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装进口奶妈雜誌

◎乌鸟鸟



70磅的chelsey,怀抱着半吨重的奶牛,在狂奔
奶牛取笑她,瘦如埃及的木乃伊。她要将奶牛活埋

果篮子翻侧草地,新采摘的木瓜,滚落臭水河
其它的奶牛,吓得牛皮发绿,乳房失禁

chelsey是我们家的专用奶妈,原装进口自荷兰
她的肉越来越少了,瘦得只剩下了乳房

仿佛我们每天吞掉的,不是她的乳汁
仿佛我们是吸血鬼,每天吞掉的是她的血和肉

追赶她的饲养师胖得吓人,肚皮擦着地皮
慢吞吞地挪动着笨重的肉体,像直立行走的猪

马路上狂奔着绿顶汽车①。车顶之上
人造的塑料植物,一年四季脏兮兮地绿着

chelsey遇啥越啥。她呼地越过了垃圾桶
呼地越过了马路围栏,呼地越过了绿顶汽车

可她怎么也越不过巡警的腿。巡警的腿
仿佛收费站的拦杆,突然腾空而起

她像突然中弹的鸟那样,从半空中摔下来了
在地上翻滚了37圈,才得以满身泥巴地爬了起来

她紧抱着战栗的奶牛,朝弯腰呕吐的饲养师
和万能的巡警,吐了吐舌头,便消失在人海深处了

chelsey没有活埋掉奶牛。孩子们要吃肉
她在院子里笨拙地给奶牛剥皮。地上躺着斧头

九条孩子,或托腮,或别手于臀后,或手插口袋
或倒立,或吮着拇指,唾涎欲滴地围观

孩子们吞掉了半头奶牛。唯chelsey从不吃肉
只吞吃鱼汤和水果,偶尔也吞吃铁钉和玻璃

她满手是凝结的血,满面是懊悔之泪
此时她才发觉,她赖以生存的乳房,跑丢了

她的乳房正提在饲养师的手里。他正提着它
和一颗滴血的羊头,回家去领受妻子的臭骂……

泪水有什么用呢?泪水滴落在牛肉汤里
她抹掉泪水,往衣服里塞进了人造的硅胶乳房

深夜她换上人造的脸皮,到酒吧去卖酒和被人操
白天她蒙面,到黑心诊所去卖血和卵子

我们只好到人类奶源集团②去,重新雇佣奶妈
接待我们的进出口部的女经理,打着腥膻的奶嗝

她从一只刚果藉的乳房里现挤了一杯样品奶,请我们
品尝。她就像一台唾沫横飞的录放机,向我们推荐着

在上万条进口的奶妈中,最后我们挑选了一条波黑籍的
她操着滑稽的中文,刚刚产下了三颗混血的人蛋③

她挺着六只汁液饱满的改造过的大乳房,每天早晨七点
准时小心翼翼地按响我们家的门铃。邻居们羡慕不已

她就像一只包装精美的餐具,包裹在蕾丝哺服④
与法国热狗、吐司和水煮鸡蛋一起,摆满了早晨的餐桌

我们彬彬有礼地吮吸和咀嚼。楼上的神经病准时开吵
那些噪音,仿佛是特意为我们的早餐而演奏的背景音乐

2012.10.22。初稿于佛山
2019.12.06。修订于化州


[注①]绿顶汽车:每年春季
国家都会给地方绿局(绿色环保局简称)
拔一笔巨款,大搞绿化建设
可是地方政府,却将巨款,全部瓜分进
私人口袋里去了。为了应付
中央绿局的检查,地方绿局的官员们
只好忍痛取消了几场饭局,或者从牙缝
和情人们的指缝间,克扣出丁点资金来
给街道和汽车,安装上人造的
塑料花卉和塑料树

[注②]人类奶源集团:
表面上,伪装得很以人为本
事实上,却是一间毫无人性的丧尽天良的
跨国奶妈猎头公司。创建于三三零六年
分部分布于全球各地
猎头们猎狗般出没于各国的贫民窟
以高薪为饵,忽悠贫穷的母亲们
卖身于旗下。为了便于管理
为了从她们身上榨取到更多的利润
公司常常对她们进行洗脑式培训
直至将她们培训成了一群没脑的走肉
然后再对其乳房系统进行全面改造
以便从她们身上,整植出更多的乳房来

[注③]人蛋:由于地球环境的极度恶化
人类已从哺乳纲异化成哺卵纲了
人类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直接分娩婴儿了
而是要先产下人蛋,再孵化出婴儿来
但依然是以乳喂养,介于哺乳纲
与卵生纲之间的新物纲

[注④]蕾丝哺服:职业奶妈服饰之一种
由所属公司,根据其体形特征
乳房数量多少、国籍、风俗等,量身定制
所用的布匹,均采用符合欧盟标准的
环保植物纤维原料提取物编织而成
整套服饰,没有半颗塑料纽扣与金属拉链
领口、袖口、下摆和乳房孔处
均加以可爱的蕾丝花边,点缀装饰
而所有的奶妈在哺乳前,均要百分之百地
遵照《奶妈服务指南》条例
淋浴净身,然后更换上公司指定的
职业服饰,然后再用可食用酒精
对所有的乳房,进行全面擦洗消毒
才可将奶头,放进雇主们的嘴里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