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叶蔚然



一语成谶


商博良
依据罗塞塔石碑
解锁了古埃及人的语言
重拾失落千年的古代文明
拂去
铭文尘埃
此般奇迹
发出隔世光亮
(那些古代的人
他们怎么了
他们在哪儿)
这让我想起
汉语诗人们
所言的“汉语之光”
事实上
汉语作为我们的母语
无数次
坑之
无数次
焚身以火
语言之灵彻底死掉这件事
在这里
却始终不存在
——看谁在操控它吧
那些
口含灰烬
的人
终是昙花一现

语言蒙难蒙耻终是昙花一现
语言蒙恩被照亮谓之永恒

想起这个
再写一首
字正腔圆的诗吧

2018-3-8


多年以后



他们拣选头骨
如同拣选黄金
戴着白口罩
白手套
亚洲人的头骨
非洲人的头骨
男人的
女人的
老人的
婴孩的
他们也拣选诗
我们写的诗
排列是异常庄重的
多年以后

2014-10-12



历史



——历史是“死”的故事!
——我们这些个明天的“死人”在天空里 云里 你看 死人正追逐死人取
死人项上首级
不是这样的
绝不是这样
历史是天空的故事云的故事
是天空做的人的故事是云做的人的故事
是我怀抱天空和云做的
我的首级
坐于高出眺望远方的
故事

2017-6-27


一只老鼠



我们这个家族
繁殖很快
我不一样
我一直没有女朋友
每天
别的老鼠做爱
我就得
溜达
要不很难受
我跟你说
我就在
地铁里溜达
有时候
我说的地铁和你们的还有点区别其实
我说的
相当于你们的
下水道
我呢
很少见人
因为我觉得人更悲哀
偶尔
也见一两个
死的
不说了
活的
顶个下水井盖
看外面世界
惶恐得
像忍者神龟
外面
全部都

大官啊
大款啊
大腕啊
大哥啊
和他们玩的
和他们玩腻的
女人
这人回到下水道
就绝望了
就想
死一回
再投胎
还是这里
再顶个下水井盖
看外面世界
像忍者神龟
还是这样
外面全部都

二代大官啊
二代大款啊
二代大腕啊
二代大哥啊
二代他们玩的
和二代他们玩腻的
女人
所以这哥们儿
第三次
就决定不投胎做人了
嘿嘿
你猜到了
我说的
是我


对了
我还写诗
但是估计你们都不会喜欢我写的诗
你们不喜欢
没问题
但是你们
要是敢惹我

就在你们的广场
那个水泥偶像下

一堆鼠屎

2011-9-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