担当”使命。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国难当头,总是被斥为游兵散勇的民间先锋诗人会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我有一个预感,如果将来诗歌史、文学史真要记住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那么能留存的必然是而且只能是中国先锋诗人、中国口语诗人的这些作品。你的看法呢?
 
 刘傲夫:
(1)我虽然从1990年代就开始写诗,但其实中间也时断时续,2003年非典时我在清华大学读书,被封在了学校里,那个时候没有智能手机,上网也不太方便,一些信息也只能从电视里看,当时其实也没有想到写诗来表现,当时自己还是个工科生,尽管参加了学校的“火石新诗社”,但其实成员之间联系很少,周围没有这种气氛,所以就没有写。有关非典的一首诗倒是在事发的五六年后我参与论坛BBS网络写作时写出来的,叫《抗爱素》,因为不是当时写出,所以也不算数吧。
2008年汶川地震时我已经参与到BBS论坛的写作了,在南人、沈浩波做版主的“诗江湖”论坛、徐江主持的“葵论坛”、任知主持的“个”论坛、任意好主持的“赶路论坛”发诗,写得不多不少,也乏有精品。随着乐趣论坛的消失,这些诗歌论坛也没有了,所以很多诗也搜不出来了,估计有一些我存到博客了,但应该都放在回收站了,等适合的时候我再找找看有没有,有哪些。
(2)这次新冠毒疫爆发之际,作协会员其实也有写,但写得没有反思精神,就那么回事吧,只能给人带来悲观和命该如此的宿命感受,这类诗不读也罢,读了有毒,中毒了整个人就很颓。还有,作协诗人其实都指望写出来诗能在杂志上发表和拿稿费嘛,评职称啥的,这种趋利的意识让他们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对他们的那类诗我基本不读。
(3)民间先锋诗人因其民间性、非市侩的写作,他们能站在更高远甚至人类历史长河的视野,我手写我口,以诗言志,追求平等、民主和自由,这些尤其以口语诗为代表的诗,自然带有天然的先锋性和现代性,这种写作才是有效的写作,永恒的写作,不会过时的写作。将来留下的传世佳作,必然是这些中的一部分。


3,关于中国当代先锋诗、口语诗以及中文现代诗,中国先锋诗歌的领袖性诗人伊沙、徐江、沈浩波、唐欣、侯马、君儿、西毒何殇等,近年写作出重要的理论性文章或专著,包括伊沙《口语诗论语》《我说口语诗》《我在我说》、徐江《诗歌的敌人》《这就是诗》、唐欣《趋近真实,朝向自由,创造新的诗歌之美》《说话的诗歌》、沈浩波《当代中国诗歌中的四种虚荣心》《作为一种世界观的口语》、侯马《落叶纷飞中的问与答》《【北京组诗】:口语诗新传》、君儿《诗在写我》、西毒何殇《为什么我说口语诗是一种世界观》《“口语诗”二十一条》等。你读过其中的哪几篇或哪几本?谈谈其对你个人的诗歌写作的启悟与价值好吗?
 
刘傲夫:中国当代先锋诗、口语诗以及中文现代诗的重要理论性文章中,对我有决定性或者最终让我一心从事口语诗写作的,是沈浩波评论诗人了乏的一篇文章。我曾经在江西文联《创作评谭》杂志发表的一篇创作谈里有写,我摘录如下:

沈浩波在评论山东诗人了乏的三首诗《诗人应该是理解世道人心的那种人》这篇文章里,让我知道口语诗歌远不止只有表面呈现的那么一点内容,优秀的口语诗歌是一口井,下面它连着大海。这篇文章让我下了决绝之心,彻底走上了口语诗歌创作的这条路。

