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 ⊙ 川木的磨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年诗歌小辑

◎川木



一、春天的十四行
我们的梦境冰封已久
等待能打开它的双手
身体的岩石长满青苔
渴望能点燃它的干柴

昨夜穿过慵倦的生活
梦里铺下睡眠的草垛
温柔的语词滑过乳峰
直抵两颗战栗的心灵

在梦里大火熊熊燃烧
宛如唱给春天的歌谣
它的热烈使冰雪消融
它的光芒令万物苏醒

我们在梦里相拥而眠
我们在清晨相互轻唤
2018年2月14日

二、春风辞
之一
唯有春风吹开你的身体
被雨水洗净了的身体
骨骼在风中咯吱作响
麦苗沿着手臂奋力生长
一切都是好的
蜜蜂也被花朵歌唱
春风里,事物就这样飞
诗歌就这样张开羽毛
唯有春风吹开你的身体
2018年2月26日

之二
我要建造一座山峰
一座人迹湮灭的山峰
让春风在山上休憩
让流水在山下奔跑
让语词学会去爱
爱石头的沉默
爱沉默的米苔
爱米苔的盛开
爱盛开后的枯萎
爱枯萎的残枝
爱残枝上的鸟巢
爱鸟巢里的情侣
爱它们将来的诀别
2018年2月27日

之三
春风是一匹逡巡的骏马
游移着进入多年以前的故乡
露水打湿温柔的鬃毛
月色照亮英雄的马鞍
春天里,我们跃身上马
一匹疼痛已久的思想之马
2018年2月27日

之四
从春风中抽出一缕
看她在指尖上奔跑
花朵的裙裾就要散开
洁白的腰身如此婀娜
春风里,事物竞相敞开
不需要女红和针黹的劳作
春风令人沉迷。这一缕
值得万物为她倾倒
更别说献上一首诗歌
2018年2月27日

之五
在春风的谱系里
我看到一个词被带走
而更多的词正在拔节
站满了绿油油的大地
大地,唯一无法破解的词语
被诗人反复耕作的词语
春风正在梳理它的雨水
缓缓渗入那幽闭的敞开之处
2018年2月28日

之六
昨夜我梦见春风
怀抱着她的孩子
来到睡眠深处
唱起熟悉的歌谣
那些欢快跳跃的旋律
与窗棂上忧伤的风铃
一起在梦里的子宫着床
我就是她怀中的孩子
是她子宫里孕育的歌词
2018年2月28日

三、五月的诗
1.从五月切出一小片绿
我有一把刀子
它的锋刃比你还要尖利
适合在五月的浓荫中
切出一小块绿
无需惊雷滚过案板
无需积攒更多的激情
也不要等到你的指令
是时候了。把刀子擦干净
看它如何在深夜
切出一小片绿
切开春天深处的痛
2018年5月1日

2.此时,云是好的
此时,云是好的
抱紧她的天空是好的
天空的飞鸟是好的
风是好的
把一些事物吹干净
把更多的风收拢来
石头是好的
覆满苍老的绿苔
给你看她处女的血
春天是好的
万物都向她称颂
你是好的
2018年5月2日

3.我不会把那朵云锻造成一块石头
我不会把那朵云
锻造成一块石头
那确实是块石头
它被春天赋形
被天空给予高度
一只鸟在石头上停栖
更多的鸟在那里飞翔
一块失去重力的石头
一块内心柔软的石头
在诗人的眺望中
道成肉身,说出沉默
2018年5月2日

4.死去的石头就要开花了
是时候了
饱满的石头
坚硬的石头
充血的石头
从身体出发的石头
栖息于舌尖的石头
策兰诗歌里的石头
英雄大卫诞生的石头
西普顿修女的石头
使徒彼得的石头
十字架上倒挂的石头
祈祷的石头
哭泣的石头
死去的石头
就要开花了
2018年5月3日

