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二)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灾难中学到的词
君儿 天津

宿主
新型冠状病毒
P4实验室
N95
训诫书
方舱医院
百步亭
钻石公主号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云南土豆
君儿 天津


年前下单买的10斤
云南小土豆
正月快过完时
终于发货了
今天邮局打来电话
箱子已破
土豆只剩4斤多
问我拒收还是再联系商家
“您先送货过来吧
补不补再说”
到手的战略物资
怎么能退回去呢
再说失落的5斤多土豆
如果是被需要者得到
岂不是最好的安慰



让我试着捋一下逻辑
君儿


高度疑似必须确诊才能住院
没有床位住不进医院
想住院必须确诊
只有住院才能进行核酸检测
打120必须指定收治医院
没有收治医院不能进行确诊
想确诊必须住院
武汉病人进入了死循环






国粹2020
起子  嘉兴

他们也在战疫
为武汉加油
写诗只写到了黄鹤楼
画画就画一个钟南山
他们深谙京剧表演艺术
水袖挡一挡眼睛
就表示在哭了

2020-2-18





苹果是我的通行证
起子 嘉兴

阳光很好
气温回升
疫情还没有过去
父母家水果吃完了
给了我出门的理由

2020-2-20




天伦2020
起子 嘉兴

我的朋友摆丢
年前带着妻儿
回贵州老家
不料大疫封山路
出不来了
这一个多月
他在父母家住几天
自己家住几天
又去丈母娘家
住几天
陪儿子上网课
做家人喜欢吃的菜
下地采草莓
上山摘橘子
认识他这么多年
我从没见过
他有如此长时间
清闲下来
呆在老家
只和家人在一起
摆丢说
这样下去
没活路挣钱了

2020-2-27




蝙蝠
蒋雪峰 江油

四川人叫檐老鼠
一字排开
面容如鼠
食物是蚊子
喜欢挂在屋檐下
童年时在福田坝
燕子一排
麻雀一排
蝙蝠一排
相安无事

有一个雨天
我用泥巴
扔进水洼
把一只蝙蝠
翅膀溅湿
怎么飞也飞不起来
一群小伙伴
一涌而上
谁也不敢用手去逮

后来它一点一点
把翅膀上的雨水
抖落干净
重新飞上屋檐
和它的小伙伴
挂在一起

下面老式雕花木门上
刻着两只蝙蝠
一点也不丑
外婆说它们是
一家人福气

今年这个春天
那些雕在木门上的蝙蝠
全都飞走了
这是在天上的外婆
在地上的我和我们
从来没有想到的

2020.2.29





真相
蒋雪峰 江油

一颗石子
沉在水底
没有第二颗

水越搅越混
水落石出时
冒出来很多石子
不知道是何时
沉下去的

人们选择的是
自已喜欢的
第二颗 第三颗…

他们都忘了
第一颗

2020.2.28

挤出来了/蒋雪峰

好多人藏起来的小
被大疫挤出来了
这些藏了不知多少年
藏得好好的
都被遗忘的小
突然跑出来
连他们自已
都吓了一大跳

2020.2.16




口罩 大雪
蒋雪峰 江油

大疫 人惊恐 忌光嘴
忌乱语 忌怪梦
皆以口罩捂脸
再捂耳 捂眼 捂心

一日如一年
口罩村 口罩乡 口罩城
口罩国
白茫茫 如雪如丧

有自保者
所养猫狗 宠物
惧病毒染
从高楼摔下 俱亡
有无助者 自亡
有投靠者 弃路

人皆为患
路以为障
亲者为壑
有武汉者
漂移高速公路
无靠
有福利院
办孤儿证
父母爷爷奶奶
皆亡

灾年 易子而食
丰年 飞禽走兽
虐食
几千年
寝弱者皮喝其血
不看羊跪 不听牛哭

蚂蚁 河流 海
此时开花的树 鸟
无口罩

此为何物
因何而来?

