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即景

◎木易



这是小城,斜风细雨。
偶尔的艳阳,似临终前挤出微笑。
面罩下,满大街都是熟人。
有些眼神总会出卖初衷。
街巷古老且不遗漏想象。

是否有人轻言细语,接近声声叹息?
直至逼近空旷与深重。
新闻报道:零确诊,零感染。
所谓的谣言早已摇摇欲坠,
洞穴内的一切,均无人知晓。

初春轻柔,四十岁胡茬尽致淋漓。
城河持续晃荡着荆棘,
河边新柳,残留因照片而发黄的人群。
灰白楼房在暮光中止血,浅蓝的风
纷飞熄灭的烟嘴,及我体内郁结的酒精。

想一想过去,时间就暂时允许停止。
终于可以安静看你年轻时的样子。
曾激荡的老桥,还有被风升起的天台,
瞬间,使我错乱于尴尬的误解,
使机械的药力开启紧闭回忆的大门。

再也无法完美的表达,少年充斥的优思,
病危的奶奶,总在夜深时望见灰烬,
如今,医院大楼成吨的消毒液提供线索。
希望尚存,若我手指星辰,
眼前的世界是否再也无法伪造?
直至阳光跌落。

2020.3.6夜于古城会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