5.午后,挖掘机再次响起
午后,挖掘机再次响起
比五月的阳光还要热烈
它的牙齿咬断钢筋和水泥
直抵沉睡多年的黑土
死去的河流重现时光
河边有玫瑰和书信的化石
枯萎的老树悬挂两个空巢
乌鶇和布谷杳无踪影
午后,挖掘机再次响起
比五月的阳光还要热烈
我的内心一阵战栗
有人已经抓住我的骨头
隐秘的词语即将苏醒
2018年5月4日

四、夏日书
1.夏天从老淠河开始
夏天从老淠河开始
从加固的那处弯道开始
拘谨的流水放开了脚步
不停地淘刷沉睡的泥土
一块青石跌落水中
一声蛙鸣惊悚上岸
一大片月光散落在河里
一个小影子在浪花里沉浮
夏天从老淠河开始
从昨夜的秘密打量开始
流水带走了村庄的眺望
去向未知的远方
悲伤的事物仍在原地
从未诞生,也不会消亡
2018年5月12日

2.夏夜的池塘
那口池塘斜卧在深夜里
一群蛙声在芦苇里穿行
一只萤火虫在草丛上跳跃
此时,村里的窗子都关紧了
夜游的事物都归隐了
只有池塘注视着
一个人在那里徘徊
2018年5月28日

3.今晚的月亮是好的
今晚的月亮是好的
适合在十堰的山上行走
归鸟在林中收起了羽毛
小径在脚下走进旷野
此时,从你的肩头望去
夜色温柔。万家沉默
唯有露水在指尖
悄悄滑过......
2018年5月28日夜

4.清晨的风正在吹过
清晨的风从窗子吹过
对面的茑萝。飒飒作响
翻检自身的绿。一小片闲
远处的高楼被玻璃摄入
近在咫尺,便于阅读
有人起身打开
镜子里的窗户
夏天的隐秘缺口
清晨的风正好从那里
吹过
2018年5月29日

5.病是好的
我在夏夜
向你问好
没有书信
没有言语
没有手势
月色是好的
南风是好的
山林是好的
归鸟是好的
沉默是好的
此时,病是好的
2018年5月29日

6.想象中的十堰
今晚的十堰
符合夏天的想象
远山,黛色微醺
河流,水声幽静
月上林梢,星垂巨野
众鸟归巢,万物安详
唯有你,病中的姑娘
还在向谁张望?
2018年5月30日

7.紫竹院
今晚的紫竹院
微风在竹叶间穿行
月亮在柳枝上栖息
一群人在跳广场舞
一个人在吹排管箫
美好的事物各就其位
安于夏天相约的归宿
只有我是一个闯入者
公园里游荡的盗梦贼
2018年5月30日

8.我沉湎于镜子里的夏午
从一面镜子观察夏天
是我午后练习的功课
其实那是一扇窗户
具有玻璃的质地
丝绸的光泽
绿树掩映的楼房
在镜子里安静栖息
像一匹老马打着响鼻
有人打开朝南的窗子
从镜子里向外招手
她一定是在向我短暂道别
午后,慵倦与简洁同时呈现
生活恰似温柔的琥珀
2018年5月31日

9.向晚
向晚,我习惯性地来到
那座荷塘。风被湖水折断
惊动探头探脑的荷叶
蠓虫画出水面的弧线
持续练习飞翔的技巧
青蛙从水里游向草丛
悄悄储备节日的歌赛
晚霞沿着柳枝垂下
远山徘徊忧郁的倒影
重复的场景再次显现
更多的事物却被遗忘
向晚适合一个人
在湖畔的石头上独坐
等待黑夜从身体里
坚定而缓慢地溢出
2018年6月1日

10.身体长满回忆的骨刺
我的身体长满回忆的骨刺
像钉子嵌进阴郁的梅雨时节
疼痛有着铁质的尖锐
黑夜里发出幽暗的光泽
乌云在关节里缓慢行进
风暴即将掀开骨骼的沉默
此时,我要看护好雨水里的
回忆。血液浇筑的小小墓穴
2018年6月3日

11.术后
术后的姑娘坐在对面
看起来比夏天还要健康
阳光倾泻在她的黑发上
像河水漫过茂盛的草地
那里,刀疤深藏不露
疾病沉默无语
我们的话题就此转入
羞怯的玫瑰
疼痛的刺
2018年6月5日

