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行于野(外三首)

◎西厍



春行于野

春天来时我正在小河边散步
我耻于把自己标榜为孤独的散步者
左手河水青绿,右手菜地花盛
我独行于野,左右逢源
我的确远离了人群
却与众多童年伙伴在春天重逢——
雀子啁啾,蜜蜂嗡嘤,蝴蝶翩跹
抽芽的柳条让春风有了
可见的体态和能够触碰的性感
豆花眨巴着黑眼睛
她们的心思我多半能猜度
只需揪一只豆耳朵
我就能听懂春天最隐秘的耳语
而油菜花香如故
唤醒了我迟钝已久的嗅觉
置身有限的花地
我就能回到无限的时空——
在遥远的春天
一个少年拥有数百亩花海
数百亩啁啾、嗡嘤和翩跹
一个少年在遥远的春天曾经的孤独
才是最刻骨铭心的孤独
但是当他重读春天这封遥远的
时空来信,却释然多于惆怅
在小河对岸,或更远一点的春野
一场雨正在赶来——
她是另一封时空来信
她将捎来更湿润和更幽微的
春行于野的况味。而我并不打算
把自己假想成那个遥远的少年


行为解释

我坚持往一些僻静处去
居家,常躲到三楼面北的露台上
青天、流云、有限的阳光
和雨水,没有一样是
催迫、侵袭或强行附着的事物——

出门,就沿着小小的市河
溜出小镇,往有荒地和
田亩的地方去
往有青茅、嫩蒲公英和
蓝色婆婆纳的阡陌去
往与邻县隔江而治的小泖港
更宽的河床和更浑浊的流水去
往更和缓,或更湍急
更宏阔,或更微观的春天去

我有中医和西医都治不了的症候
唯有荒野素朴之花的
混合气味,唯有蜜蜂之舞和
萌芽的幼柳之舞
唯有潮水和它裹挟的新鲜水腥气
可缓释我郁积于肺的毒与坏

唯有彼岸未及返青的响叶杨枝杈上
空无的鹭鸟之巢
能把我从塞满错误逻辑的世界
拯救出去。唯有僻静的
世界一隅,能教习抵御喧嚣和
冠毒之术——

春风灌耳,也经由口鼻
涤荡我旧肺腑,和败坏的脾胃


春天该干的事儿没几件

春天该干的事儿没几件
多愁善感肯定不在其列

春天应该忙起来才对
你是干什么的,就快去干

心无旁骛比心不在焉
更有意义,在春天这是个

不打折扣的真理。闲下来也别弄愁
别闹情绪,到日头底下

喘喘气,瞅瞅花草桃柳
摘一小把草头回去炒食

比什么都强。蹲在荒地里
比在哪儿都更亲近春天

更和春天肌肤相亲——
每一蔓儿青青草头,都递给你一丝

春天的凉,又跟身子上的暖
一点不违和。春天的真实感来自

触觉嗅觉,更来自味觉——
齿颊留香就不会胡思乱想

想也只想童年和村庄。都远了啊
都还在味觉里雨水、惊蛰


跟着春风溜达

沿着小河溜达
小春风嗖嗖的,冲着脸撒野
太阳趴在人背上
捂得背上跟痱子叮似的

小河水清得认不出
两岸新植的紫叶李三三两两
开着。碧桃更是
关门闭户不露脸

菜花黄,柳烟斜
有妇人在春风里斫青茅
有农夫在割嫩蒲公英
那座破水泥桥,跨过了红旗江

不明白这么窄的河沟
何以坐拥如此气派的名号
让人踏上小桥板就有
跨进另一个时空的魔幻感

电缆塔高耸
高压电流在春风里发出
嗞嗞声。据说这荒芜的稻田
已被征用,所以春风

在这儿没人管,成了野春风
嗖嗖地撩人衣襟和愁怀
去年推平的宅基地上长满了草
春风溜达到此,却无家可归


2020.3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