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三)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2020年的第一场雪
张翼 重庆

来得迅速
去得干脆
如果新冠病毒
能像这样就好

2020.02.1



药方
张翼 重庆

昨天
我在电视上看到
一位染上
新冠病毒的阿姨
隔离期间
自己把自己治愈了
她分享给大家的药方
喝水
喝水
大碗大碗地喝
把肚子里面的病毒
冲下去

2020.02.17



惊蛰
庞琼珍 天津


我把儿子的房间
擦了又擦
不放过一条细缝
一粒灰尘
一个看不见的虫子和病毒
浴缸的清洗剂放多了
儿子泡澡后
浑身刺痛

2020-03-05




世界的神经
庞琼珍 天津


日本首相安倍发言
9秒
咳3次

百万人阅读热议


2020-03-03

牵挂
庞琼珍 天津

全球疫情里
我格外留意奥地利的
那是诗人维马丁的祖国
杜鹃  樂友  玛雅住在维也纳
2020年1月
我和新诗典诗人
在维也纳大学读诗
在阿尔卑斯雪山下读诗
在维马丁的小区图书馆读诗
在公共食堂做中国饭
邻居和朋友吃光了盘子
这一切美如梦境
我们庆幸来过这里
有勇气度过艰难时期

2020-03-05


一罩难乞
 散心 济南
 
2月13日
解放路上
行人稀少
街角的乞丐
靠墙斜躺
享受午后暖阳
面前的塑料盆里
散落着几张零币
旁立一小牌
歪歪斜斜写着:
给个口罩吧
 
                    2020.2.13
 
 
和领导一起乘电梯
 散心济南
 
看着领导
一人进了电梯
我紧走两步
跟进去
打过招呼
看站在电梯一角的领导
眼神有些异样
我手遮口罩说
我没有咳嗽发烧
过年期间
哪里也没去
也没和武汉来的人接触
 
                    2020.2.17
 
 


领导的拐点已经来了
 散心 济南
 
开完晨会
大老板叫我过去
安排工作:
虽然专家说
疫情拐点还没到
但也差不多了
工作要有前瞻性
你先梳理一下
在这次战疫中
我们的闪光点
涌现的先进事迹
再琢磨几条口号
准备开个表彰会

2020.2.24



一封家书
赵克强 绵阳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吗
幸好腊月二十七
我就去看你们了
在公墓外面
给你们烧了新衣服和纸钱
收到了吗
我好后悔
为什么当时没烧几包口罩
现在无事
就不要出去乱跑
新肺炎真的厉害
千万别感染上了
你们要感谢政府
想得周到
为了最后的净土
已经不准活人去墓园祭扫
请你们耐心等待
或者清明
或者七月半
疫情结束后
我一定再来

此致
敬礼

2020年2月4日


护 照
赵克强 绵阳

现在拿起它
村子进不去
小区进不去
连自己的家
都回不去
好意思说别的国家拒签

2020.2.22




大生意
赵克强 绵阳

昨晚在梦里
我投资办了一个口罩厂
生产的口罩
内置语言过滤功能
通过意念指令
可以把我们说的每一句话中
老公老婆不能听的
儿子女子不愿听的
同事朋友不爱听的
尤其是不想让领导听到的
那些字、那些词
统统自动过滤掉
产品非常受欢迎
订单排到2030年了

2020.2.23 ​​​

 


白鹭
周鸣  台州

一只白鹭
从我眼前的
河道边
突然起飞
恍惚中
我把它
看成了一只
被春风
吹上半空的
白口罩

2020.2.27


晨曲
周鸣 台州

开年以来
第一次听到
清亮的鸟声
不断敲窗
我将它视为
疫情结束
进入了
倒计时

2020.2.14



疫后诗
周鸣 台州

疫情已进入尾声
有些著名诗人
的疫后诗
像便秘一样
还没有秘出来

2020.2.22




家天下
不全 西安

大疫封锁之下
老大因其沉侵在学业里
反锁自己的房门
倒是自得其所
此为人生幸事

二宝一天到晚惦念我的肩膀
借两首诗
我就能将其读睡着
而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包括武汉疫情
留给她读
这一段
太不平常的日子



