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诗典·诗人抗疫作品大展(一)

◎左右



新诗典疫情诗大展

策划 伊沙 左右

编选 左右





悼念
朱剑 西安

凶手也在悼念
被害者
混在人群中
以为都戴口罩
就没人认得出

2020.2.7


到处都是顺风耳
朱剑 西安

以后恐怕
我不能再代左右
发声读诗了

而是
反过来
他替我读

用哑语

2020.3.1


最贵的情人
朱剑 西安

居家躲疫
生活开支
少了不少
买米买菜啥的
花不了多少钱

最大的一笔钱
花在2月14日情人节
交通银行准时准点
从我账户划走
2361元

2020.2.16




不知来自何处的关怀
王有尾  西安

生前他们说
请你闭嘴

死后他们说
请你安息

2020.02.08


这可咋办呀
王有尾 西安

丈母娘之前
可忌讳谈生死了
前年一场大病
让她忽然看开了
今天主动问我
大概意思是
那些可能
不知道名字的
在统计数字之外的
得了瘟病的人
在阎王爷的生死簿上
总该有记录吧
我含糊其词
可能大概也许有
这个真不好说
她略微有点失望
叹了口气说:
哎!这可咋办呀

2020.02.17


我们究竟身患何疾
王有尾 西安

我暗自揣测
被病毒吞噬的
那些人
最后一刻的愿望
肯定也是
一定要好好
活下去
有的还
带着死都
不能确诊的
遗憾

2020.02.18





疫(36)
西毒何殇  西安

我用防毒面具
护目镜和帽子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走进便利店
想拿几瓶可乐
店主猛然抬头
看见我
吓了一大跳说:
“要搁平时
你这样进来
我还以为是抢劫呢!”



疫(117)
西毒何殇 西安

安静下来
都可以安静下来
商场和广场
都安静
社区和马路都安静
鸽子比蝙蝠
安静
手机静音
我提着白菜
往家走
一言不发
想象一个病毒
飘在我脑后
比子弹还安静



疫143
西毒何殇 西安

小儿子刚出生
就遇上这么大的事
偶尔我会自责
竟然为了一些
不着边的理由
把他带来人间
品尝我吞咽过的
人情苦药
和人性毒酒
但事已至此
没人能靠后悔活着
我能做的
就是用更多的爱覆庇
替代
他出生100天
尚未见过的太阳


父母心
李海泉 西安

大年初一开十二小时车
到青海老家
没待一天
听西安要封城
我爸火急火燎和我妈
往车里塞满吃的
催促赶西安封城前回妻子身边
我在心里暗自佩服
大事面前爸爸的果断
没想到了西安
他打来电话:
看这疫情不是一两天
趁闲下来
你俩抓紧要孩子

2020.12.14




补气之道
李海泉 西安

新冠状期
小区门口
中年男人全副武装
隔很远
通过做志愿者的我
递给栏杆外一蒙面人
五个包装写着人参的礼盒
偷瞄几眼
每个礼盒都装了
一本《道德经》




大灾面前
李海泉 西安

平日对门熟悉的邻居
将常年放在门外的
鞋柜和自行车
搬进屋里





高音大喇叭
侯马 呼和浩特

在许多城市农村
高音大喇叭又响了起来
不管它播放什么内容
声音听上去似有似无
才会给人家园的感觉
 
2020、2、7




十五
侯马 呼和浩特


昨晚散会后
几位防疫成员单位
参会的同志
悄悄打听
明晚还开会不
我说为什么不开
她们悄声说
十五

在这里
中华民族的腹地
大疫当中的国人
仍惦记这个数字
源源流长的含义
 
2020、2、8
 




光头医生
侯马 呼和浩特


和尚光头
表情木讷
板爷光头
方便擦汗
猛一眼看见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奔赴疫区的大夫
个个都剃了光头
心头一震
他们脸上掩饰不住的
是书卷气

2020、2、9





希望
马非 西宁

刚刚获知
国家疾控中心主任
本科学的是兽医
与动物为伍的专业
这也就解释了他
为什么不把人当回事
我最大的希望是
他只是特例



骄傲
马非 西宁

大学毕业近卅年
我还是头一次
为母校感到骄傲
在国难当头之际
研制出快速检测
新冠病毒的试剂盒
当然从诗的角度上
我这个骄傲
还没有统计在内
可以往后放一放
有的是时间



疫中狗
马非 西宁

我怕狗
但还没这么
怕过一条狗
戴着口罩
迎面走来
尽管我知道
它就是
有心咬我
也咬不着



诗国
维马丁 奥地利
 
这几个星期
诗一点点都没有病,
恰恰相反。
那就说
中国有希望。
 
2020.3.2





关于武汉的记忆
春树 德国柏林
 
记忆模糊了
我忘了去过几次武汉
反正都是看演出
第一次是
我和武汉朋克乐队的乐手一起乘火车
在他家住了几天
在夜里也不凉爽的夏夜
我热得不行
在院里子用水盆盛水洗澡
在白得近乎透明的阳光下
他给我讲喜欢的电影
《燕尾蝶》和《格斗俱乐部》
那次我对武汉的印象很差
因为他对我很差
 
还有一次
跟着北京的乐队巡演
在江边
北京的乐手说
我送你一个项链吧
就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给我戴上了
这只是一部分记忆
最重要的是
 