大疫前
有怪力乱神
可以胜天
没人捂嘴

地球没有口罩
只有时间表
滴滴嗒嗒

早春二月,或者三月或者
…………
存者嘴上 这口雪
难化

史记:庚子年 大疫 人不出户 亡者无计 中,有无名氏 诗文记

2020.2.15





匹夫有责
第一闲人 惠州

每天早晨一睁开眼
就开手机搜索
昨日疫情通报
8点不到
看到除湖北外
全国只新增79例
全身轻松许多
可刚看到连续二天
零增长的惠州
昨天确诊一例
又忧心忡忡

2020.02.18惠州





坐电梯
第一闲人 惠州

电梯升到三楼
才从总感觉少了什么中
惊醒过来
口罩忘在车上了
看着一路串升的数字
心里默默祷告
千万别停下
千万别有人进电梯
不只怕来人带病毒
更怕人骂我妖怪

2020.02.19


都是打仗
第一闲人 惠州

一起看电视
医护人员正机运武汉
我说我知道他们此刻状态
老婆不信
说你不在现场
又不是医生护士
怎么可能
我说我上前线打仗
面上平静
手掌脚心发凉
总想屙尿

2020.02.23



着急
张才模 重庆

这些年
全靠
去外面打份工
挣两分钱来
养活一家人
庄稼好多年没种了
哪样都要钱
一屋老小的
塞在家里
像一桶
刚从河里捞起来的鱼

2020.02.12



贵宾车位
张才模 重庆

这两天出门的人比较多
高速路上的每个服务站
进出口的马路上都停满了车
里面堵得水泄不通
就一个地方是空的
湖北籍专用停车区

2020.02.25



离家的时候
张才模 重庆

过完年
爸妈去了我哥的家
知道我今天要出门
一大早就来了
临别的时候
和久病的父亲
打完招呼
我把口罩向上面
拉了两下

2020.02.24



开天窗.6
星尘小子  琼海

有朋友说
电视里都是春晚重播
他宅家上网下载电视剧
从《大明王朝1566》、《康熙王朝》
《雍正王朝》《戏说乾隆》一路看到了《走向共和》
这新冠肺炎还没完



开天窗.7
星尘小子  琼海


鼠年元宵节早上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汤圆
是红色的
在手机里
一个大大的汤圆
里面站着一个白色的感叹号
不,
是一个倒立的穿着防护服的人



开天窗.18
星尘小子  琼海


在重症病房里
全身防护服的护士与躺在病床上的大爷大妈们
一起合唱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在被封闭的小区里
深夜人们打开窗户一起大喊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前者被热推
后者被叫停




2020年的春天
王清让  新乡
 
你说
要封口
于是
全国人民
都戴上了
口罩
 
2019年2月7日
 
 
阳台故事
王清让 新乡
 
他原以为
自己战胜了病毒
就打败了死神
等他从重症监护室
顽强地活过来
踉跄着回到家中
发现亲人们
没留一个活口儿
这个时候
死神,从阳台闪出
及时地递上去
一根绳子
 
2019年2月26日
 
  
王清让 新乡
 
被数字而已
没有被数字而已
不被这个数字而已
被其他数字而已
已经被数字而已
正在被数字而已
迟早被数字而已
被各种各样的数字而已
仅仅是一个
数字
而已
 
我们这些蝼蚁
 
2019年2月10日
 

大疫当前
东岳  无棣

监狱的失守、沦陷
意味着
这个世界
再无
安全区
作为一名刑事法官
我双手合十
为我的光头们祈祷平安
我的内心第一次为他们响起
钟声
2020年2月21日



恶梦
阿文 齐齐哈尔

女儿要辞去
卫健局职员的工作
我劝啊
劝啊
劝啊
就是劝不听
她的领导说
不在卫生部门工作
就会得冠状病毒的
一下子就吓醒了

早饭桌上
我说梦见你辞职了
女儿边吃边说
是有这想法

2020.3.1


听话
阿文 齐齐哈尔

在小区门口
遛二狗
它们溜出门去
戴红胳膊箍的执勤人员
摘掉口罩
连哄带撵
把二狗圈进院里
大声呵斥
再出来
让车把你带走

2020.2.26


道理
阿文 齐齐哈尔


去社区开证明
来证明自己
是m区的人
众多红袖标中
m区的主任
戴着白色口罩
外加一个蓝色口罩
我递上身份证
递烟一样自然
她止住我的脚步
一口否决我的身份证
确认不了我的身份
我欲上前解释
她再次止住我的脚步
并拒绝解释
正色道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我说我从医院来
陪护完成
出院回家
她说家是回不去了
可以回到乡村
回到你母亲那里
打定主意
不再去争取
从哪里来
这句诗句
打动了我
回哪里去
有道理

2020.2.19


编选 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