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四)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诘问
白 立 宝鸡

武汉一名护士
在国家不惜切代价的号召下
在无安全防护服
也无任何保护措施下
仅仅带一支口罩
近乎裸奔地
奋战在抗病毒医疗前线
十七天内
她及其家人
一家四口先后感染
而相继离世

痛心冤魂的同时
有网友跟贴诘问:
这难道是你要的荣耀吗?
你的全家后面
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仪式
白 立 宝鸡

武汉今夜
全市在同一时间
悼念一位普通医生:
关灯五分钟
打开手机与电筒
射向天空五分钟
然后开灯
集体吹哨五分钟……

一切都是自发的
这是中国历史上
空前绝后的悼念仪式
绚烂的夜空
是给有希望的人看的




真面目
白 立 宝鸡

疫情使人宅在家里
出不了门
即便出门也戴口罩
三天没刮胡子

早上,儿子发现新大陆一样
突然惊奇地问我
你怎么这么多白胡子




“鄂”字头小车
向宗平  重庆

一辆“鄂”字头小车
停在小区
车主在车身
贴了几张
安民告示
“不发热”
“不咳嗽”
“社区己登记”
“派出所己备案”
“特此申明
半年内
没去过武汉”
2020.02.05晨


一块净土
向宗平  重庆


春节后
几个建筑工人
戴着口罩
在工地大门
撕掉了防疫单位
打上的封条
“施工重地
禁止入内”
他们大摇大摆
向阳光下的塔吊走去
黄马褂上
闪耀着一行字
“广东蕉岭”
2020.03.01于重庆




赞美诗
向宗平  重庆

疫情以来
日本,韩国,伊朗等国
相继遭遇新冠病毒袭击
一衣带水的朝鲜
却相安无事
有人非议
这是它闭关锁国
杜绝与我等交往
这又啥不好呢
以朝鲜现有的医疗
实在难以抵挡
这飞天横祸
能独善其身
自求保全
不给邻国添麻烦
不给联合国添负担
何尝不是对人类的贡献呢
2020.03.01




纠结
黄仁锡 河池

糯米粑只剩一个
我为买与不买
纠结了一上午
决定要买时
又在纠结
是买街东头那家的
还是买街西头那家的
街东头那家的儿子
在外面读大学
街西头那家的女儿
在外面工作
都不知道他们
具体在哪个省哪个市
又不能找人打听
妻子见我为难
做了两个签
一个写东
一个写西
她说
抽吧
抽对谁
买谁家的

20200211





男女有别
黄仁锡 河池


今天读了一首诗
诗题叫《小杭日记》
读完后
我生生把泪水忍住
喝了两杯酒
我又把诗读给妻子听
读完问她
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妻子说
想哭

20200213




守灵
黄仁锡 河池


一位老人
很不幸
死在2020年
2月29日凌晨
灵柩设在宽大的堂屋里
灵柩前跪着
一个守灵人
他除了披麻戴孝
还戴口罩
此外再无别人
为了彰显热闹
(死者生前喜欢热闹
临终前交代
死后家里一定要热热闹闹的)
儿女们用音箱播放着
洗麻将的声音
打牌的声音
下象棋的声音
吃饱饭打嗝的声音
喝醉酒说胡话的声音
针对某个问题争辩的声音
偶尔也有
三两声粗话
四五声咳嗽

20200229




出舱
刘健  北京

不是航天归来
而是治愈出院
 
 2020年2月



路上
 刘健  北京

样式颜色各异
但都戴着口罩
人人
大都保持着
几米开外的距离
各走各的
偶尔听到
有谁一声咳嗽
又互相躲开
好几米远
 
2020年2月




乐观的老婆
刘健  北京

要求少出门
也不敢出门
宅在家里
有二十多天了
按点吃饭
按时睡觉
生活规律多了
老婆天天早起
称自己的体重
又长了
又长了
我调侃她
老婆却幽默说
好事儿
每长一斤肉
就能增加
一份抗病毒
的抵抗力
 
