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五)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杂事诗·
徐江 天津

一个多月没听
旧家楼上邻居的钢琴声
明显熟练了不少
快一些的旋律里
带出来欢快
估计是隔离的吧
隔离让练琴人更专注
并从单调的重复中
努力发现快乐
牢里的囚徒们也一样


2020年3月6日



杂事诗·二傻子
徐江 天津

“我爸妈甚至还想……
……还想让我嫁给那个二傻子”
二傻子没有在电视剧里出现
我只好盯着剧中慷慨激昂的姑娘
在想象里虚构起样子
流口水
歪嘴
地包天
走了一脚高一脚低
还神神经经地
唱两句京东大鼓
像我小时候在河西区
看到的那些“文革”遗产
当然,也可能看不出傻
实际上也不傻,只是装蠢
坐在2月份武汉的疫情发布会上

2020年3月4日


杂事诗·
徐江 天津


太阳玩儿了一天
光线终于变得柔和了一点
病毒们直起腰
擦了擦额头的汗
眺望逼近暮色的大地

2020年3月4日




王林燕  乌鲁木齐

返疆后居家隔离第9天
不知外面是何状况
听街上偶有车辆驶过
听隔壁狗叫声声
听楼上小儿啼哭
听对门主妇归家
冲屋里喊
先给我拿消毒水

20200210
 



一切正常
王林燕  乌鲁木齐


班级群每天汇报孩子健康状况
平日对群号召极其怠慢的我
对此却回应积极
“郑瑞睿一切正常”
是汇报
也是祈祷

20200211
 
小区
王林燕  乌鲁木齐


捐衣箱满得溢出来
捡废品的老妇在垃圾桶边忙碌
一公职人员对果蔬店老板说
“店还想不想开了
想开就把价格贴在墙上”
穿迷彩服的志愿者隔着口罩喊
“都快回家待着
再坚持坚持就自由了”

20200219




2020年2月,他们去了哪里
默问 沧州


电话诈骗犯
小偷
资金操盘手
无所不能的微商

包治百病的神医
消灾祛难的大神
转罗盘的易经师
信教奉派的门徒

头顶白布祈祷的
罪人
身罩祥云祈福的
圣人

2020.2.17



 一个汉字的新注解
默问 沧州


每天清晨
在三个置顶群
发送三个字




无,在这儿不代表虚无
也不是没有的意思
也不是无用的意思

在疫情期
仅代表平安

2020.2.22






愿你在天堂不久后能听到你孩子哇哇落地的哭声
汉仔  漳州

你为我们吹响的哨声
我们都听见了

我们的祈祷
你却永远也听不见

     2020/02/07




街景
汉仔  漳州

好多人
没有戴口罩
他们是把
道路解封
理解成
疫情解除
还是
被捂太久了
需要
大口大口
呼吸

2020.02.28



放下
汉仔  漳州

某官媒安抚说
"只有学会放下
才能拥有新的幸福"
不知道那个
追着灵车
喊妈妈别走
的小女孩
和那个与爷爷
相依为命
爷爷死后他靠饼干
支撑了几天
最终被排查疫情人员
发现的小男孩
放下了没有
不知道
吹哨人李文亮
和11字遗言
被剐割4字的肖贤友
的妻儿
放下了没有

2020.02.28




方舱医院
杜晓旺 咸阳

会议中心
展览馆
仓库
还有许多教室
紧急
改口

2020.3.3


疫情地图
杜晓旺 咸阳

吃瓜
突然成了
会看
作战图的
将军

2020.3.3


出家人
杜晓旺 咸阳

冠状病毒出没
施主们居家防疫
口罩厂日薪八百
请不回复工的工人
白云寺打开寺门
六个僧人出来
到口罩厂做口罩
机器替他们
诵经



情人节
庄生 深圳

往年情人节
我都会送老婆礼物
今年疫情严峻
出不去
就把老婆
快到期的社保
给交了

2020/2/14




信号
庄生 深圳

水龙头
在滴水
滴水


……

也只能等疫情过后
找人修了

现在听着
就像每一个病者
在发出

2020/2/18






庄生 深圳

在上网课
我跟学生说
疫情
再一个月
就结束了
到时线上
转为线下
下课学生
就把我举报了
说我造谣

2020/2/19




最新确诊数字
李不开 桂林

警方约谈了武汉
8名知情医生

病毒约谈了全国
7783名无辜患者

   2020.1.30下午



举国杀手
李不开  桂林

人人一副口罩
个个都是刺客
手中武器
青一色的2019--ncov

   2020.2.11上午




鼠年纪事
李不开  桂林

19式全自动
汉阳造
从武汉杀出
国人纷纷倒下

2020.1.27上午




罪证
赵壮志 湛江

断粮第三天时
在路上遇到三只
落群的鸭子
便顺手搂了回来
熟练地
放血
拔毛
开膛
下锅
出锅的肉
很腥
没有预想的美味
这股腥味
一直缠在手上
几天都没散去
2020/1




断粮第三天
赵壮志 湛江


大疫之时
我被锁到学校
断了三天粮
在第三天的夜里
我梦见
自己找到一家饭馆
推门而入
里面堆满了药品和针管
一个戴口罩穿白大褂的老人
走到柜台后面
翻开菜谱样的病历
给我开了一帖
饱腹的良药
2020/1





暖冬
赵壮志 湛江


大疫之时
得到的唯一一次
来自外界的温暖
在断粮的第三天
一个素未谋面的
往届师兄
在返校时
带给留校的我们
每人两盒鸡蛋
2020/1



蒙古国向中国赠送30000只羊
周鱼  梧州

好多羊啊
数完可以睡着吧

2020/02/28



圈话录#南人
周鱼  梧州


诗人南人:
我常在想
哪有中国
这么好的
老百姓
千万别
把一手好牌
给打臭了
可有些人就是欺负
老实人

2020/03/01




报平安
周鱼  梧州


老家查出NCP
确诊病例以来
一到饭点
父亲就在家庭群
晒饭菜
一荤两素
一大碗米饭
偶尔一汤
证明他一个人
在家安全
吃得好
胃口不错

2020/02/19




口口相传
袁源  西安
 
在电台工作的同学说
我们主持人直播
都要求戴口罩
连话筒都戴着口罩
 
2020.2.10



同学群里
袁源 西安

有人发了普希金
被瘟疫困在波尔金诺
三个月里
创作出的文学业绩
26首诗
6部中篇和其他作品
激起一片哗然
“太能写了吧
这赶上现在的
网文节奏了”
“那是因为
他没有手机[捂脸]”
“更没有wifi”
“那是因为他没有娃”
当又有手机
又有wifi
又有娃的我
在群里说了一句
我一个月
写了100多首诗
之后
群里瞬间
鸦雀无声

2020.2.11




 袁源 西安

不停教和不停学
把服务器搞崩溃了
学校建议老师
为了保证直播顺利
关掉家里其他上网设备
学校也建议学生
为了保证观课顺利
关掉家里其他上网设备
学校没说
家里同时有主播老师
又有学生的怎么办
徐从海老师建议
“能不能让学生白天睡觉
和其他人错开拥堵时间
晚上和地球另一面的人一起学”
 
2020.2.10



选编: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