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3月7日晚,曾德旷答吴幼明的有关提问

◎曾德旷



3月7日晚,曾德旷答吴幼明的有关提问

 

您好!我想做一个对瘟疫期间,大家有啥感受的书面采访,希望您接受我的采访,问题如下: 

 

1.您的自我介绍(名字,性别,年龄,职业,100字以内)?

 

我叫曾德旷,男,52岁,汉族,湖南人。从94年开始,一直没有正式的职业。如果说非得有职业,那我就说我是诗人,或者艺术家,当然,我说不上职业艺术家,最多只能说半职业的。我的真实经历是,92年大学毕业,94年4月从工厂出走,同年5月从家里出走,从此没有干过正式的工作。

 

2.您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湖南宁乡市城区。疫情刚刚发生时,我在山东潍坊安丘乡下,我老婆娘家的村子里。疫情发生后,那里封村。一个月生活不便,不能出村买菜,也不能买酒。幸好有人送礼送了些白酒给岳父岳母,我就花钱买了约8瓶,大约两三天喝一瓶。在疫情没有结束时,2月20日我接到我姐姐电话,告知我母亲在湖南宁乡市中风,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在此情况下,我没有选择,只能回湖南照顾母亲。2月23日中午,我坐火车离开潍坊,傍晚8点来到徐州,晚上10点离开徐州,23日到长沙。期间,火车在武昌和咸宁停了一下。只准下车,不准上车。停武昌火车站时,下车的乘客都是医护人员,站台上空空荡荡。火车穿过武汉城区时,可以看到街上人很少,车很少。和记忆里的武汉差别很大。

 

3.您那里疫情如何?有您认识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吗?

 

疫情开始时,我在山东农村时,没几天,那里根据上级的指令封村,生活多不便。

2月23日中午,我因为母亲病危,不得不从山东回到长沙时,长沙地区刚刚解除隔离和封锁。宁乡是长沙的郊区和卫星城,有十几例确诊病例。宁乡街上人不多,都带着口罩。也有个别不带口罩的。总的来说,疫情不严重。

到现在为止,我认识的人里边,目前还没有听说有染上病毒的。

 

4、您会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吗?

 

疫情发生后,我和我老婆,都非常担心自己和家人,不小心染上病毒。孩子因为太小,她们不知道病毒的危险,所以她们不会担心。另外,我也担心我的父母和我其他亲人不小心感染上病毒。

 

5、您每天是怎么过的?

 

疫情期间,在山东时,我偶尔在网上搞一个民谣直播或者诗歌朗诵专场。这会通过拉赞助,带来一点收入,但是不多,够生活费吧。

2月23日,回到湖南后,因为母亲的病重,我需要带着口罩,去医院探望和守护。在医院,因为接触的陌生人多,我也担心在医院,会不小心被感染。

 

6、您在疫情期间经济状况如何?有损失吗?能说具体的数字吗?

 

我在疫情期间,经济状况不怎么样,和平时差不了太大。也就是说,

疫情期间,我的经济损失不大。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什么稳定收入。不过也有影响,由于全国经济不景气,能支持我搞民谣直播或者诗歌直播的人,越来越少,所以,我的收入也越来越少。

 

7、您的心理状态如何?

 

疫情发生后,我的心理状态,一直焦躁不安。尤其是母亲病重住院,对我的打击很大。让我不得不想人生的一些终极大事,比如,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人们在大城市花许多钱买房,除了居住之外,另外还有什么意义。还有,我这些年来,因为喜欢写作,付出许多努力,可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写出名,是不是得不偿失,等等。

 

8.能够给大家推荐适合现在看的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吗?

 

让我推荐的话,书我推荐《唐诗三百首》;电影,我推荐我和王胜华联合导演的记录片《还乡》。电视剧,我不太了解,就不推荐了。

 

 

9、您认为疫情会啥时候结束?

 

我认为中国的疫情,4月底会结束。不过,现在外国也开始有这个病毒的疫情,外国什么时候结束,很难说。我们中国,应当重视,防止输入性病例从外国传入。

 

 

10.您在疫情中创作了相关的艺术作品了吗?

 

我在疫情期间,随机拍了一些反映我所接触到的山东潍坊乡下封村的记录片的素材。还写了不多的几首诗歌,还写了一点发在微信上的日记。当然,我不在疫区,我写的不是武汉日记,而是个人备忘性质的德旷日记。

 

11.您为疫情出力了吗?参与过公益活动或者捐款了吗?

 

我为疫情没怎么出力,公益活动的话,是在网上搞有关疫情的诗歌朗诵。比方说,一个名字叫李学松(又名李雪松)的安徽诗人,他从安徽去湖北,不幸感染上病毒肺炎,并且因此病故;我知道后,便专门在网上,举行了一个有关他的诗歌直播专场,朗诵了这个因感染疫情而病故的安徽诗人的十多首诗歌。另外我在疫情时,写的日记和诗,反映了一个普通人,在疫情期间的心理感受。还在直播时朗诵了别的诗人,比如陆渔,党生,赵原,等,写疫情感受的诗歌。还有,一个隔离在湖北疫区的姓方的朋友,遇到困难,向我借钱,我借给了他500元。

 

12.您现在最想干嘛啊?

