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七)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星际旅行
赵立宏 长治

 
在新浪微博
澎湃新闻上
看到武汉市武昌区的
区级领导
到重症监护病房
向病人代表当面道歉
他们穿着防护服
拱手的样子
像是外星人在造访
地球
 
2020.2.13
 
 
今年的情人节
赵立宏 长治
 
往年的情人节
空气中漂浮的是
荷尔蒙的气息
今年是新冠病毒的幽灵
到处是84消毒液和
酒精的味道
 
2020.2.14
 


 
担忧
赵立宏 长治
 
口罩是否会变成
每个人脸上永久的面具
 
2020.2.16





这个冬天,想起了害怕打针的童年
李伟 天津

大街上地铁里
每个人只露出
两只
黑眼晴

好像护土盯着我
把针管里的
空气
慢慢挤出

小时候我会哭
哭声响彻医院的走廊
现在我
哭不出来

但我的心在收紧
好像那里
一直藏着一个
冰凉的

酒精棉球
它仍在那里
擦拭
我石头般僵硬的心脏

2020.1




这样的时刻依然有雪落下
李伟 天津

上午雪花刚开始飘落时
天空中还有阳光
慢慢地阳光消失了
只有雪不紧不慢地下着

接近中午时,雪
变得越来越小
好像差不多就要停下了
但到中午忽然又大了起来

这是那种真正的大雪
雪花非常密集地
落在街上落在楼顶上
落在树枝上落在汽车顶盖上

落在了一切需要覆盖的地方
我边吃饭边看着窗外的雪
心里甚至有一种
跑出去堆个雪人的冲动

几天前也下过一场雪
但没有这次大,也许
那时我们心里的痛苦和委屈
还没有现在那么满那么多

午睡前雪依然安静地下着
当我醒来时雪已经停了
窗台上铺着一层雪,一只飞走的鸟
在那里留下了轻微的爪痕

2020.2.5



抗疫
李伟 天津

摘下口罩
嘴不见了

2020.2




疫情凶猛
柏君 唐山
 
儿子不仅
自己戴上了口罩
而且他把
自己的QQ头像
也P上了口罩
 
20200122
 
 
疫情让我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
 柏君 唐山

每隔几天
我都要出去
采购一次
仿佛外出觅食的
原始人
只不过周围
是水泥的丛林
多想
在清冷的大街上
吼两嗓子
可惜戴着口罩
我怕我发出来的
更像是
野兽的哀鸣
 
20200213
 
 
大疫之年的情人节
 柏君 唐山

我在手机上
打下“情人节”三个字
立刻弹出备选的
“快乐”两个字
但2020年的这一天
却怎么也让人
快乐不起来
朋友圈里
看到有人转发的小视频
一个花农
把成捆的玫瑰花
往地上摔
然后再跳上去
不停的踩啊

 
2020021



门卫
许烟华  滨州
 
1
防疫宣传车
环卫消毒车
城管执法车
警察防暴车
当它们经过小区时
我就亮出胳膊上的红袖标
仿佛是一个盼着
与他们接头的同党
 
2
我的战友
一位60多岁的大妈
过去 她熟悉小区里的每一个人
也习惯了被每一个人
当作空气
 
而现在
她像一个上台领奖的人
对我 她唯一的观众
发表感言
“没想到
真没想到
看门
成了这么重要的职业!
真应了那句老话
是金子
总会发光的。”
 
3
要是没有疫情
老马早就回家看孙子了
 
物业经理要他再干段时间
非常时期招不到人
 
老马拍着胸脯说
领导放心
俺看门十几年了一直服从指挥
决不会晚节不保






原音  郑州

家人传染
新冠病毒
极力隐瞒
期间仍和正常人
一样与人交往
内心充满恐惧
准备逃亡西藏
电梯里有人杀我
一击致命
杀出人心之恶

2020.2.13


暂时过关
原音 郑州

握好枪
“我向来不惮以
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可我看不到敌人
只有瞄准自己脑门
扣下扳机
体温正常

2020.2.17





刘德稳 镇雄

天空突然放晴
小区里
一下冒出一堆
戴着口罩的老人
他们打着招呼
报以微笑
一个老头
拐杖点地
一字一顿
“我们
又熬过
一个冬天了”
另一个接过话
“大灾年
我们得像老鼠一样活着
不能给子女添乱”
“对对对
政府规定
丧事从简
疫情还没控制住
死了
都找不到地方埋”