由我的经历可知,有时不一定某一篇形成系统性的大论在影响着你,有可能就是一篇随笔,一个书评,这其中的契机非常奇妙。
当然,真正完全进入口语诗歌的写作后,读得最多的自然是伊沙的诗和论了,我觉得前辈诗人的诗往往对后辈诗人的创作更容易形成巨大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因为诗歌作品那可是更具体化、作品化的论啊。伊沙是大学老师,去年其在自己的课堂做了一学期的诗歌创作课的直播,我也基本跟着听完了,受益不少。
另外,在写口语现代诗的起步阶段,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是徐江的一篇大论:《论“现代诗”》,其中对新诗和现代诗的界定和区别,让后辈的诗人们知道了自己应该写怎样的诗,写诗由此开始进入一种自觉的阶段,而不是写到哪算哪的盲目不入门状态。
以上我提到的三位诗人的这几篇文章,我都会给我周围想写口语现代诗的朋友们看,希望他们少走弯路,尽早走上正道。
 
4,《新世纪诗典》无疑是中文现代诗的最权威平台,也是中国当代先锋诗人最给力的开掘机和加速器,是名副其实的培养中国当代诗人的“黄埔军校”。其开办九年来,大量诗人的写作段位明显提升,写作状态呈现“井喷”之势。请在此选贴几首你最得意的上典诗吧。又,随着《新世纪诗典》第1—9季的推荐和7本诗集的出版,其影响力如野火春风,喷喷勃勃呈燎原之态,一些出版家也闻风而动,推波助澜,诸如沈浩波的磨铁出版公司,黄海兮的“长安诗歌节书系”“新诗典书系”,洪君植、全京业的纽约新世纪出版社、马非所在的青海人民出版社等,先后推出了多位诗人的诗集。其中有你的个人诗集吗?或条件具备时,你打算也把个人诗集交给他们出版吗?请你谈谈你在以上新诗典四位出版家所出的诗集的特点好吗?或谈谈你所读到的此类诗集与其它出版社所出版本的不同点。

刘傲夫:
(1)《新世纪诗典》的确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诗人的“黄埔军校”,其中我自己就是从这所学校培养出来的。尽管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是校园诗人,有诗歌在纯文学杂志报刊发表,但最终进入成熟的现代诗人行列,还是从2015年底进入《新世纪诗典》之后,由此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快车道。因为在这,《新世纪诗典》诗人们以各种诗歌形式影响着你。我在北京受影响最多的自然是磨铁读诗会,其跟《新世纪诗典》有着承续关系,当然也有不同,但其间的诗歌氛围也是最刺激着我思考和创作的。
上《新世纪诗典》其实时间不长,加起来5年时间左右,上了7首,我贴两首,一首不仅在国内有影响,且在海外也有一定影响,另一首是前几天刚刚上典的;入典的7首我都喜欢,但不能全贴上来,只能这么选了。

与领导一起尿尿|刘傲夫
 
厕所里立便器
只有两个
我正尿着
领导进来了
与我并排
站着开尿
气氛有些沉默
我觉得这时候
应该说点什么
我说,领导
你尿尿
也尿得这么



窗外鸟鸣|刘傲夫

姐姐穿着碎花裙子
一路笑过来的样子

2020.1.1

2由于地缘等关系,我想出诗集的话,估计首先会选择在磨铁读诗会出诗集,但其毕竟是需要盈利的公司,所以他的出版要求肯定是蛮高的,估计需要诗人达到一定的影响力,这样才能带来一定的销售量。当然,能在其他几家机构出版也是很好的事,但因为我毕竟在北京嘛,认识的搞出版的也有一些,有些其实就在我隔壁村镇,开车20分钟就能到,所以为了就设计风格以及出版事宜交流沟通的方便,如果民间出版,往往我就就近找一家机构出版了。比如我的处女诗集《与领导一起尿尿》,就是交于同在北京房山的汉语诗歌馆世中人先生出版印刷的。


5,据我所知,自2015年开始,《新诗典》每逢周年,必搞庆典。当年10月,《新诗典》五周年庆典活动之“诗眼•新诗典诗人视觉艺术作品展”在西安开幕;2016年4月,《新诗典》之“相由诗生•百名当代中文诗人画像展”在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开幕;2016年7月,《新诗典》诗人访韩之第二届中韩文化艺术大展在首尔举办。今年4月5日,恰值《新诗典》九周年庆典,目前一系列活动已拉开帷幕,包括伊沙和左右策划“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视觉艺术展”,以及图雅、湘莲子联络筹办“新世纪诗典·网络诗会“。作为新诗典诗人,你如何看待这些活动?

