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又可作品

烦起来,就叹息一声

◎冰又可



《烦起来,就叹息一声》

深褐色的新杯子
外侧上半部分有一圈
蓝色斑驳的釉
它就像电影《八月照相馆》中
主人公喝咖啡的杯子
我喜欢这个杯子
喝一口水
写一个新的句子
烦烦烦
消逝于日常的烦
现在的我
仍有诸多的烦
清晰的叹息
却想不起一个

《幻觉》

看见在忙碌的
人群中
等车的自己
看见在冷涩的街边
走路的
自己
走向一幢
暖暖的建筑
看见坐在公园的长凳上
时而看手机
时而望着眼前的
草地和树
的自己
想对他说
很多事

大可不必呀

《冰透了的》

深夜醒来,听到鸟叫声
(也可能是听错了)
不止一只
是两只在争吵
坐起来,喝点水
透过玻璃望着黑夜
我已经睡了许久
不太困,但还要继续睡下去
会想起什么吗
大概像微风
吹过黑夜中的树叶
安静吧,安静
世界已然静悄悄

《左右》

那么多的书
整齐地放在书架上
假意挑选,抽出一本
随意翻看,又费力地放好
往左走走,往右挪挪
什么严肃历史呀、什么难读的诗歌呀
都统统走开
准备了一些话,以许多种
想象的方式直白表达
从左边的耳朵,吹起微风
或从右边的手臂,拿起一本厚重的书
那边泡咖啡的男人或女人
或许在埋头干着自己的事吧
距此不远的隐晦小事
令人左右为难
要发生,又转瞬剧终

《我的诗句》

捧起雪
撒向天空
雪花在指间融化
这是我的诗句
在何处被发现
在被读出来的时候
我就在那里
不会害怕
也没有彷徨
这是我的诗句
我写下来
它们各式各样
长短不一
它们能不能
把你带到我的面前
拍拍我身上的雪
拥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