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十)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夫妻
庞华 南昌

我叫了你好几遍
你根本听不见
你似乎有些冷
帮我抱住了自己
我的眼泪
就从你的眼里夺眶而出
你突然发现我在身边
站起身环顾四周
冲进了卧室
又冲进厨房
失望回来坐下

你在疑似隔离中
又跟我在阴阳两隔中





卜辞之诗
庞华 南昌

写在龟甲兽骨上的
卜辞是最早的口语诗
写出了一个人的日常感知
比如去年底到今年初的武汉封城
是因为是疑似疫源区
可以这么写:

庚子卜,大爆疫。
其自西来疫?
其自东来疫?
其自北来疫?
其自南来疫?

再比如问什么时候结束
可以再来一卜:

庚子卜,其自来侵,
灾我国土,其自何去?
今不其知。




闭眼所见
庞华 南昌

刷微信上的疫情
眼睛不争气
一多用就流泪
擦掉又流
只好给眼睛
敷上冷毛巾
可却看见
病床上一个重症者
想叫叫不出
抬手抬不起
床边站着的医生
在防护服里木然
已无计可施





人间101
杜思尚 北京

报纸头版上的标题:
“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
把养蜂人看得
泪流满面

2020.02.29




人间105
杜思尚 北京

昨夜北京下雨
想起在武汉中心医院工作了
十几年因感染新冠而被辞退
露宿街头的2名老护工

2020.03.03




人间108
杜思尚 北京

一下午都在电话里
听在武汉方舱医院工作的同事
倾诉她这些天的委屈
想着病人们的处境
和一座城的悲伤
我只有不停地安慰她
这次的思想工作
不再觉得那么枯燥



红色的花
张心馨  永济

是夜
我躺在床上
想口罩
想网课
想饭菜
想疫情
感觉背后开了红色的花
可这不是春天应该开的花

2020.2.23




无题
张心馨  永济

新冠病毒
会死很多人
但进不了
历史课本

2020.1.31




蒲公英
张心馨 永济

2020年流行一种病
病毒长得像蒲公英
有人吹散了蒲公英
飘落到其他人身上
还请大家戴好口罩
不要再沾染蒲公英

2020.2.29




张明宇 永济

“2003我出生
赶上非典
“2020我高考
又碰新冠
“我的命
咋这么苦”
200.2.3




万一
张明 永济

大疫中
几个人
聚在一起
打麻将
被民警查获
民警训诫后
带走了
四个“壹万”
2020.2.7



祝福
张明宇 永济

连着两个早晨
都听到乌鸦
清脆地鸣叫
可惜这里不是
日本

2020.3.6




小华也搞不清楚
荒目 天津

她叫小华
是街道派驻小区
的志愿者
镇守在一楼大厅
任务是监督
刚从韩国(包括日本)
回来的韩国人
劝阻他们
不要离开公寓
我问小华
为何不统一送到隔离点呢?
她说,上级交待了
只能建议,不许强迫
他们去隔离点
据说韩国大使馆
已经照会咱们
的外交部
要求严格按照
国际惯例办
我问她
中国大使馆不是也照会了
俄罗斯,为何有消息称仍然
有华人被强制送到隔离点?
小华说,俄罗斯嘛
太遥远啦
我也搞不清楚

2020-03-06



业主群传言要集中隔离韩国人
荒目 天津

一夜之间
小区里人们相互打招呼
开始用中文

2020-03-03


新冠肺炎时期的痛和恨
荒目天津

今天母亲说
最近这段时间
洗手次数多
中指关节很痛
我说,国际上
有个通用的手势
就是用中指
表达愤怒
看来你的中指
恨病毒恨得
刻骨铭心呀
母亲点点头说
对,而且是
两个中指一起痛
不对
是一起恨

2020-02-16




口罩
日月念念 深圳

儿子来深圳打寒假工
临别时他说,妈妈,我很抱歉
这次没有赚到钱
我什么也没说
抱了抱他
给他包里塞了几个口罩




无题,或2020年1月22日
刘傲夫 北京

在得知堂外甥
从武汉回来后
我赶紧微信
叮嘱他
在家里至少
待七天以上
但第二天一早
他还是上门来了
他是作为
摩托车司机
载着他的妈妈
来的
他们带来了
一只活鸡
还给我女儿
一个小红包
客人拜年
老妈拼命
挽留吃饭
我心情
非常不好
逗引着女儿
赖在卧室
妻子来到房间
叫我出去
说看堂外甥的气色
还是不错的
我硬着头皮
来到客厅
向他们打招呼
最后横下一条心
坐到桌前
陪堂姐和她的儿子
共进早餐

2020.1.31




正月爱情故事
刘傲夫 北京

派出所接到的电话
是县公安局
打来的
女孩在隔壁省的父母
报警说孩子失踪了
17岁的女孩
就跟她男朋友一起
被手铐拷上了
拷上的原因
也不只是因为私奔
而是疫情期间
从外地回来
男孩跟她
都没有主动登记
医生还真测了
他俩的体温
均显示略高一些
为保证万无一失
政府把这对小情侣
果断隔离了起来

