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 ⊙ 从梨子到蝴蝶
     

 

 

用你的春风吹来不爱

◎唐丹鸿







    1


没变成电波的头颅
不表示我们在搜寻
那未得春情病的屁股


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不会因自由的大笑
而幸福地蹶着,昙花
带着其敏感,随胸腔的蜂巢而去


有你,也有我吗?


在离地三尺的发射塔
两张纸和口吃的脸庞
憋住嘶喊的红色


 

    2


以芳香的频道如果我们完了


用你的春风吹来不爱
用我的空肺吸满不爱
看在不爱的份上


我想不通,昙花也硬撑着


在你的瞳孔里有一个“唉”字
在唇上我舐满了没法的唾沫
你不是谁,竟更美,
你不太好,却是唯一的


来源。


 

    3


在灭绝的春天里,你不要留下来
像发根连着等于零的肉体
当你的体重掉了下来以抒情
别让我……塌陷你的双颊


有时,曾经为花瓣所在乎的鼻孔
被塞住了,我会听见你响
有时,你因微笑而绷裂严肃的红颜
从神经丛中拾起我


自分别起,胸中跳跃着歹徒
不长一个蜂巢,怎能酿出坏血?


 

    4


别让泪水回到曾经流它之眼--


谢谢我首先放弃你
在你的"唉"里有春夜的黑色,
用嗡嗡响的电波爱你
你会与你的双臂一起把我开除


昙花再也回不到曾经开它之茎——


我唾沫干涸,语法病了
字也错别,当芳香之塔垮了
当我在我的颈项里被掐断
不指望你的春风吹向我——


不!不!不!


           (97.10)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