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九)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没有最后一课
李勋阳 丽江

也许再过几年的某一天
我就该给儿子
好好讲讲这年春天
我们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了
现在我
必须像《美丽人生》里
那个父亲一样
把病毒挡在他的生活之外
包括他还未成长的
小小精神世界​​​​


脊梁
李勋阳 丽江

“在这样的环境下
你单个人说
又有什么作用”

“好吧
或许我只是让自己的
脊梁发育一下” ​​​​




正月十六夜惊梦
李勋阳 丽江

梦中
春雨初降
每一个雨滴
都是病毒的伞兵




火攻
北浪 庆阳

村子里
上坟或送葬回家
都要在大门口
点一堆柴火
跨过火进门
听老人说
这样就不会把鬼魂
带到家里
抗疫隔离多日来
我第一次出门回来
把练过字的废纸
在楼门口点着
妻子问干什么
我说病魔怕火
她立马出来
在火上
跨过来跨过去

2020-2-15





隔离史
北浪  庆阳

他接着说
白天挨批斗
晚上睡觉时
两口子要划清界线
家里只有一张土炕
一床被子
两个人中间放一把笤帚
就给隔开了
形势可怕得要命
人们该干的事都干着
这狗日的冠病毒
太厉害了
把儿子一家隔在乡下
我好几天
都没见孙子了

2020-2-21





事实
北浪  庆阳

疫情防控期间
三位同事的老人
相继去世
以往遇到这种事
我都要亲自去吊唁
做完祭奠仪式
听民间美妙的唢呐和秦腔
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是很悲凉的曲调
也能乘机过一把瘾
这几次隔离错过
感到很遗憾




第八天
吴元成 郑州

上帝或者女娲
第七天造人
他们忙活了一周
本来想休息呢
又有点儿不甘心
想来想去没啥可干的
干脆造点儿病毒吧
不然人一旦失去了
敬畏心慈悲心
拿什么惩罚呢
这是第八天

2020年2月6日


活着
吴元成 郑州

各种嘴脸
都在口罩后面

2020年2月8日




病毒凶猛
芦哲峰  沈阳

冠状病毒来袭
一个平时总嚷着
要自杀的
厌世女诗人
第一时间下单
买了50只口罩
一听说病毒
能通过结膜传染
她又立刻买了
护目镜

2020.1.23



吾国之音
芦哲峰 沈阳

台面上是唢呐
喧哗,声大
咋咋呼呼
骨子里是二胡
呻吟,悲苦
如泣如哭
2020.2.9





口罩
笨笨·s·k  西安

我看见
一位拾荒的老人
在街边的垃圾桶里
捡了一副口罩
给自己戴上了
2020.02.02








众生平等
笨笨·s·k  西安


封嘴
封鼻
封脸
封身
封门
封村
封车
封路
封城
封戴王冠的病毒
怎么封
也挽回不了
那些逝去的生命
该是我们反思的时候了
一只蝙蝠
一只穿山甲
一个人类的小女孩
它(她)们都是地球上的居民
2020.02.26





致李文亮医生
笨笨·s·k  西安


如你的名字一样
你纵身一跃
用生命将黑暗
点亮
2020.02.28




伊医生
江湖海  惠州

梦见蒋涛袁源叶子
还有我
在伊沙家给伊沙饯行
医生伊沙
接通知赴武汉抗疫
我们每个人
都认真翻看着通讯录
找武汉的朋友
让他们给伊沙提供方便
没有一个人
置疑伊沙的医生身份

2020年2月11日





武汉人
江湖海  惠州

一九九八年夏天
长江第六次洪峰涌起时
我坐在武汉汉口
汉江与长江交汇的龙王庙
护堤的武汉人
凌晨三点才有空坐下来
沙袋层层累高
悬河在我们头顶数米奔涌
不敢想象决堤后果
我承认我恐惧到了极点
舌头打结
双腿也被抽走筋骨
光膀子武汉人
纷纷拍着我的肩大声说笑
递给我一瓶啤酒
渐渐地我不再那么害怕
那一通宵后
从武汉汉口到荆州沙市公安石首
我辗转半个多月
经历多次大大小小长江险情
都能坦然面对
今天想起钟南山说武汉是
一座英雄的城市
我想说英雄就是每一位
普通的武汉人

2020年2月18日





不诧异
江湖海 惠州

有人发出
海内外名家抗疫诗展
拟邀诗人名单
第一条跟帖就是反问句
“里头的简明
不是去年已经死了吗?”
又有人跟帖
“里头的吴岸死了快五年
你确定他参加?”
我扫了一眼后一言不发
数年前的诗会
文艺界女发言人宣布
“大诗人艾青
也将来到我们的诗会现场”
我当时听后
冷汗直冒的感觉
现在没有了
而今你说孔子准备拿出
编诗经的劲头
主编一部新冠体大诗三百首
我也半点不诧异

2020年3月2日




抖音
茗芝 惠州

我爸一边和我
谈严峻的形势
一边在仪器上
快速甩肉减肥
声音抖得不行

2020年2月8日




矛盾论
茗芝  惠州

让妈妈看手机上的
一条信息
妈妈说手机别靠我这么近
我问你不是近视眼吗
妈妈说既近视又远视
这样啊
怪不得我昨天看新闻
有人说下降的拐点到了
也是上升的拐点

2020年2月13日




过敏老爸
茗芝  惠州

我和妈妈
讨论作文
“XX并不遥远”
爸爸走过来
定定看着我说
你还是孩子
不要理会什么
“病毒谣言”

2020年2月15日




迟来的警报与安慰
襄晨     枣阳

从武汉回来后
我与
从深圳和非洲
回来的两位老同学
聚了一次
后来才得知
武汉爆发疫情
心里忐忑不安
生怕自己感染了
把病毒
传给他们
如今已过潜伏期
我们一切安好
才算放下心来
看到如此严重的疫情
事后不忘骂一句
操他妈的!

2020.2.13.




冬眠车
襄晨     枣阳


楼下
我的车
因疫情严查
被贴了一张
手写的告示
大意是
此车不可移动
否则电话报警
于是车
一头扎进墙壁
进入了冬眠

2020.2.21.




初心
襄晨     枣阳

疫情封闭期
一个多月里
好多年不看的电视剧
也陪着爸妈看
电视上
公布矿难的煤矿厂大会
最后演变为
庆祝复工的
欢庆大会
他们称之为初心

2020.2.29.




蝙蝠
詹弢 宜宾

黄昏的天空
晚霞烂漫
一只只蝙蝠
振翅飞来
在大地上
投下了沉重的影子
与美无关
与丑无关
与恶无关
与灾难无关…
蝙蝠就是蝙蝠
人与自然
和平共处
2020/2/5


2020年的情人节
詹弢 宜宾


天空下着雨
街上灯光昏暗
玫瑰花店门前
是异样的冷清
提起情人节
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但今天的确是
今年的情人节
没有玫瑰花
情侣见面
也要在2米之外
点头致意
口罩挡住了面部的表情
互相望一眼
就是今天最幸福的时光
象接头的地下党
只是越是艰难
越有两颗相互靠近的心
想起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这些美好的字眼
情人节
没有忧伤
2020.2.14



在大灾大难面前,任何修辞都是可耻的
詹弢 宜宾


很多诗人
拿出吃奶的力气写抗疫诗
生怕语不惊人死不休
读了,总觉得矫情
“长歌当哭”
在大灾大难面前
任何修辞都是可耻的
2020.2.20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