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华 ⊙ 潮湿的隐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武汉的日子(组诗)

◎张敏华



武汉的日子(组诗)
◎张敏华


窗  外

恐慌之城,梦幻中沉迷的居所,
一次冗长的失眠。
黑色幽灵,沾着星光的裙裾,
精湛舞姿让魔鬼附身。

昨夜今晨,无数惊恐的目光,
从怀疑中寻找神谕。
庚子年,小鼠的哀伤
在晦暗的窗外。

一片飞地。
──悲悯降生,忍住热泪,
一轮新月哺育。


武汉的日子

什么样的焦虑抓住还醒着的我?
人间戏仿它的不安。
一段长江,一座城市疫情
感染的讯息。

缺席的机场,车站,码头,商场
口罩封不住那些被感染的人。
恐惧和疑惑掖在腋下──
“逃过一劫,或活着出去。”

鹤去楼空,鹤去哪了?
──我的日子是武汉的日子,
神祇是新隆起的
两座山。


新晋男神
      ───致钟南山院士

刚刚醒来,你能说的
“只是已经,已经,已经……”
舌头和牙齿,找到了
说真话的嘴。

热血涌上来,院士级的大钟
有着苍老无眠的
钟面,遥远南山,借形你
风骨伟岸的身躯。

感染者已睡。而你还在诉说──
“医者仁心。”太阳的同谋,
你生来就为爱我们,
爱人类。


二  月

镜子里的那张脸,在两眼
发青的光影里沉沦。

河水冷得刺骨。“恐怖白得像沙布。”
活着,为死亡寻找出路。
 
把赌注押给邪恶的
炉火,二月里死去的肉身。
 
每天都戴着面具活着,
时间久了,已忘记自己是谁!

清晨推开窗,白昼是一群
上学的孩子。


 

遗落的瀑布,耗尽了
天空的墨汁,玻璃窗上满是
夜晚的补丁。

沼泽之地,身后的惊恐
被冠状的
刺,戳上荆棘。

窗前的默念将雨声湮灭,
花白的头发
被蓬松的黑夜出卖。


庚子年

庚子年被装在药瓶里,
日子像一颗颗五颜六色的药丸。
巨大的吞咽,药瓶
被掏空:一场肆虐的疫情
被谁预言?

窗外没有鸟,夜晚看不到星辰,
一切都是偶然的,或必然的恐惧和绝望,
一次人为的跳闸,扼住了
庚子年的咽喉。


武  汉
 
褪色的东湖使我眩目于它的年迈,
无数记忆被凝成一段长江,
雨中的黄鹤楼,迷失于自身的传说。
我所经历的武汉,独自捱过
短暂的睡眠:汉正街可能的咳嗽──
编钟瓦解着时间的江堤。


作者简历:
      张敏华,1963年出生,浙江嘉兴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副主任,嘉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嘉善县作家协会主席。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北京文学》《上海文学》《作家》《天涯》《星星》《扬子江》《草堂》《汉诗》等100多家刊物发表诗歌。著有诗集《最后的禅意》《反刍》《风也会融化》《沉香荡》。现居浙江嘉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