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谁也不曾经历生死(5首)

◎木易




2019.12.2,雨,成都

解脱的过程
包括推入手术室、麻醉、止血
不停签下我的名字
医生问我跟病人是什么关系
我说他是我弟弟
亲弟弟吗?我说是的
当他被推入焚化炉那一刻
我仿佛看见另一个自己
于冰冻之后燃烧
下坠
毫无知觉
是某一个我到另一个我
解脱的过程



2019.12.3,阴,绵阳

从某一城到另一城
列车轰然启动
城在灯火中退后
椅背上的我想起
她说过那片草莓啊
紫红色,似血
夜晚急速后退
一对年轻情侣
似我们身影苟同于若干时空切片



2019.12.6,阴,重庆

悲鸣,止于落声
反复星光落幕
少女裸露于夜陌生的新雪
野地欢愉



2019.12.12,晴,成都

每一具皮囊都可在任意地点入土为安
词语失重,寻觅理性不可抵达部分
爬入危楼的枯枝,灰白骨架
袒露于世的绝症,光鲜细腻

没有人能真的看见那堵墙
草蛇蜿蜒的腹部



2019.12.21,晴,绵阳

他曾不停呼喊雨——啊,阳光落地前
碎片琴声,密布瞬间空构的停车场
恍惚的字母——P,当我步入虚空
废弃的汽车坟场,这座城高楼悬空
飞蚊密麻,包围着我肉身
或许,可通过两具不同躯体
比如我与他,穿透亿万六道轮回
无休亦无止境,票据与灯影失效
永无定论,让我再次回到他的葬礼
头发斑白的父亲反复叨念:翻过去吧
就此忘了那个人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