2020.02.08



刘德稳 镇雄

停电之夜
我翻出
四天前
祭奠李文亮医生
剩下的
半截白蜡烛
点亮
我拨动几次灯芯
烛光又亮了一点
照着家人
共进晚餐
当我起身
为家人添饭的时候
灯芯
倒在一滩蜡水里
我站在黑暗中
手里端着
两只空碗

2020.02.11




居家隔离
刘德稳 镇雄

四岁不到的儿子
从抽屉里
翻出纸和笔
递给我
“爸爸
我好孤独
教我写字吧”
“写啥呢”
“就

孤独”

2020.02.12





听见
陈永祥 黄石


半夜
不晓得哪家的窗户没关上
哐,当,哐,当

整个小区都听见了

2020年3月1日





好像
陈永祥 黄石

从社区团购
回一条喜头鱼
抽出刀砸
抠腮刮皮
竟还能挺住
放油锅里
又连翻好几个跟头
嗞……,只一声
跟窗外开过的救护车
的警报好像

2020年2月26日




不像话
陈永祥 黄石

小区门口超市
马上建了群
A5–007问有避孕套
卖吗
三十个装的
几个街坊跑来围观
说都么时候了
还不晓得忍一忍
太不像话了

2020年2月27



可疑物
明之之  邳州

中国驻马来西亚
总领馆门前
发现三个大箱子
警察决定引爆
飞出来的竟是口罩
 
调看视频监控
发现几个华人
喊完中国加油
中国加油后离去
 
20200203
 



领口罩
 明之之  邳州

上海一个
小区
人与人之间
间隔四五米
他们散散漫漫地
刷着手机
我注意到他们的队伍
沿着道路的弧线
有人说
像是北欧风
 
20200203
 



去敬老院看望一位老人
明之之  邳州

 
女护工
用测温枪对准我的耳蜗
我很从容
因为我有用棉签
经常洗耳的习惯
我说看来温度有点低
她说你刚从外面来
 
20200206



有些诗人看到别人的不幸始终觉得应该庆幸
全京业 吉林

看着腿上
越长越大的
瘊子
我感觉很幸运
还好没有
往里长


病毒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一线护士陈颖
全京业 吉林


当十一天的思念
化作隔着一层
厚厚玻璃的一吻时
你想到了
思念才是不可战胜的
病毒

你和病毒抢人的时候
还要面对
你扮演了出院患者的
谣言
你知道了
谣言才是真正可怕的
病毒


2020识别码
全京业 吉林

我用手机
扫了一下你们脸上的
口罩印迹
就知道这个春季
冬眠的金龙
马上要醒来的
唯一识别码就是
你们





搭积木
虎子  郑州

宅家无聊
我找出儿子许久
不玩的一堆积木
搭成一列火车
推倒
搭成一座高楼
推倒
搭成一副十字架
推倒
李*文*亮*走的那天
我在不知不觉中
搭成了一座墓碑
怎么推
也推不倒

2020.2.11
 



版图
虎子  郑州

此刻
那只鸡的心脏
鲜血流淌
关键部位
几成赭色
2020.2.24




大考
虎子  郑州

大疫面前
当抒情诗人
还在“写,还是不写”
这个问题上
犹豫不决时
口语诗人
已经写出了
一片大海

2020.2.26




互相关怀
陈放平 重庆

浏览新闻
深觉这时代
有趣极了
看到大理征用口罩
忍不住转发朋友圈
并附评论:刺激
妻子见后
赶忙问我
“这样发合适吗?”
妻子的敏感
来自于我——
一个半体制人
日常对她的提醒

2020.2





疫期回城
陈放平 重庆

我们带了
足足一后备箱
生活物资
在小区卸下时
路过的邻居
皆显羡慕
其中一个老太
上前问我
把菜卖点给我行不
那一刻觉得
母爱这东西
不是自个儿认为它无价
在别人眼里
也是愿意
花钱来买的

2020.2





先行者
陈放平 重庆

两个女生
溜入妇产科
医生每提一问
都是陪同回答
医生让陪同
到门外等候
另一个
也跟着出去
医生急了
“是你自己怀孕
你出去干啥”
走廊中瞥见
她们各自蒙面
是我们小城
疫情初期
率先戴口罩的俩人

2020.2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