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六)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在疫情中
卿荣波 西安


很久没去商场了
今晚9点
我把家里
打扫干净后
播放了一首
萨克斯独奏曲
名字叫
回家

2020.2.23





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人民战争
卿荣波 西安

以前真不知道
更没想过
自己还能参与其中
直到在小区门口看到那条横幅
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
人民战争

2020.2.26




酒后
卿荣波 西安

医院保安说
有一人跑来就诊
大喊着
我可能就是那病
我快死了
快救救我
经过检查
他只是喝多了

2020.2.27




自由
公子琹  孝感

推开窗
就像打开了一幅画
我大口呼吸着

2020/03/02


疫中村
公子琹  孝感

出不了村
物品需要代购
每天有人检查
有时警车巡逻
我们的村庄是一所监狱

2020/03/02


自我隔离
公子琹  孝感

武汉新型肺炎爆发后
我从武汉的学校
回到孝感的家
不敢咳嗽发热
甚至打喷嚏
不敢去半小时就能到的表姐家拜年
不敢对着人说话
包括爸妈
不敢把啃过的鸡骨头
给狗吃

2020/01/25



值班表
夙洁 长治

小区自发组织的
抗疫值班表
正月十六日
部分单位复工后
更换了一批“50后”的老将
清一色的共产党员

2020.2.20




突发一种负罪感
夙洁 长治

我小心翼翼地绕开
背靠垃圾箱晒太阳的流浪汉
将一袋垃圾扔在垃圾箱旁
迅速离开几米远
忍不住回头看
他扒拉开袋子
捡出一个烂苹果啃了一口
又模仿我的样子
把一只废弃的口罩戴上
我张大嘴巴没出声

他好像是冲着我笑

2020.2.18






西瓜
张敬成 济源

妻子在楼下
买回来
一个西瓜8斤
3元一斤
说是开KTV的人
来小区门口卖
抢光了

2020-1-28


小城公交车恢复营运
张敬成 济源


恍若梦幻
戴口罩的司机
开着
幽灵般的公交车
空无一人
一辆一辆
消逝在
空荡荡的大街上

2020-2-24




魔咒
张敬成 济源


大疫之下
身边的文友
在自己的诗文中
总少不了这个词
“多难兴邦”
在我一再提醒之后
他(她)让我查百度
说有这种说法
并给我一个
咧嘴露牙的笑脸

2020-2-21




荷花
叶臻 淮南
 
去年在武汉
几位朋友
陪我游东湖
我们用手机
拍了一些荷花
昨天传来噩耗
其中一位朋友
因新冠肺炎
没能挺过来
不知他的手机
是不是也在殡仪馆里
那些荷花
他要是没删的话
一定还在
手机里开着
 
2020.2.17



月亮
叶臻 淮南
 
一轮
高悬夜空的
 
白肺
 
2020.2.16
 




泪往心里流
叶臻 淮南

 
朋友母亲去世
不能去吊唁
只得电话安慰
他在电话那头
一个劲地说
现在疫情严重
理解理解
感谢感谢
并告诉我
他们一大家
连哭都不敢
哭出眼泪了
怕泪水洇坏口罩
再也买不着
 
2020.2.13






就一个
 乌城 北京
 
去小区门外
取快递
正赶上一个女孩
寄快递
只有一个口罩
快递小哥问
就一个
女孩说
就一个
2020-2-17
 
 



疫情期间两部电影挺火
乌城 北京
 
一部《传染病》
一部《寄生虫》
2020-2-11
 




 
居家思危
乌城 北京
 
居家防疫
不走亲访友的日子
朋友发来微信
“看到你朋友圈这么活跃
就知道你还活着”
真正朋友的玩笑
我没告诉她
另一个朋友的
独居的中年男同事
几天没有消息
昨天才被发现已经死在家中
2020-2-8





鼠年如鼠
胡子博 桂林

武汉的疫情
传染全国
乃至全世界
快把桂林的我吓尿了
近一个月我都待在家里
几乎不出门
如不得不出门
也必全副武装
全身防护
大街上空落寂寞
万店关门
少有人影
如此景象让我稍感放心
看来不只我害怕
中国的底层
从来知道
发财要靠胆大投机
升官要靠吹牛拍马
生存要靠胆小如鼠

2020.2.15




生命之垢
胡子博 桂林

大疫后期的生活
如一壶烧开后的清水
病毒和细菌
应该已难兴风作浪
水的热度渐渐冷却
焦虑和恐惧
也渐渐沉淀
凝结而成一种往昔之垢
它沉默、坚硬、灰白
附着在壶底
不会疼痛
不会哭喊
不影响开水的清澈和卫生
不影响饮用
平常的日子
它成为壶的可接受
可视而不见的一部分
偶尔的时候
也会有彻底消除它的冲动
但它用它的冷硬、执拗
让那些想法只是想一想
也就作罢

2020.2.21




这个春天
孙虹凌 泰州

我们被隔离了

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
才会想到
如何有尊严的活着

2020年3月4日




疫情之上课
彭晓杨 阜阳

早上我妹
侧躺在被窝里
盯着手机
她的理由是
在上学校的网课
等群里老师说
第一节课下课
休息十分钟
她才起床吃早饭
然后去上
上午最后半节课

2020.2.10




预约口罩
彭晓杨 阜阳

重要的事情
说三遍已经不够了
朋友为了预约口罩
从早上到晚上
设置了六个闹铃

2020.2.14




复苏
彭晓杨 阜阳

今天接听了
大疫后
第一通
推销电话

2020.2.23




这个中午,阳光灿烂
朱广录 汉中

疫情把我封闭在家
阳光不在封之列
它们一群一群
来我楼顶
挤得满满都是
我在​它们中间
挥舞毛笔
字写出来
乌黑的光
发出咒语的力量
对面楼上
阳光照不着
老大爷望着我这边说
太阳真好
他的小孙子大声吼
阳光灿烂
阳光灿烂



父子战“疫”
朱广录 汉中

为抗毒疫
春节期间
到处封路封城
家里也封门
除了必须上班的
全家不出
我和父亲
摆上象棋
不分楚河汉界
挥千军万马
与病毒
决战



编选: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