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 ⊙ 阿谁的灵魂排泄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9年

◎阿谁



冰雪恋人

 冬天里的恋人
 好像冻僵了
 冰雪一样
 不说话
 虽然
 不说一句话
 他们还是
 感觉到自己
 正身处热恋之中

+++

下在南方的雪

“看到雪
 我好想你”
如果你愿意
 对南方人这样说
 或者虽然
 没有这样说
 看到雪
 心里自然而然
 想着南方人
 南方人呢
 他并不能因此
 看到雪
 但完全能够
 体会
 看雪的心情

+++

猪年快乐

 大猪和小猪
 男猪和女猪
 怨恨的同时
 原谅了自己

+++

会计刺客

 有刺客!
 是个会计
 浑身
 长满刺
 说着南方话
“我有一颗玻璃心”
他还说
“八十一根尖刺
 让我更爱你
 反过来
 又扎疼了自己”
话比我多的
 会计刺客
 突然捂住胸口
 说他需要一个拥抱
 刺客需要什么拥抱呢
 刀光剑影的拥抱
 能不能也给我一个

+++

沙田游

 吃过沙田柚
 再去沙田
 感觉
 会不会不一样
 柚子色衣服
 夜里穿过
 又好又温柔
 相见恨晚
 沙田河边的风
 吹过来
 又吹过去
 神仙们不再嫉妒
 抛下来一根长绳子
 让我带着你
 飘来荡去
 飘来又荡去
 晚风中
 我喊你的名字
 等你
 喊我的名字
 来回应

+++

我家只养过狮头鹅

 好的
 给你一只白鹅
 说不说话
 都由它
 内向有什么不好
 内向的我
 在八月午后
 一个人
 对着
 整条河流
 反复练习跳水
 现在往回看
 你能看到
 狮山下
 榕江支流
 水面上
 白光一闪
 又一闪

+++

亲爱的波西

 午夜收到
 一封信
 十九世纪的字迹
 署名1897
“亲爱的波西
 我决定给你写信”
波西我没有忘记你
 没有忘记
 凯尔特人长筒袜
 和你的橡皮糖
 十一年前那个五月
 你银枪白马
 奔袭一万八千里
 让困在湖水中的人们
 上岸,擦干身体
 还亲自把他们
 送回老家

+++

解药

“她的抒情对象,配不上她的诗。”
这是谁给的解药,真是绝了。

 可是,大王最后还是被另一句话治愈。
“所有的诗,都是写给自己的。”
这句话,真的把大王深深地治愈了。

+++



“你是我生命里的光,我的小娘子。”
我的小娘子,晚饭后,闯入星座围绕的地方。
 星光照着她,所有星座的光都照着她。
 她身上有持久的香,十月一样持久的香。
“你是什么星座?”
此处略去我的答案。
“哦,爸爸也是。
 爸爸昨晚来过,你骑车走远之后。”

+++

大王花

 大王心头的花
 随时都可能怒放
 花瓣光彩夺目
 又如人类情感般脆弱

+++

爱是什么感觉

 她说
 恨不得
 重新
 活一遍

+++

旧田园

 腼腆者有隐藏的才华
 穿短裤炒菜或耕田
 一整天一整天地不说话
 吃醋时面露庄严之色
 消灭了一个红豆派
 (生长在南国)
 还想再消灭一个
 猪圈里的居民
 游荡的母鸡或许最了解他
“这颗心,虽然一无是处,
 但终归是好的。”

+++

芒果花

 马路边芒果树开花了
 小区里被砍断的那些
 在一望无垠的梦境里
 隐形的枝叶舒展开来

+++

三十七个春天过去了

 大王一觉醒来
 发现自己脆弱得
 像一颗草莓

+++

交响乐

 听一首歌
 想起另一首歌
 耳边响着这首歌
 心里想的是
 那首歌
 两个旋律交叉
 响动
 互不干扰

+++

会计星球

 会计占领的星球
 出纳像花开满山坡
 你那个会计爱着你
 我那个会计爱着我
 也有的会计爱着出纳
 出纳爱着会计
 那跟我们没关系
 我们在一起
 像陆地上的会计
 爱着海洋里的会计
 也像海洋里的会计
 爱着陆地上的会计

