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疫情时期的诗歌⑤】

◎伤水





另一个世界的雨
突然下到了我的窗外
一只手出现了:从背后伸到我书桌
抽出一根点燃的玉溪烟
我没有看清他脸庞
也不可能看清
讲话声好像打错了电话的对方
被捂住的发音都是假的
这是一个假人——这便是真的
他说如果听不清
就把他耳朵借给我。我用一连叠责问
封住自己的双耳
即使颓废不堪,我也只好努力自救
门早被病毒堵住
拉链刷地一声把我胸膛封存
结束的办法,只有另外的开始
我以空气与他对峙,等待故纸堆里
伸出另一只手
稳稳地端起我的空茶杯
一饮而尽

2020.3.6,台州玉环




一个无脚的人
蹬蹬蹬地跑上楼来
我慌忙戴起口罩,那样子,像脸上
被挨了一掌
他看我狐疑的眼神
解释说,他不是上来的,是下来的
实际上我不需要天兵天将
他交给我一件没有收件人的快件
我赶紧声明我的名字
这不是暗号
却接上了头
他固执地认为快件上有你的住址
分辨不清是因为删除的缘故
汉字大部分不被应用
它们太累了,疫情开始前几千年以来
都不得休息
只得没脚的行走,有嘴的闭口
他讲得我心疼
只好认命
我的两脚也在胯下删除了
击鼓传花,我该把快件传递给下一个
不懂世故的人

2020.3.6,台州玉环


经过

一生中经过最多的地方
你肯定没有统计
唯我记得起
但我不能告诉你
也不告诉自己
为什么我只是一直经过
又为什么会一直经过那里
我也不能回答
在不能出门的此刻
我于内心又经过了一次
然后无数次

2020.3.1,台州玉环


车间里机器响了

这是我熟悉的声音
我知道每种声源
但我不想列数它们
没有人的流动就没有需求
车间里机器响了
只是必须响动起来
这是恢复的姿态,劳动的声音
噪杂地,似乎它们要唤醒什么
实际上它们只想动动自己身子

2020.3.1,台州玉环


武大老阅览室

刚才微信对小引说
等疫情结束,去武汉看你
武大那个老阅览室
还在不在
小引说还在,分时段对外开放

我回忆,十五年前一个晚上
你和小箭陪我到那
硕大的木桌子,很有些年头
层层叠叠地刻满了笔画

我没说,我努力分辨出了一行:
小娟,我要和你做爱

2020.3.2,台州玉环


记得第一次去武汉

那是1988年夏天,挺遥远的热
记得从深圳前往
火车经过大瑶山时
我流出泪来,忘记了看到什么
到武汉为买一批木材
卖主是武汉军区
经过好几个门口的士兵敬礼
我跟一个部长三轮谈判
忘记了争论过什么
最记得他和士兵带我去看原木
吉普车泊在遥远的大江边
结扎的原木浮在江面,好像扎住了
江水,使我感觉长江流的是木头
守木人搭木屋在木头上起居
吃了一顿木头上的饭菜
部长说可以一扎一扎漂到上海
我眼睛往下游看去
好像可以望到上海,江帆远影
碧空尽
抬头,极目楚天舒
一低眉我就老了
时年我二十三

2020.3.2,台州玉环


一生只写一封信

没有纸笔之后,我继续写
那是一封暂时没有收件人的书信
她或他在奔我而来的路上
可是,不等疫期结束,我就要远行
为签署一份不能履约的合同
把双方都耗得一干二净

我没有办法通知她或他
我不加陌生人的微信,而他还没有确定
他是谁。这是一个似乎明白
却根本无法知道的自己
那我是谁?同样,最简单往往最复杂
他或她,应该是那个在明了的路上
把自己弄糊涂的人
在路上耽搁一个春天的人

即使没有手,我也要继续写下去
我只能一味地写出我是我
我是我啊!我努力使自己确认,以使他
借机坚定——这是我习作的缘由
可以没有他或她的收件地址
我明白了自己,也就选定了她的住处

2020.3.3,台州玉环


预想

海只有撕碎波光
才不致于显得无所事事
但我到达时已是落日之后
海显得疲惫
这是我所预料的
高潮之后总有点厌倦和困乏
海水应该还有余温
这是你最美丽的时刻
记得吗?我总会这样告诉你
我会把双脚伸进去试探
每每与设想相违
我们不是互为真身与倒影
而是相反两极
你回来时我恰好离开
我摔门而去你正要闭门思过
大海合拢自己
任你猜想,而你,记住
所做的与预想必须正好相悖