刘傲夫:我觉得这些活动挺好的,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总结,更是一种向往未来时间的再进击,意义非常大,其中两个活动我都有参与。 
 
6,被誉为中国国粹之一的“书法”艺术,历来都是与传统文化结伴而行,但在诗人伊沙笔下,除少量的“李杜白王”外,却往往书写中外现代诗人的名作佳句,将传统国粹与现代诗歌熔于一炉,并且汪洋恣肆神采飞扬。缘于此,我作为召集人的谷熟来禽诗歌节,给历届获奖诗人的创意奖品,即特情陇上新锐书法或新诗典书法家书写获奖者最优秀代表作的书法册页长卷。此外,还有新诗典诗人黄开兵、北浪、东岳、唐突、秦巴子、江湖海等人的书法,也别开生面书写《新世纪诗典》推荐诗,这在当前书法界也算浮一大白。可否就此谈谈中文口语诗、新诗典诗人与书法的话题?

刘傲夫:其实我在读中等师范学校时就接触书法了,那个时候师范生需要练好三笔:粉笔、硬笔、毛笔,可惜我的字没练到那种中规中矩的好看,但现在看来,也是练得比刚进师范学校时更好看了,也算有进步。
看现在文人书法,也不要求是那种标准的行楷什么的,能写出个人鲜明的风格和气质即可,所以对以上诗人的书法也是蛮欣赏的。我在第一本诗集的扉页上,还请伊沙给我题了书名呢,如此做法,一来自然也是表达某种感恩,二是其书法那种张狂十足的个性,本人也是蛮喜欢的。
 
7,当前中国口语诗中兴大潮风起云涌波澜壮阔方兴未艾滚滚奔流,但也伴生着波诡云谲,总有诗歌混混儿挑衅滋事,妄图螳臂当车。无疑,那是一场丧心病狂的“反诗逆流”,他们反的,就是进步的先锋之诗和富有成就的中国先锋诗歌的代表性诗人。他们辱骂、诋毁、否定、围剿、击杀最有价值的先锋诗歌,而官方诗坛与盲众读者或漠视或吠声吠影或忍声吞气。于此,有多位诗人撰写专文予以及时澄清并进行有力回击,以期拨乱反正。现在回看与总结这一切,似乎仍显必要。很想听听你的看法。可以谈谈吗?

刘傲夫:就是曹某等人的那事吧,我也是当事人之一,曹某借抖音骂我《与领导一起尿尿》以及伊沙的《车过黄河》,以及完全要推翻伊沙所做的一切,其太可笑和幼稚了,至于后面组织什么18军,更是一场闹剧。跟这些人我近来基本没去搭理,尽管他们时不时会在微博@我,或在我微博里留言,我都没闲心去管,时间宝贵,不想浪费在这些跳梁小丑上了,觉得他们有些脏。
 
8,近几年,中文诗歌年度性选本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呈现一派纷繁芜杂的景象,《新世纪诗典》《中国口语诗年鉴》《中国先锋诗年鉴》无疑是中文诗歌最好的里子和面子,也是中文诗歌持续性走高的最好平台和现代性、原创性、先锋性的持久增长点。你赞同这种观点吗?并请详述理由。

刘傲夫:赞同,并且以能被选入为荣。
三种选本各有区别,但总体都是具有先锋气质的,这些都是我所喜欢和追求的。

9,今年之初,我在个人博客、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开办了一个评诗专栏,我这样做的初衷,主要为了使甘肃诗人避免集体性身陷两大泥淖,即所谓的“西部诗”和业已完全失效的虚假乡土(乡愁)诗。我试图借助网络利器,对陇上诗歌生命力做一次必要的空前解放,披沙拣金,把具有现代主义先锋倾向(哪怕是些微的原创性、先锋性)的一拨诗人诗作,勉力推向更大的平台。并试图由此杀出了一条血路,使他们呼应全国诗坛最先进力量的召唤,吐故纳新蜕变嬗变,以期取得与当下时代正面呼应的先锋诗歌创作成果。
冒天下之大不韪,我大海捞针,将其以谷熟来禽点诗台的名义予以选评,并命名为陇《陇东先锋诗歌典藏选评》,目前已经推荐近80多位陇东本土诗人的100多首诗歌。于4月份前后,还将开办《甘肃先锋诗歌典藏选评》。早在开办专栏前,我就有一个基本判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诗歌作者深陷写作误区,但读者本身是无辜的!只要给予他们真有价值的一点火光,他们自己就会知道方向。而这些,也是中文现代诗最基础的部分。现在,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我的专栏获得了本土是人朋友的肯定和支持。这也是我在《新世纪诗典》近9年学习、淬火后,所提交的一次大型作业,所自我设置的一次诗歌大考。目前看来,我的成绩还算是及格的。
如果你有兴趣,借此机会可以谈谈吗?