2020年2月






放 风
周芳如  茂名

从市区出来才发觉
风铃花开了
木棉花开了
芒果花开了
龙眼花开了
苦楝树的花也开了
驱车往海边走
当那一片海跃入眼帘
降下车窗
让海风吹进来
摘下的口罩没抓稳
像一只海鸥飞向海

2020.2.13


忧国忧民
周芳如  茂名


因为疫情
在今年的春节前后
终于不用被逼去相亲
不用去见那些牛鬼蛇神般的男人
躺在家天天刷疫情的情况
没想到却刷到了更多的牛鬼蛇神

2020.2.14




疫中的孩子
周芳如  茂名


一年级的侄女
没有被要求上网课
她爸擅自给打印了两本厚厚的作业
她先写了一行“老”字
接着写了一行“师”字
抬头望着我
眼泪都出来了
“我爸是你弟
他比你小
可能会听你的
你能不能说说他
不要给我加作业”

2020.2.29




小区多了一个吹萨克斯的
唐突 襄阳

小区封闭
将近一个月
多了一个吹萨克斯的
他吹得不好
从吹七声音阶
到吹《兰花草》
他用了三天
小区如果
再封闭一个月
我估计
他就可以吹
《橄榄树》了
2020.2.22.




嫩芽一样的歌声
唐突 襄阳

楼上
那个学声乐的女孩
今天没有唱歌

在这个日子里
我想听到她青涩
嫩芽一样的歌声
2020.2.7.



她改说普通话了
唐突 襄阳

这两天
楼下
那个说武汉话
大嗓门的女人
改说普通话了
嗓门
也小了些
2020.1.23.




正月初九
周晋凯 长治

从正月初一到今天
我是第一次听见鸟叫
不是一只
而是十几只麻雀
在窗户外叽叽喳喳
我想问问它们
可否知道
人世间正在经历着什么
但它们不听我的
一只飞走
其它的也都跟着飞走了
2020.2.2


正月二十三
周晋凯 长治

听见了狗叫
早上五点
以往这个时间
在路上遇见最多的
是学生
还有环卫工人
而今天
我只能想象
环卫工人
他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
工作,打扫街道
清理垃圾
2020.2.16




正月二十七
周晋凯 长治


看到小区里两个
站着抽烟的人
一个人的口罩挂在耳朵上
另一个人
脸上没有口罩
问,哪一个聪明
哪一个比较笨
屋檐上的两只麻雀
它们给不了我答案
当然,我也看不出这两只麻雀
哪一只聪明
哪一只比较笨
2020.2.20




压力测试
二月蓝 重庆

今日有外文称
一日本官员
因疫情办事不利
导致从武汉撤侨的
感染病人增加到20人
而自杀谢罪
成为武汉疫情里
第一个谢罪自杀的官员
而反观我们身边的人与事
顿觉日本官员的
心理素质
简直太低了

2020.2.1



习惯
二月蓝 重庆

武汉疫情
不过是警醒
我们这些成年人
不该把从进幼儿园
就开始养成的好习惯
给弄丢了
比如讲卫生 
勤洗手
不吃小青蛙等小动物
也不要乱说话

2020.2.6



生死劫
二月蓝 重庆

昨天戴着口罩
去超市采买一大堆
蔬果和食物回来
以躲避疫情的经历
让我下定决心要尽快
将家里的菜园子绿起来
只要我的花园里
有伸手可摘的青菜萝卜
大蒜葱
我就可以
好多好多天不出门
不担心被饿着
也不担心被传染

