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隔离日记(2)

◎骆晓戈




                                    骆晓戈
2020年2月10日星期一

口罩

这一年好看和不好看的面孔都戴上口罩
这一年拥抱和不拥抱都隔着屏幕或者玻璃
上课不进校园,成了上网,
老师讲课成了打开语音文件
交作业也在网上传递

这一年美容品制造厂家改生产消毒液
这一年最大时尚流行的服装是隔离服
作揖鞠躬,成了最高的礼节
爱,不能抱,死,不能送;
哭,不出声音;痛,成了无期。

我们从近邻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演出
听到悲壮的义勇军进行曲
他们在高呼我爱中国,我们爱中国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人类加油!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知道这冲刷的不仅仅是我心中的你——
电视屏幕“日本鬼子挥舞屠刀”的样子
当疫情把我们拉到现实
我们才触摸到现代日本人的热血与良知

还有他们对21世纪环境恶化的忧患意识
把隔离当成一次修行吧,我们需要对
现代化与中国,我们民族的深刻的反思。


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

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摩天大楼吗?

隔离,我们开始另一类生活方式
我们关心社区便利店以及电子商务信息;
我们希望新鲜的蔬菜在阳台也能生长几日
我们关心室内的绿化植物,“避免去密封的
商业广场“,被社区宣传喇叭一遍一遍提示。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高层建筑吗?

还是应当建铁塔让网络惠及山村的孩子?
那些在寒风中寻找网络信息的孩子
那些在帐篷里抱着手机上课的孩子
那些在街头茫然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
那些没有口罩不敢出门上街的孩子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豪华酒店吗?

还是更需要茂密的森林清洁的小溪?
和老人们妇女们都感到温暖如春的社区?
宅家三件宝,粮油,果蔬,小棉袄,
我们渴望蓝天下的自由呼吸和新鲜空气
还有亲友们期待走出积木一般的隔离居室

2020年2月23日星期日

协和医院附近的流浪汉

封城,是一瞬间事情,我们滞留在武汉
成了这里的流浪人口,靠着一个汽水瓶取的热开水取暖
吃方便面也是好多天了。我们不敢告诉家人,我在武汉
我只好说我在朋友家暂时不回来,只有几天,只有几天……

志愿者送来七床被子……,
我们的家在远方,我们回不去了,
谢谢今天有人来消毒,请告诉他们洒水不要弄湿我的被子
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回不了家,
哪一天武汉通车,我们天天都在倒计时

2020年2月24日星期一

湖北仍然在哭泣

今天早上,一条特别让人心碎的消息
湖北,十堰市,一个志愿者
挨家挨户敲门测量体温
一个稚嫩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


志愿者问:“家里几口人?”
男孩回答:“我和我爷爷。两人。”
“那你爷爷呢?”“去世好几天了”。
“你为什么不出去?”
“爷爷说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

我在家里吃饼干,我陪爷爷。“
“爷爷倒在厕所里,我替爷爷盖被子。”

2020年3月4日星期三

伤痛

用史无前例,用旷世惊恐,都不过分
直到一个多月过去了,许多数字后面的
悲剧才浮出地表,一串数字是一连串悲剧;
900万武汉留守人口,500万武汉出走人口,
幸福生活往往相同,而伤痛却是各自的泪滴

人言道,世间落下灰尘一粒
在百姓生活中可能成了一座山
你看看多少不再冒炊烟的窗口
云层间,游丝一般浮动的沉寂

用身体挡枪眼的医务人员倒下了;
三岁娃娃,父母走后自己也走了……
斩草灭门一般的病毒灾难,说真话
现实不容扭曲,文学加工拒绝太平粉饰

痛要喊出声来,为了我们不再失去记忆
痛要喊出声来,为了往后不再沉渣泛起
痛要喊出声来,这是从受难者失落的手机里
最终发出的呐喊,生命无法承受的叹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