 

我最近在照顾我病重的母亲;除此之外,我想要继续写我的自传小说;我的小说写了约30年,大约1990年,我在大三时降级,当时就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想写反映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小说;1991年夏天,我因为我姑父被仇家拖拉机撞死,姑妈受重伤,开始思考命运,同时受张承志和其他作家的影响,决心今后要当一个作家;可我小说写了30年,至今天也

没有发表过一个短篇小说,这除了说明我无能之外,什么也不能说明。所以,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一定要写出我所谓的系列自传小说。

 

13、您有什么感悟可以和大家分享吗?提问可以自行添加补充

 

疫情期间,我的切身感悟是,我相信,在疫情期间,在疫区内外,像我这样的,受到疫情影响,心理压抑,同时因为父母或者其它亲人病重,而受到双重夹击的普通老百姓,应当不是个别的孤例。他们心理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在我母亲病重期间,关心我的人和社会组织,除了极个别像老朋友秦勇、叶胜龙、海云、赵原等几人外,基本上没有;因此,我除了感到世态炎凉人生无常外,就是感受到我这个所谓的著名诗人,在这个社会上,其实没有任何地位,和一个底层小人物没有什么区别。

 

 

第二部分

 

下面的6个问题,是我自己酌情添加的,希望对朋友们有所启发。

 

1、疫情期间,你认为你和一般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首先,我是一个诗人或者艺术家,长期以来,从事的工作或者事业,和一般人不一样,所以看问题的眼光不一样,有时候不理性,有一点极端,其次,我的性格,比一般人要敏感,尤其面对身边的环境,有时情绪化,这对一个诗人而言,是缺点,也是优点。

 

2、你看过方方日记吗?你对方方日记怎么看,或者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方方日记,我看过几篇,但不是每一篇都看。生活里我自己也写日记,但我写日记,主要不考虑社会影响,而考虑自己的感受。

 

另外,我对方方日记的价值,没有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对其评价的那么高。我更多把它当作一种社会现象来看。我认为大多数的人不会自己思考,是盲从的,跟着社会现象或者某种社会潮流跑,这也是方方日记时下流行的原因吧!

其三,我对方方日记的动机和目的,在一开始作出了误判。这一点,我觉得,我应当向方方日记的主人,也就是女作家方方公开道歉。

 

在生活里,我本来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小人物,既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经济地位,所以,我不害怕向别人道歉。在这里我向女作家方方道歉,不该在自己的诗中骂她,说她借疫情炒作。

 

3、你认为通过这次疫情,政府的威信或者公信力,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

 

我认为所有的事情,都要一分为二,都有其双重性。疫情刚刚来临时,政府部门尤其武汉和湖北方面,应对不力。从这方面来说,这对政府的公信力,初期是有所损失的。但是随着疫情的发展,政府开始封城封路封村,进行积极的干预和应对。我认为这是必要的,也是正确的,我本人赞同并支持这一作法。因为这考虑的是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安全。

在面对大灾大难时,总得有一部分人得做出牺牲,这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你不幸成为了其中的一个,那就认命吧。当然,你也可以作出抗争,提出更加合理的建议,甚至逃离那个命运的圈子。

现在,疫情得到了基本的控制,尽管有许多遗憾和不足,总的来说,我认为通过这次疫情,政府的威信和公信力,在普通老百姓心里,将得到提升。

 

4、你认为诗人写疫情诗,合理吗?有必要吗?

 

我认为诗人写疫情诗,如果是处于作者的真情实感,可以写着玩,发在微信上,在朋友圈发一发牢骚,但没有必要把其拔得那么高,也就是说,不必将其神圣化。这也是我对多数疫情日记的看法。

 

5、你觉得现在的网络环境怎么样?

 

我觉得管得过紧。动不动就封微信公众号,或者博客,或者微博,或者直播的号码,这让人不能畅所欲言,让人感到压抑,让人找不到发泄的渠道。就我本人而言,因为疫情时压力太大,同时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我在花椒网作直播时,在和另一个诗人聊天时,对疫情发表了过激言论,从而导致了直播公司对我的永久封号,这对我造成了一些经济损失,也对我的民谣和诗歌传播,造成了不利的影响。

 

6、你觉得你现在的负担重吗?

 

因为母亲病重住院,我和我的家人,为此要花许多钱。这当然给我压力,这种压力,一方面是情感和精神方面的,另一方面,是经济和物质上的;由此,我不得不体会到,中国的医疗负担,哪怕有医疗保险的人,负担也还是不轻。难怪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没有安全感,和归宿感,舍不得消费和花钱。

 

 

7、你对本次访谈,有没有更合适的建议,你认为这样的访谈有意义吗?

 

我认为这样的访谈,有或多或少的意义,否则,我就不会和你联系,接受或者进行这一次书面谈话。

最后,祝你的有关这次疫情的一系列访谈越做越好,并在疫情结束后整理成一本小册子,在社会的一定的范围上传播。

 

 

2020年,3 月7日,深夜,写于湖南宁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