12.艾云尼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特鲁克群岛的风暴神
6月6日14时50分
在海口市登陆;
有个女孩坐在三里屯酒吧
一群人正在为她庆祝生日
这个与台风共名的
北京女孩,绝非巧合。
艾云尼,上帝在同一时刻
掀起了南北两场蓝色风暴
2018年6月6日

13.失眠
总是多梦、盗汗
被海水呛出失眠
身体像一条小船
在夜晚漂浮不定
找不到下锚之岸
也许,维生素B6
可以溶解那些梦
试试吧,萨琳娜
唯愿你沉沉睡去
夏夜的美德重现
2018年6月8日

14.马力斯
第五号台风,马力斯
今晨5时在西北太平洋
生成。风力8级(18米/秒)
气压996百帕。预计马力斯
将以20公里时速向偏北方向
移动,强度逐渐加强。未来
对我近海海域无影响
大自然总是偏离预测
夏季的台风也不例外
马力斯,这个快速移动的
塔加洛语,前身叫做碧利斯
十二年前,数百条生命消失
基于人道主义,我们把它
从台风命名中彻底抹去
2018年6月8日

五、记事本
之一
她说,色已衰败
今晚的比赛不会进球
小酒馆已经卜了一卦
开瓶器没有密谋拔掉
蛰伏在爱情里的智齿
你尽管呼叫、保持口型
波尔多不适合这里的气候
二锅头拉近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生活继续上演角球与点球
的故事。我准时来到这里
为世界杯贴上京东的面膜
2018年6月15日

之二
她从南京送来微笑
开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这个小妮子!幸福包裹了她
也击中了我。距离产生美
小心看护生活的两端
不要让它在雨水中溜掉
2018年6月15日

之三
五环以外的房价
超出了穷人的想象
我把目光投向3D打印
那里,有厨卫、卧室
门廊,客厅,落地飘窗
还有一间像模像样的书房
适合吃饭、洗澡、做爱
可以会客,阅读,写作
偶尔还有午后的沉思
以及仲夏夜的琴声
现在,请赐我一小片
地基。哪怕是墓地
建造未来的3D房屋
庇护这不安的小小躯体
2018年6月19日

之四
在一首诗歌里描述
宣武医院,令人沮丧
语言患上重症肌无力
无法从一楼爬上四楼
看电梯的小女孩大声
叫喊,“满了!出去!”
有人举着玫瑰,散发
福尔马林的幽冥气息
走廊里挤满等待叫号
的病人。她病得不轻
伏在我怀里嘤嘤啜泣
疾病是生活里的隐喻
医生正为她写下判词
“愿你就此远离爱情
死亡已经俯首称臣”
2018年6月20日

之五
我梦见白鲸跃出水面
紧贴海浪的屋脊飞行
它的双鳍像两把利剑
砍断海盗古老的航线
远航的水手失去方向
在梦境的深渊降下白帆
此刻的事物已褪去潮水
语词沿着海浪再次回归
一头白鲸冲破沉沉睡梦
安眠于月光如水的岸边
2018年6月20日

之六
夏至在脱落的鹿角上死去
又从日晷的指针里复活
蝉鸣一阵高过一阵
上演凤求凰的改版故事
柳荫轻拂长亭短亭
越过爱情的分界线
夜晚后退,光芒涌入
时间呈现完美的黄金分割
万物都在聆听您的垂询
2018年6月21日

之七
从捷里马尔餐厅望去
阿穆尔半岛逶迤散开
金角湾停满军舰和货轮
海鸥在炮台上方盘旋徘徊
翅膀煽起海面散落的晚霞
暮色中塔吊在紧张忙碌
宛如黑桃皇后的秘密舞台
紧贴着落地飘窗的桌上
摆满扎啤、伏特加
烤制的食物和新鲜的
日本海虾。你转过身来
向阿尔卡季颔首致意
“为在希望中找到
黄昏和雾。再无其他”
2018年6月23日