刘傲夫:不是我说地方作者不好,而是受地方上周围的教育和传统限制影响,以及地方作者对官方报刊杂志发表的趋利心态,其实我对县乡的诗人是不持乐观态度的,如果这个地方又是贫困县或这些诗人又不是富裕之人,有通过诗歌的官方发表来达到改善自己生活状态或获得某种名利的想法,那他们写的诗歌就基本完蛋了。你想影响他走民间现代诗的先锋道路,难上加难。当然,这种工作也得做,能影响一个是一个。
 
10,与长安诗歌节、葵之怒放诗歌节、磨铁读诗会,以及以口语诗为导向的江南诗歌节,中原诗歌节,泉城诗歌节,沙漠之花诗歌节,晋中诗歌节等各大诗歌节相较,成立于2013年的谷熟来禽诗歌节,虽然起步较早一点,但同仁的诗歌创作差次不齐,究其原因,现代诗观念极为欠缺,同仁的创作自觉性也尚待提高。好在7年来,我们一路坚持下来,也持续性完成了五届谷熟来禽诗歌节三大诗歌奖的评选活动,幸运地得到了诗人朋友的偏爱和支持。对于我们以后的发展路径,很想倾听你的建议。如果你愿意的话,可否能谈几点?如果不便,这个问题可以忽略。

刘傲夫:恕我实话相说,因为对你们诗歌节了解不多,不敢妄加评论,不好意思。 
 
11,自2014年开始,以伊沙为首的新诗典诗人,已经举办了出访越南、新马泰、老挝、柬埔寨、韩国(2次)、日本、俄罗斯、奥地利等九次国际诗会,今年夏天,按原计划将出访以色列,并举办新世纪诗典•中东诗会。回顾与展望新诗典系列国际诗会,无限美好,诗情激荡。新诗典诗人如此频频出访,不断搅动诗坛,取得不少成果。你本人曾参加了其中哪几次?有何收获?请谈谈好吗?

刘傲夫:出国游一次还没参加,挺不好意思的,其实我比较宅,等以后时机成熟时,一定多多出去。出游其实对诗歌创作影响挺大的,不要说其他,我每回一次江西老家或山东丈母娘家,都会有新的诗歌诞生,新的环境刺激你,让你有的写,何况去不同种族和国度的异域呢?
 
12,回到当前疫情的话题吧。疫情之初,当全国八万作协成员集体莫言时,中国先锋诗人挺身而出,以优秀的诗作再现了诗人的职责,捍卫了先锋诗人应有的“担当”使命。国难当头,这么多被斥为游兵散勇的民间先锋诗人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正像伊沙在《这就是诗人》中写道的:“在人类的灾难面前/在血和泪的大海上/哪怕只剩下/一个舌头/一条声带/可为无辜死去的逝者/可为受苦受难的众生/而哭泣/而呐喊/也属于诗人”,“哪怕亡国灭种/ 更需以诗记录/ 以诗唤醒/ 如此诗人就会幸存/ 如此才有生的盼头”(李振羽《诗话一则•节选》)。但网络上却出现了一种说词——“国家不幸诗家幸”。于此,你如何看待?

刘傲夫:其实身处灾难之中,你才会懂得,还是不要发生“诗家幸”的“国家不幸”了,“国家不幸”基本就是最底层的普通百姓的不幸——他们遭遇的战争、瘟疫、饥饿、疾病和死亡,我真不希望有这种事情发生,尽管这种事可能有利于我的诗歌创作。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