这曹瓜娃
不全  西安

病毒对你影响大不大
你先老老实实上报社区
你的姓名电话,行踪
每天认真观看新闻
但有确诊者的行踪跟你有瓜葛
赶紧上报
若隐瞒,一旦有事
三年一下徒刑伺候




口罩
不全  西安

我正在用保鲜膜制作口罩
想起昨晚的梦
街上没一个人戴口罩
母亲感觉不自在向我抱怨
“我说不用戴了,你还不信!”



庚子年口占
轩辕轼轲 济南

抓完七个后
剩下一个纹丝不动
有人惊呼“第八个是铜像”
第八个说
“不,我是真相”

2020-1-25

两天
轩辕轼轲 济南


从农业农村部下达紧急通知
到“允许蜜蜂转地”落地
用了十天
而养蜂人刘德成
从无法放蜂到自杀
用了八天

2020-2-18

三国演义
轩辕轼轲 济南


俄罗斯
扔下一飞机物资就跑

日本
扔下一串古诗就跑

美国
扔下一个“发达国家”称号就跑

2020-2-19




莲心儿 北京

病床的围帘猛然被拉开
一个戴口罩的男人掀开被子钻了进来
我伸手要拦阻他
碰到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硬邦邦的
他满眼冒着火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男人
想摘下他的口罩看看他是谁
他挡开我的手就压了下来
我拼命想挣扎可就是动不了
想喊却喊不出声儿
把我急得满脸胀红
嗓子发紧发干发痒
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一把拽下我自己戴着的口罩

只见这个男人满眼惊恐
猛地起身慌乱的直摆手
"蹭"地蹿下我病床
冲出围帘
边往外跑边喊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这有一个新冠……"
2020.2.14.




生死场
莲心儿 北京

活着的每个人
像一个个行走的废墟
都戴着口罩
目光或呆滞或慌乱
行为木讷又机械
即使迎面遇到也没人言语
步履踉跄着互相戒备躲避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偶闻喷嚏或咳嗽声
均作鸟兽散状
唯恐避之不及

离世的新冠患者
因怕传染
连与亲人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更没有体面的衣服
被消毒后
装入密封袋子
拉到殡仪馆
即时火化
装在一个个罐子里
只有几张证明留下来
证明他们来过
证明他们离开
他们并不知道
他们的亲人
在他们挣扎过的路上
紧随而来
2020.2.21.



准爸爸如是说
莲心儿 北京

娃呀
知道你一个月都没检查了
你爹我现在也是无能为力啊
外面的人全部禁足在家
还戴着"嚼子"
就是这样还不保险呢

虽说今儿二月二龙抬头
你还是消停地呆你娘肚子里
那是唯一的避难所了
别踢你娘了啊
按节奏走
外面的战斗就快胜利了
2020.2.24.






资源共享
黎雪梅 乌鲁木齐

1月24日那天
二单元的单元门上
贴了一张A4纸打印的
某人从湖北回来
自愿在家隔离
十四天的告示
2月中旬
这张告示贴在了
四单元的门上
只是将人名和日期
改了一下


医学专家的判别方法
黎雪梅 乌鲁木齐

有记者采访
钟南山先生的得意弟子
李慧灵教授
“有没有比较简便的
判别疫情好转的方法呢?”
李慧灵回答说
“看电视!什么时候电视上
医务人员的形象少了
‘感动’、‘泪目’、
‘加油’、‘挺住’之类的
词儿少了
疫情就差不多了。”


二月二
黎雪梅 乌鲁木齐

妹夫想去理发
可小区的理发店
都大门紧闭
他只好对着镜子
将鬓角的头发
剪短了一些
又将偏分的发型
改成了
中分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