之八
绿皮火车在狭窄的梦境行使
古老的铁轨发出幽暗的夜光
它要驶向的不是广阔的原野
而是一堵由语言建造的高墙
一群扳道工技艺娴熟,仿佛
等待已久。拆开一节节车厢
再用千斤顶把它们扳到墙上
车轮被铆钉在坚硬的词语里
蒸汽机依然吐出嘶嘶的鸣响
此时我的身体就是那列火车
被困于尚未启程的温柔之乡
2018年6月26日

之九
那只鸟向着黄昏低低飞来
仿佛穿过云朵的欢快词语
它所寄居的城市灰色阁楼
在双翅的拍打下一阵颤栗
我目睹幸福来临的微小细节
恰如与夕光订立的永久秘密
2018年6月26日

六、唯有秋天温柔如琥珀
之一
云朵翻过南山,相比夏天
多了些从容,少了些急躁
凉风一路吹来,万物俯首
大地谦卑。世界安静祥和
唯有秋天啊,温柔如琥珀
此时,谁安卧在南山脚下
看阳光堆积,听白桦叶落
记忆的石头在流水里滚动
身体的缺口今晚就要闭合
唯有秋天啊,温柔如琥珀
2018年9月20日

之二
在手掌上摊开一叶秋天
给你看她那火红的裙裾
时光雕琢的完美身体
汗水侵蚀的记忆之盐
在纵横交错的叶脉中
我看见秋天急切地行走
没有回望,没有驿站
唯有伸向大地的双手
2018年9月20日

之三
不要说老杜的秋兴
不要提里尔克的秋日
去南山吧。夕阳越过山脊
落下依依惜别的云朵
白嘴鸥在晚风中盘旋
写下一行行徘徊的词语
此时,万物都有它的方向
恰如这温柔怜爱的秋光
2018年9月21日

之四
在紫竹院,你能看到秋天
沿着残荷低飞。宛如月色
拨动的蜻蜓,追忆的身影
一个季节告别了。时间返回
自己的根部,垂怜万物的际遇
风依然在吹,柳枝还在梳理
身体的叶片、云朵和星辰
那从夜晚侧身而过的人啊
已经来到身旁,沉默无语
2018年9月25日

之五
秋天适合独自一人
在南山下的水边冥想
风在追忆岸边的石头
水草在凝望远方的河口
一些事物在积聚,发酵
一些词语在飘散,挥发
此刻,让河流昼夜不舍的
一定是那只桨,那叶扁舟
那个在大河上行走的人
看到了我,向我招手
2018年9月26日

之六
把天空和云朵带走吧
我不忍它们就此老去
秋风紧贴着河流耳语
蜻蜓在低低地飞
芦花在层层堆积
一路奔波的流水
此时拐了个大弯
怀抱着天空和云朵
去意徊徨,溯源而上
2018年9月26日

之七
我不能期待秋天就此发生
而诗歌鼓起了秋风的竖琴
它所弹奏的是落叶飞舞
伴随着幽暗的林中之路
受伤的豹子在山间徘徊
仿佛秋天举起的古老盾牌
它对死亡保持高贵的敬意
始终坚守着与生命的距离
我不能期待它战胜月色
唯有松涛漫过层峦呜咽
而诗人卸下了语言的装束
他已收获了秋天的猎物
隐秘的故事沉沉入梦
金黄的豹子不再苏醒
如果你面对今夜的一张白纸
我也能听到诗歌隐隐的哭泣
2018年9月29日

七、爬梳集
之一
我梦见死去的母狮重回森林
用舌头舔舐沉沉睡去的幼狮
它的眼里蓄满月色的忧郁
它的鬃毛散发松涛的哀鸣
它曾经逡巡这里的一草一木
它也曾跃过这里的危崖深谷
多少次它在山巅长久注视
直到大雪覆盖归途的踪迹
狡猾的猎手布下死亡的陷阱
诗人不忍目睹那惨烈的一瞬
惊恐的幼狮躲进我的诗里
紧紧抱住那些战栗的词语
我梦见死去的母狮重回森林
林中刮过一阵阵悲悯的大风
2018年10月13日

