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疫情时期的诗歌⑥】

◎伤水



空缺

在我走掉形成的空缺上
有蘑菇悄悄地冒出,它要努力站得
我这么高

我没有爬上去的陡坡
一些花草都上去了,风不再对我耳语
我开始反思:我空缺的不是冒险

只有残缺地熬到秋天
而花草会转移到更南的南方,如已经
突变的病毒从输出转为输入

2020.3.8,台州玉环


夜雨不寄北

雨,正在外面聚集。它会噼里啪啦地
找到伞。虽然外面空荡荡
街道肯定很饿,小镇也不会温饱
什么都被刷新了
就是这样,我也看不到日蚀
你会回来找到失去的耳坠,在黑社会里
我会想起过期的暗号
那些跟踪的雨脚只能停在半空
我翻遍行李箱,找出指甲钳,但你已经没有手指

2020.3.9,台州玉环


废车床

我会想起那堆路旁的废车床
由于它们的沉重而使泥土下陷
看起来,是它们自己半埋了自己
多少时间,端坐而运转,像
一尊接受了许愿的铁佛。而锈迹
老年斑一样黏在我裸露出的地方
我挨近我去世多年的祖父
他布满沟壑的掌心有两颗
红红的山里果
我们都有处理不清的库存积压
那空缺的刀位,我抚摸得出
进刀声,铁屑吱吱地飞出一条
蜷曲的带子。操作工戴着口罩。
我们没有可以传染的病毒
终于轮到了被锈迹隔离,仿佛
被包裹的雄心

2020.3.10,台州玉环




回来时,阳台上有一盆花
被谁引爆了
不知道这叫什么花
想到厨房问你,在一堆碗碟面前
我没有开口

很多生命没有名字
我多看了几眼快蔫了的花草
噢,那开放的
是在申诉?是在请命
那开放的花朵,至少替她们大张着

而不喊出声音

2020.3.4,台州玉环


日志:2020年3月11

1,收缩的时期

很多事物从我身内逃出了
五脏六腑,以及七姑八姨
我收回影子
在黑暗中蹲伏,以保有自己的灵魂

0:20记

2,记录此刻

此刻,有最大的月亮。探出窗户
看到了它的清辉照白了死尸:
那死去的都是白死的

活着只是偶然,抓阄一样的随机
不随机的是我刚刚在朋友圈发现了一场
汉字变革:从右读到左的排序
不对,是每段从末尾开始的从右往左

被逼成这样,这将被载入史册的啊

0:30记


3,文字之美

不可知的孩子在滑出子宫前
被完全覆盖
而文字是露天的,人为的逐代
雕琢
每个笔画,每个符号
都响着你希望听到的声音

可是你看不到了,秋风一样
把绿色掠走

噢,我发现了甲骨文金文
发现了盲文版粤语版鄂语版英文版
德语版韩语版越语版毛体版古籍版……

文字是如此之美
美于美的本身

16:35记


4,又下雨了

为什么天空常含雨水
是因为人世间悲愤太多

那谎言之风摧开了遍野花朵,那欺骗
的溪流发出淙淙水声
是的,整个原野都是扮演的,并彩排过的
真挚的涡轮机熄火了,城市的电路板
由于良知的停电而漆黑一片
没有一匹阳光不被夜晚驱赶,没有一具死亡
能在土地安宁地腐烂

15:50记


5,一瞬

那不是一个事件
不是一个人的经历,不是一篇记录
文章,不是汉字,不是
语言

那是在瓢泼大雨中
尽情舞蹈的女神。当闪电刷地照亮
我们瞥见了一瞬
久违的悲愤和自由被压制后的
迸发

18:36记


6,理发

近两个月的杂草该梳理一下
理发小师傅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还不准许洗头做头发,剃头只能维持
不知那些办厂的会受怎样的煎熬……
我笑笑,却没笑容。镜子里,除却那口罩内的
嘴脸,须再三审视和验证
而被剪落的发丝,却每一绺都有折断的
时间:担忧、悲壮,以及惨烈

20:36记



年后首次出差

出门就是阴沉沉的天空
一副欠他多还他少的死表情
到了目的地,发现那是一个硕大的
铝制锅盖,发着幽光,却不折不扣地
闷盖着人间
像封住了全人类的臭嘴巴
我不能走得太远,无论如何也远不过它
我相信总有揭开的时候
是的,等锅内食物翻滚冒气之时

2020.3.13凌晨,宁波


欣佳酒店

玻璃。铝合金。水泥块以及折断的
钢筋。埋在尸体内的
种子
钻出牛皮癣,开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掐灭了黑,连光也塌陷了
那是真正的暗
摸上床沿的人,把五双鞋子脱在人世的
地板。木头暗藏凶险的纹理

有三双太小。太稚嫩。找不到逃离的脚趾
风把雨束住,胡乱地扎了几捆
水却包住了所有的鱼
明天的晨光,只能草草地哭泣

2020.3.13,台州玉环


李医生的微博下方留言

武大的樱花开了
今天太阳有点大,天气好好啊
你在那,能见到我爸爸吗
昨天捡回一只猫,拍照给朋友看
说是家猫,该是疫情原主人遗弃的吧
这边雨很大,两个月后就要高考了
祝我高考顺利
我是复读生,现在困在家里
上明知道没效果的网课
李医生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我有喜欢的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他一面
又因为孕期恶心在深夜两点醒来,我想
老天有眼,你一定转世去了那里吧,把
这辈子事情忘得干干净净,等你再次回到
人间活到一百岁,子孙满堂,这辈子福音
必会重新降临,你好好的,我们都好好的
还希望你还在这世上,正偷偷地看着我们
以下省略57.3万条

2020.3.13,台州玉环


至少

至少还有三月。而肉体是寂静的
内心却在继续奔突
谁在冲出去的门口用鲜血在等着我
空荡荡的道路上撞到无数
没有身子的人
那是一个又一个的我
能逃出去一个
是一个

至少还有大地。所有被隐去的真身
都被收藏在赞美歌里
所有的列队都是大街两旁的建筑
窗户张着口
要么沉默,要么反射着光,发出
一律的假音

至少还有炼狱,以死圆满

2020.3.14,台州玉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