2020.3.3,台州玉环


金枪鱼
         ——《每年一鱼:2020

你拥有加工悲伤的许多方式
我偏好切片,把伤痛变薄
假如冷冻过久,无非褐色起来

而红色是我的本源,是我的母语
是我以纺锤形保藏的血脉

干嘛非要到深海找到伤害
我会洄游回去的,因为陌生从而朋友
因为朋友从而为敌

生活就是用来违背,我们各是
对方的谎言
若用一海的浩渺不够来隔离你
我只能自动上岸

2020.3.4,台州玉环




你打破了我的脸
获得了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
其实你大可不必发怒
口罩本来就遮住了我的悲伤
和愤懑

你以决绝表达爱,以暴怒
作最后的歌颂
绝望的粉碎
是你对我最后的恩赐

你不知我从不曾完整,一如世界
所以也就没有破坏我脸面
我曾经以语言暴力
杀害了爱情
实际上,是脆弱,是双盲测试,是
不能承受之轻

我们都在打碎那
打不碎的水,又被水击伤

2020.3.4,台州玉环


浅黑

原以为城市灯火的缘故
这些隔离的日子
看书眼花时,我会到窗口
灯光稀疏而天暗得非常潦草
与童年时令人恐惧的黑幕相差甚远
这种不彻底
好像言不达意
被抑制的伤悲,无语凝噎着
这是可以深化的浓重
被浅尝辄止,白白浪费了
或许,定然,把某部分
留给了白昼
以致该明朗的时分,一直遮遮掩掩
闪烁其词

2020.3.5,台州玉环


一句话

多年前,我读到一句话
痉挛了起来。刚才我又看到这句
不禁再次颤抖:

“我们40岁时死于一颗我们在20岁那年
射进自己心里的子弹”

你正扶我走下楼梯
我把这句话读了出来。你有什么感受?
我在心里探询,你一定听到了
扶手无语,你也不用回应

2020.3.3,台州玉环




不是咀嚼,不是啃噬
也不是吞咽
我早就应该在堤坝张大喉咙
请带鱼、白鲳、穗子蟹等
长驱直入
在我身里肆意翔游
这样,我体内就充满了海水
就有了起伏和滂湃
有了不屑,有了鄙视
有了灾难中继续宁静的黄昏
有了你们赞叹的日出
和我悲伤的
海上落日,满海金黄的祷辞

2020.3.5,台州玉环


春夜虫鸣

没人聆听夜虫的弹唱
在天成山麓,小径旁的草丛,沁凉的
正月二十夜
它们的音响盖过了溪流的冲激
好像要切开这个夜晚,鼓动我声带,也
发出几声——从腹部,从头颈,从鼻孔
决不从嘴巴:那是语言的出口
一说出就是悲愤
与它们欢快和惬意格格不入
不!必须从喉咙发出。我们只配昆虫的
命运,或许还不配,它们具有自然界
的和谐和自由

2020.2.13,漳州天成山麓




要数到一定量的波光
船才能拢岸
就如出发,要拖拽一定吨数的月色
才能下网

为什么我行色匆匆,而总在路上
为什么失败如腥味贴满一身
我一定违背了什么

我也希望返航,但必须要出发
得揭掉多少鱼鳞,我才能启程

2020.3.3


凑数

有一个人在很远的地方失眠
我看到她脑子里灯光通明
好像白日照着草地,我想跑过去
帮她数羊
她说把自己数进去还是不够数
我啃着草地。我来凑吧,行不

2020.3.5


为什么我老是做同一个梦

我踩在以前的雪上
为什么不融化呢?好像就为了我过来诘问
你冻得很好看
那是把我忘记了的样子
我想我刚才是把雪踩伤了,雪多么无辜
你也是

2020.3.5


记声

晌午,我听到了楼下
咣咣的锣声,然后是一定节奏的唢呐
我知道这是出殡仪式
当时我正埋头于日瓦戈医生
这时候会有白布裹头成行成列的队伍吗
但我没有到窗台
我牵挂于其他人的命运
仿佛由于这个出殡,午后,楼下的声音
也多起来
鸟声被车声覆盖,并不时有两个竹筒类的
相互敲击声
我像多日前奇异于安静一样惊奇于噪杂
什么都还没有恢复
杂乱总是首先的

2020.3.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