之二
这古墓里出土的灞桥粗纸
是否就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古老的文字借以传播久远
而你的脸庞不再昨日重现
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不该练习爬梳死亡的功课
隐秘的事物层层包裹自己
即使香消玉殒的丝绸裙裾
国王不会重回深秋的后宫
他早就决意从季节里消失
考古者,停下手中的活吧
昏黄的灞桥粗纸碎满一地
2018年10月13日

之三
深秋的大风跃过那津渡
吹落剑鞘上回响的锈蚀
佩剑的侠士在风中复苏
目光投向这古老的历史
国王曾经用江山三千里
悬赏敌人砍下他的头颅
朋友曾经送来绝世女子
伴他远走高飞不再留步
他被这个世界紧紧追逼
唯有芦花摇荡月下船坞
今夜他注定要惊天动地
就此了断尘世间的道路
大风中我看到他的双臂
与出鞘的利剑抱头一哭
2018年10月18日

之四
深夜里,凭楼眺望的女子
她的目光越过黑暗的边界
听到远处战马窸窣的响鼻
还有鬃毛抖落的片片枯叶
啊!那个人就要雪夜归来
满载战利品犒劳十年相思
十年,她的发髻不再盘起
梳妆台上的胭脂失去颜色
老马依然在林中之路徘徊
双眼蓄满大漠胡笳的悲哀
它不忍惊扰空巢里的燕子
告诉主人边关战死的消息
来!你这千年吟诵的诀别
快快上马,伴着漫天大雪
2018年10月20日

之五
这官窑里出炉的瓷器
完成了她的优美身体
半抱琵琶的纤纤细手
还在弹奏那一叶扁舟
有人在舟上为她叹息
仿佛江水缠绕的弦丝
昨夜里大风吹过渡口
吹不散的是千年悲秋
时间是面多情的镜子
藏着青铜锈蚀的追忆
隐秘的故事就要流走
恰如手中滑落的丝绸
啊!你这必将碎裂的玉臂
来!今夜我与你如胶似漆
2018年10月22日

八、断章
之一
那座白房子,隐身于深秋的
茂密森林中。仿佛里尔克的
古老城堡,在时光的修葺下
重新醒来。某一个早晨
金黄的银杏叶子铺满庭院
宛若大地送来的无边悲伤
我被这堆积的事物惊呆了
深陷于虚构的美景不能自持
阳光一次次锁定时间的双唇
发出金属般的沉默光芒
翁德利,这是此生的应许之地
你要开口说话,称颂万物悲悯
2018年10月30日

之二
叙述者附身于断裂的诗行
修缮那些散落的幽暗思想
他对窗外的事情漠不关心
即使晨曦初现也无法消停
有人在这个世间四处游走
只为兜售生活的奇闻轶事
或者跻身热闹非凡的广场
发表对天堂里玫瑰的追思
诗人安于成为世界的部件
不再挣脱上帝指派的任务
他与众人已经达成了协议
允许黑夜留给他一席之地
2018年10月31日

之三
晚安,好梦!
我看见她蜷伏在
海水之中,铰着月色
降下风帆。欲望在书中
蠢蠢欲动,几个世纪的海浪
扑面而来。海盗拼命地驾着舢板
闯入丝绸的港湾,打开琥珀的睡眠
她被劫持,这玲珑的直角,绽放的罂粟
2018年11月7日

之四
我醉心于抚摸冬日的阳光
仿佛指尖倾泻的大河流沙
她的皮肤有着上帝的体温
她的心脏有着日晷的转动
这卑微的世界无远弗届
直抵那源头道出的垂询
2018年11月9日

之五
我在冬天向你问好
你这被冰封的旅途
意欲飞翔的小精灵
此时就在我的诗里
就在语词的岩浆中
向我发出邀请
2018年11月9日

之六
运河在通州结满薄冰
脆弱的、干净的冰块
预示着冬天确实到来
鸟群在冰上安详踱步
抖落身上可疑的天空
云朵再次垂下大片羽翼
仿佛洞箫流出的漫长音乐
你在河边守望冬日场景
连同即将刮起的凛冽北风
哦,这冰河上的休止符
大地安卧的墓志铭
2018年12月2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