2020.2.15







绝望时刻
刘傲夫 北京

继在江西老家
不顾我的阻拦
老妈跑到大伯家
送即将回北京
的我家
用不上的食油后
昨天她又不顾
我的提醒
拿着袋子
出小区买菜去了
小齐接连给她
好几个电话
她都不接
回家后的她
还很生气
说别人家都有出去
我们怕什么
小齐说
万一感染上了
会死人的
老妈说
我死了算了
小齐说
可我们不想死啊

2020.2.8




恐惧
谷驹休 上海

被疫情封锁
宅了十几天
中午做饭
我拿起一枚去年采购的土豆
差点哆嗦了
噢,上面已冒出新芽
它也长成了
冠状

2020-02-10





情何以堪
谷驹休 上海


前些天差点
跟着网友一起批判
网络热传视频里
那个砸了人家
麻将桌的乡村治理员
今天微信上
妻子告诉我
村里还没宣布解封
群里天天广播
还是拦不住
我妈和她的牌友们
开始串门
聚众打麻将

2020-03-02



每一个乡村都有漫长械斗史
谷驹休 上海


疫情封城期
听说市里有两例确诊患者
逃了出来
顿时周边各乡镇
闻风而动
村民们拄着农具彻夜
值守在村口
后来
从高中同学群里
我得知
那两名老乡
被其他老乡棍棒相加
驱逐如狗
打得头破血流

2020-03-04




老婆   
菊城阿萧  中山

老婆对我
每日写诗发诗
可能有些敏感内容
颇为担心并且说
你要知道自己
女细老婆嫩
出了问题怎样算

我安慰她说
我热爱祖国
热爱家乡
热爱人民
虽然不是党员
但绝对配合党的
抗疫工作
也为支援抗疫工作
的交警同志捐赠过物资
正如方方日记所说的
可以捏拳头宣誓
你放心啦




上班   
菊城阿萧  中山

随着全面复工
这幢大楼的各家公司
陆续开门营业
平时各楼层之间
隔行如隔山
老死不相往来
见面也是互不打招呼的
更别说当下
每人都戴着口罩了

今早在等LⅠFT
同时也在等的还有
栖上公司的一个外省人
我突然一个激灵
将口罩再向上拉一拉
差不多连眼都遮住了
并用眼角扫了他一眼
外省人马上隔着口罩
对着我笑笑

"放心,我不是湖北的"


形 而 上 的 武汉
菊城阿萧

前些年
因为要看一个画展
专门去了武汉
纯粹为了看画
乘飞机去另一个城市
也算是形而上的
精神生活了
看画展之余
参观博物馆
美术馆
古董城
在东湖的酒家
食武昌鱼
游黄鹤楼公园
登黄鹤楼
远眺长江
长江大桥
龟蛇二山
许多年以后
直到这次大疫弥天
我才后悔
竟然没有食过一口
武汉热干面




致李文亮
 张文康 潍坊

我把这几天用过的口罩
一只一只地挂在墙上
这堵墙
前两天刚被
怀素的《自叙帖》
救活
现在又被手掌一般的口罩
活活捂死了
20200215





下凡
 张文康 潍坊


红色中国的条幅
坚硬的抗疫标语
夜深人静时
悬挂横幅的绑带
才会在风中松一松
让横幅
舔一口
积在两棵树中间的
一汪雨水
20200225



春讯
张文康 潍坊


马路对面的公厕
终于飘起了
臭味
20200307




拐点尚未浮现
高歌 滕州
 
监控探头
照见几具
老年丧尸
中年丧尸
青年丧尸
将口水
吐抹在
电梯的
一排排
按键上
 
2020.2.10
 
 


阴性,阴性
高歌 滕州
 
自打年前
公婆从新泰
赶来滕州
合家团聚
妹妹便带乐乐
从10公里外
的香舍水郡
住进金河湾
粘上老母亲
路北1.1公里
的翠湖天地
确诊1例
不走
路西1.2公里
的问天广场
确诊1例
不走
与鲍沟镇确诊者
同一诊所打过针
的隔离观察者
就住同一层楼
只隔两家
还是不走
整个春节至今
只和公婆
在除夕和初一
一起待了两天
她的警察老公
在外执勤
需要隔离
理由并不充分
情急之下
我只好
咳嗽连连
发起烧来
 
2020.2.24
 
 



启示
高歌 滕州
 
诗人医生湘莲子
在读了首例新冠尸检报告
得知气管内有大量黏液后
说吸痰器才是利器
呼吸机可能在无效通气
 
无论中医还是西医
化痰可以达成共识吧
我们就是需要化痰
化不了就硬吸出来
有时吸氧效果不大
 
——我想到的是文化
 
2020.2.28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