2020.1.26



评论家
冈居木 德州

我在豆瓣上经常看他文章的
一位灾难恐怖片影评家
当屏幕上的灾难
在我们面前真真实实上演时
我找不到他的只言片语

2020/2/2




礼尚不能往来
冈居木 德州


表姐公公去世
因新冠疫情严重
丧事从简
我在电话安慰她
这样也好
免得大操大办累死人
她说,好是好
就是以前随出去的礼
收不回来了

2020/2/24


有情人暂时不能成为眷属
冈居木 德州


情人节到了
婚姻登记处门口
他俩手机扫码
显示近期有外出行迹
返回隔离已十三天
没有达到十四天规定时间
暂时不能办理手续
工作人员告诉
再回家分开隔离一天
过一个特殊的
有意义的情人节

2020/2/14




还是说武汉
东森林 青岛

一朋友对我说
看,跑出来的
都被隔离,得到了很好救治​
没跑的若住不进医院
可就惨了
记住,以后碰到这种事
别犹豫​
还是得跑​

2020.2.5


每天都有揪心的数字
东森林 青岛

今天青岛的天空
蓝得令人惊异
对面浅黄的楼
像童话电影的画面
可是有许多人
看不见这天空
有的是永远看不见了
早晨我记住的数字
是65
现在不知多少了

2020.2.5


惊讶
东森林 青岛

两位医学专家
讲了几句​真话
就行业内问题
网上一片惊讶
“胆大!真胆大!”

2020.2.2



英雄和我们
周洪勇  重庆

英雄在成为英雄时
我们事不关己
当英雄死去
我们悲怆又愤怒
我们祭奠又赞颂
过不了多久
该干什么干什么
就像一切纯属虚构

(2020.02.09.)



宝 贝
周洪勇  重庆

奔8的酒疯子陈二哥
又醉了
亮给我们看一件
他珍藏了40多年的宝贝
红袖章
还依稀看得见“执勤”二字
他挥了挥拳头
牛鬼蛇神
敢跟老子歪风邪气

2020.2.18


上英雄课的韦老师
周洪勇  重庆


抗疫英雄李医生的消息
炸屏了
我也转发不少在朋友圈
万没想到
是他,立马给我留言:
谨言慎行
我听过他讲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
好声情并茂
一手托举
一手像拉燃导火索
高喊:
“为了新中国,前进!”





隔离第十天
杭瑾 重庆

我住在六楼
闷了去阳台透透风
居高临下
看见对面别墅区
一个中年男人
在他家门口的
花园栏杆边擦皮鞋
鞋油、鞋刷、绒布
一应俱全
抹上鞋油
鞋刷刷一遍
又刷一遍
然后拿绒布抹过来
抹过去
从没见过谁
一双皮鞋擦半天
他身边的那条黄色小狗
不停的转着圈
追着自己的尾巴
在几棵盛开的花树之间
跑前跑后的撒欢


疫中记事
杭瑾 重庆


从湖北回来一对夫妻
入住龙城花园
整个小区群情激动
要他们从哪儿来
回哪儿去
社区出面解释
他们自觉在家隔离
半个月不出门
邻居们就是不答应
警察来解释也没用
最后
那对夫妻
半夜赶到了医院




邻居
杭瑾 重庆


邻居群里
有人拍下一张
物管贴的纸条
本栋楼有杨某张某
两个外地回来观察人员
群里顿时炸毛
个个胆战心惊
这个说
吓死人了
那个说
你从外地
回来个毛线



环节
云瓦  邯郸


疫情特殊
高三的百日誓师
改为在线举行
活动开始前
领导要求每个学生
在家里
先自己进行
升国旗仪式

2020.2.27


大疫中的雪
云瓦  邯郸


酝酿多日
飘起大雪
已过雨水节气的
中国多地的天
终于同时为
大疫中逝去的人
撒下纸钱

2020.2.27




春天快来了
云瓦  邯郸

侄子临时从
心电室抽调到
传染病科
加入到抗疫一线
他女同学发来微信
说如果疫情结束后
他还活着
就答应和他组队
刷时空裂缝

2020.3.2


编选: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