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八)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无为而治
草屋  吉林
 
妻子有些头晕
让我从班上回来
给买盒
龙胆泻肝丸
她看说明书时
发现产地是武汉
就没有吃
奇怪的是
她的头晕病
却好了


待遇问题
草屋  吉林
 
我家邻门
被隔离的那两口子
每天防疫部门
都委派专人
给送饭送菜
妻子说
伙食相当不错
人家还可以点菜呢
像吃饭店一样
只是这些饭菜
来人都是直接放在
门口的地上就走
不太讲究
 

被隐瞒的疫情
草屋  吉林
 
小张被困在武汉回不来了
他爸一着急
心脏病复发
没挽救过来
家里怕他着急想不开
就没有告诉他
他每次往家里打电话
都是他妈接
他一让他爸听电话
他妈就说他爸出去溜达了
他就埋怨说
都啥时候了
还不好好在家里呆着
瞎溜达个啥
要是传染上病毒
说什么都晚了




不可思议
游若昕  福州

上网课
我无意间
看到有个同学
昵称叫
李文亮
我惊呼
天哪
居然有人叫
李文亮
正在熟睡的爸爸
突然坐了起来
嘴巴
张成了一个
O型

2020.2.29


囚禁
游若昕  福州

网课课间
我走到阳台
看着
空荡荡的小区
对面日丰酒楼关着
门口
有六七个
穿着制服的人
在说话
就在我要转身
离开时
突然有人大喊
谁家的小孩
吓我一大跳
朝外面一看
原来是个
没戴口罩的
小男孩
在楼下走着

2020.2.20



变形记
游若昕  福州

看过来
看过来
妈妈突然叫道
都检测不到人物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
拿手机拍照的她
不耐烦地说
我戴着口罩
怎么检测得出来

2020.2.23




给春牛戴口罩
张小云 厦门

老习惯立春要读春牛图
都庚子年正月十一了

还用说吗,壮年芒神
肯定是走在牛尾后
瞧牛头,嘿,今年它少点什么

问儿子能帮我P个东西吗
他比划了一下嘴巴说没问题
“明白了,是这个东西吧?!”

2020.2.4


堵疫村口
张小云 厦门

对不起了,您讲本地话也不行
不能确定你不是从武汉来的
除了本村的人谁也不能进
连我们村嫁出去的女儿
也跟您一样进不了
您看这有一锅好吃的
是我后边这位老妈寄的
她在等她女儿从对面村来
取走专为她炖的补品

2020.2.7


红包实在
张小云 厦门

友人单位让他们往湖北捐款
问他捐了多少?回我说
不多,本来不想捐
既然统一组织就应付一下
“一想到钱最终要
流落到某会心有点疼痛”
其实他给深陷武汉的朋友
发了不少红包。他解释
“这个实在”

2020.2.17




灯光之眼
铁心 济南

一觉醒来
已是后半夜
看到窗外的灯光
分外密集而闪烁
疫情中
白天沉默
保持距离的人们
在黑夜里睁大了眼睛
闪闪发亮

2020.2.18




囫囵觉
铁心 济南

现在的夜晚
已被切成
碎片
现在的目光
首先要
克服
马赛克
现在的面庞
被勒出
强烈的
印痕
现在的睡眠
来不及
脱去
2020.2.22


花木之伤
铁心 济南

收拾家居
把一盆养了多年的绿植
搬到过道的窗户边
不到十分钟光景
传来邻居家小女孩儿的哭声
紧接着是急促的敲门声
小女孩儿的妈妈急迫地问我
那盆是什么花
我愣了下
赶紧回问怎么了
小女孩儿吃了口花的叶子
苦涩辛辣令她呕吐流泪
我心里慌了
赶忙拿了漱口液和棒棒糖
让小女孩儿刷牙漱口
好在她只是微微尝了一下
没造成太大伤害
我赶紧把这盆绿植
搬到储藏室
让它隔离思过