+++

鸳鸯茉莉

 两朵花
 灌木丛中闪现
 分不清
 哪朵是茉
 哪朵是莉
 我们钻进水里
 又浮出水面
 别人也分不清
 哪个是鸳
 哪个是鸯

+++

黑白

没必要把一切
都搞成彩色
黑白的
就让它们
一直黑白着
好像那两个人
天南地北
在夜间
褪去所有色彩
散发着黑白世界里
独有的味道

+++

星光之约

做完一天的事情
时近午夜
在看不见的星光下
活动身体
想到生命长短不一

+++

简单的重复使人幸福

为什么
不做简单的事情
简单到只需要
一两个动作
简单到
刚说出口
就已经拥有

+++

阳光早安

几年前马路那边的树没有了
今天马路这边的树也没有了
再也不用枝繁叶茂遮风挡雨
从心底里替它们感觉到轻松

+++

泥鳅节

去年我们
第一次过泥鳅节
泥鳅很好吃
也很好玩
今年我们还想过
今年我们把泥鳅节
提前了一个月

+++

大雨下了一整夜

有人被触摸
仿佛她是易碎品
在八月的晨光里
和三十年以前

+++

错过两个下午我们终于坐到了一起

搭乘双人沙发去长安饮茶
“还不错”
试探过水温之后
茶杯和嘴唇
体会到彼此的妙处

+++

缓存

离别的手
挥多少次都不够
下次见面之前
要靠缓存活下来

+++

前湾河边只有一棵凤凰树

你冒雨跑过
体会到
她的轻盈

“那种轻盈,
在五月的潮州,
眷顾了我们。”

+++

假日床头旅行

六月早晨
雨脚如麻
孩子在灯下
变换他的脸

+++

平淡无奇的一天

你有意想不到的获得
我有无从知晓的损失

+++

初次命名

某天夜里
孩子建立了
这样一个文件夹

“新建文件夹里面的东西
都是因为我的手机没电了,
我们的生活方式什么时候回来呀,
我们的人生态度是如此的。”

+++

过时

五月凤凰花开
醋意让我隐形

+++

雨滴也有性别之分

热带丛林旅社
空间狭小
人们得以近观
雨滴成型
玻璃窗雾气腾腾
女房客
忍不住用手触碰
造雨工具
易碎的部分

+++

静夜思

一个人的沉默冷淡
如日落般理直气壮

+++

餐后甜点

送你耐用之物
代表我的长
给你消耗品
没有短的意思

+++

翻身站

她很满意
虽然不知道
我在说什么
为了表达她的满意
她让我感觉到蠕动

+++

午后晒谷场

我摘麻叶染黄了手指
她提着裙摆登上马车

+++

骨质疏松患者身体轻盈

以至于
唱起歌来
也显得虚无缥缈

+++

路段

经过有绿皮火车声响的路段
看不见两个人的脸
只知道已经到达
空气温暖潮湿
四周弥漫着
美人鱼的腥味

+++

凉州词

秋风荡漾的十字路口
一只杯子给了她启蒙

+++

矜持的人走起路来特别快

急匆匆
好像去参加
十月十八
全世界矜持者大会

+++

挪威心境

她去北方的海岛种树
你在通勤车上听摇滚

+++

即将成为一家人的两家人走在田埂上

看完水田去看菜园
看完菜园去看甘蔗地
一家人在前
一家人在后
一家人指点田园
一家人低头微笑

+++

特别任务

巴黎杀手
女的
去没去过上海
(也可以是
香港或潮州)
与业务能力无关
如果她要进来
请给她开窗

+++

花旗国道

长得像男人的女人
和长得像女人的男人
他们准备去杀一个人
他们在不确定的路上越走越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