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密集的声部证明他们曾经来过(六首)

◎莫卧儿



◎ 春雨

 

很多时候是在半夜

踮着脚轻捷而来

因为细小,只能动用

密集的声部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黑暗中,耳朵能够分辨

来不及呼救的雨丝

跌入水坑迅速窒息

另一些在空中挣扎着拉长

生命轨迹,留下隐约光线

而发出短暂嘶鸣的少数

是因为听见了四下里埋伏的风声

 

天亮后,盛大的寂静必定很快

掩埋一切

仿佛刚刚举行过新春的葬礼




◎ 姐妹

 

我的姐妹静坐于斗室

为蝼蚁守岁

日记刻下白与黑,罪与罚

像手术刀灵活穿梭

解剖这个时代的瘟疫

 

我的姐妹站立在天堂门口

目睹朵朵生命之花憔悴,枯萎

日夜用血泪浇灌

以红色十字祈祷

 

我的姐妹

在隔离的空间中颤抖

紧跟在救护车后面奔跑

擦掉口红,脱下裙子

她们是谋士、战士、勇士和卫士

 

我的姐妹

坚强的柔弱有多美

隐忍的愤怒就有多美

  

 

 

◎ 口罩

 

我没有口罩

像鸟儿没有枝条

船失去了桨

 

你戴上口罩

把恐惧挡在外面

但你不能把悲伤挡在外面

不能把良知挡在外面

 

我们不再见面

见了面也不便交谈

大家都埋头走自己的路

偶尔抬起头来

用淡漠的目光望望四周

 

地球上每个人都成功地把自己

隔离成一座孤岛

慢慢的,眼泪不断壮大

就要汇集成海

就要把每一座岛屿彻底埋葬

 

 

 

◎ 惊蛰

 

什么正在醒来?

天亮时第一声鸟鸣

带有阳光味道的蓬松棉被

良知,抑或窒息后

又在呼吸机亲吻下转暖的躯体

 

还有什么不能够被唤醒?

沉迷于自身旋转的陀螺

没有听觉的昆虫

还是一直在大地上急速行走

却永远装睡的人

 

 

 

◎ 春雪  

 

春天的雪好白

像失血的脸那么白

口罩那么白

清洗后的床单那么白

 

雪好白

有空荡荡的大街那么白

人去后的房间那么白

被清空数据后的表格那么白

 

明晃晃的白

白得扎眼,白得扎心扎肺

 

那么多的白

拥挤着推搡着

堵塞在道路,沟渠,血管和胸口

不知道应该去往何处

 

今年春天的雪好白啊

比冬天的雪还要白

  

 

 

◎ 惊雷

 

儿时只要看到闪电

就会飞快找地方躲起来

再不济也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因为闪电过后就会打雷

而雷声总是让人心惊肉跳

 

今年的第一道闪电不在眼前

惊雷也未从耳边滚过

只静静地发生在

朋友圈中的那座城市

但这样的沉默却更加难以言尽

仿佛在心上撕开一道口子

又像眼睛裂开了缝

 

感谢那些蛇形的光亮

让众生得以窥见黑暗遮蔽的所在

感谢那未曾响起的惊雷

让拥挤不堪的内心

腾出一处空间

永远存放敬畏和警惕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