2020.2.25



除夕
梅花驿 平顶山

超市几乎被
抢购一空
只有货架上
一袋袋
武汉热干面
原封不动

2020.1.29



“历史上的今天”
梅花 平顶山

2020年2月14日
情人节
街上
没有成双成对的人儿

2020.2.14




空城记
梅花驿 平顶山

市区少量公交车
开始恢复运行
除了司机
车上空无一人
但它还是
一趟一趟的
在空旷的街道上
不停行驶
好象每个座位上
都坐着一个灵魂
它们是谁
它们从哪里来
它们到哪里去

2020.3.5




警告
邢昊  北京

老婆大概烦了我
每天写诗作画
一大早便打开手机
给我念了段
据说是莫言的话

——人类的好日子
已经不多了
文学也毫无意义





无题
邢昊 北京

小外孙非得
让我给他
写首抗疫诗
我问为什么啊
他响亮地回答:
“宣传自己啊!”




重压之下
邢昊 北京

画画的时候
很不在状态
撕了一张又一张
我越想画好
就越画不好
老婆一月多没上班了
下月的生活费
就全指望我
卖画的收入了




纪实
石蛋蛋 北京

公元
二零二零年
二月二十四日
也就是
农历二月初二
龙抬头这一天
病毒君提着
自己的脑袋
跑遍全中国
没有一家
理发店
敢开门
迎客

2020.02.25




疫情期间
石蛋蛋 北京


憋家中多日
骨头节生锈
今天阳光很好
扣好口罩
带着宝儿
街上走走
没走多远
他让我看
迎面扑来的
大蝙蝠
这才注意
是个非洲小伙
展双臂
做飞翔状
我低头
"不许胡说"

2020.02.24


冠状病毒
石蛋蛋  北京


老爷子出了门
就把女儿逼着
戴的口罩
向下撸撸
露出两个鼻孔
嘴里念念有词
"不怕"
老婆子骂他
"你活够了
妈的
一辈子自私鬼"

2020.01.28





每个口罩里面都藏着一颗心
朵儿 承德

买不到口罩
用乳罩
其实没有什么
不可代替
就像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口罩里的我
有两颗心
看着朋友圈
咚咚的跳
2020.2.6




疫情诗
朵儿 承德


一看到谁抒情
就忍不住怼
后来发现
是隐藏在内心深处
真实
在作怪
其实真实与真相
愁的我不知道
怎么形容





真相
朵儿 承德

一个人八卦
一群人又八卦
我听着听着
成了扒婆
看朋友圈
草木皆兵


二月
吴长杰 昭通

满山的
白色樱桃花
是二月的
血泪​
2020.3.2



山歌
吴长杰 昭通


疫情蔓延开
村里封村
外面工厂封厂
靠打工谋生
的一批批青年
只能蜗居家中​
父亲微信群
一个喜好唱山歌
的中年男子​
在半月不发言
的沉寂中
终于又发话了
年青些去打牌了
兄弟姐妹们
赶快出来
干两首​
2020.2.9




伟大祖国
吴长杰 昭通

一个国家
发生灾难
只能靠诗人
记录下来
并且还会遭到
围攻堵截​
其文明程度
可见一斑
2020.3.5






没命花的钱
宋壮壮 北京

病毒来袭
泰康人寿
给我医院全体人员
赠送新冠肺炎险
因该病去世
可获赔20万
听到这个消息
戴口罩的我们都
面无表情

2020.2.18




致意
宋壮壮 北京

来医院值班
女朋友发来消息

向工作在战“疫”一线的哥哥
致以崇高的敬意

致啥意啊
能让我
少刷两次碗吗

那,不行

2020.2.22



一瞬间
宋壮壮 北京

下午
门诊大厅
几个志愿者穿隔离衣
安静
好像什么都死了
只有阳光
是活的
阳光照在他护目镜上
折射
晃了另一个护目镜
里的眼睛

2020.3.1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