演出结束后 坐在台阶上
听到有人在谈沈浩波
我上前去“我也认识他”
于是认识了当地诗人小引
多年未见
这次肺炎
他困守武汉
写出了一篇篇日记
让我直呼
写得好
让我一下子想起我们的相识和
我也曾去过武汉
 
2020 2 25                          



故人并未入我梦
春树 德国柏林

这次疫情
有好几次
我想起故人
也是湖北的
这么一个大聪明人
身陷囹圄
不知他知故乡遭此劫
什么感受
那还不得急死啊
2020  2  25



眼睛教我的道理
春树  德国柏林

那双眼睛
默默无语
让我痛哭
让我愤怒
让我无话可说
让我把图保存下来
以后万一变得冷血的时候看看
提醒自己
这世上还有过这样的人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
那你就不能放弃
不能只想着自己

2020 2 25




赵壮志说他们快断口粮了
艾蒿 重庆

在学校被隔离的同学
就只有几个
食堂没开
小卖部再不开
他们就真的快断口粮了
但是还好
校长来慰问他了
时间刚够随行的记者
拍好照片
“加油!小伙子”
没等赵壮志说出困难
校长就匆匆离开
后来他使劲责怪自己
被校长慰问的时候
过于紧张



错觉
艾蒿 重庆

天气突然变好
鸟鸣清晰
阳光洒落在窗台
楼下有人谈笑
让人误以为
疫情从未发生过
但某种已成习惯的警觉
让我从他们的笑声中
瞬间分辨出
他们没戴口罩



一直以来
艾蒿  重庆

老百姓多好控制
他们是良性的
病毒难控
他们是恶性的
所以不要相信这种说法
——以毒攻毒






南泥湾
南人 北京

自制口罩
自制护目镜
自制防护服

大武汉成了南泥湾

2020-02-03




恐慌的权利
南人 北京

我只是
想尽一切办法
找到真正的事实
修正我内心的恐慌
让它
既不要吓着自己
也不能无动于衷
让我的亲人
不该怕的时候别怕
该怕的时候攥紧拳头

包括
在有生之年从未遇到的
一场瘟疫之下
订正一下自己的表情
既不要假哭
也不能假笑
别把错误的表情
拍到照片里
写在文字里
带进棺材里

不,不
没有棺材
只有尸体袋
只有骨灰

那也不能
让这尸体袋和垃圾袋
没有分别
更不能
让这骨灰
撒到水里欺骗了鱼
飞到空中瞒过了天

我们有恐慌的权利
我们亦有
订正恐慌的权利
我们不需要
伟大光荣正确的恐慌
我们只要
真实及时准确的恐慌
包括跟在它后面的
悲伤

2020-02-25




大疫(9)
摆丢 贵州黔东南

正月初四
早晨起来获知
新冠肺炎确诊人数
达到4529例
我坐着不说话
老婆催我:“还不快去刮胡子”
我说:“这不重要”
她问:“什么重要”
我说:“这么严重
接下来几个月
我没活路挣钱了”




(19)
摆丢 贵州黔东南


正月十二
街头空旷
路灯在雨中孤独地低着头
老婆说:“十个月后
很多孩子要出生了”


(21)
摆丢 贵州黔东南


正月十四
有的人在疫情中逝去
都没有成为一个数
有的人
成为了一个数:1/8



狼烟
胡锵 上饶

我和小区老俞
这些日子见面
相视一笑
互相给自己发烟
以前不是他递我
就是我递他
我们把口罩
往下一拉
插嘴里一支烟
我们抽的
不是七匹狼烟
但点燃的是
相隔一米的
狼烟




进化史
胡锵  上饶

这个小区有多个出口
这里无人看管
横隔的栏杆
越上越密
越下越疏
有人贴着地面爬了出去
在栏杆外
站了起来
看见我在看着
他不失体面
体面地一笑
一种爬行动物
直立起来的笑




危险的梵高
胡锵 上饶

有人在网上给几幅世界肖像名画
戴上口罩
其中包括梵高自画像
我看见口罩在梵高左侧没有挂住
掉了下来
吊在梵高右侧耳朵上


民间偏方
赵思运 杭州
 
贵州六盘水
一头母猪生下小猪后
就开始说话
瘟疫严重
解法是
拿一件苗族衣服
挂在大门口
煮9个鸡蛋
全家人吃
 
2020.2.6
 
 


网易娱乐
赵思运 杭州
 
1月27日
大年初三
他的父亲死于武汉家中
2月2日
大年初九
他的母亲死于武汉家中
2月14日
情人节
他的姐姐死于武汉家中
他也去世了
他的妻子
同样患了新冠肺炎
男主角是
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
此刻
他的儿子
远在英伦

(1月27
市政府提出“应收尽收”
2月7日
是应收尽收的最后期限
2月11日
是计划全部疑似患者检测清零的日子)
 
这个消息发布在
2020年2月17日
网易娱乐版
 
2020.2.17





 
开始
唐欣 北京

1月20日清晨 在北京西站
拥挤的人流中 他看到手机上
闪过的一条信息 大兴区 也就是
他供职的学校所在地 已经出现
新冠肺炎病例 唉 难道是2003年
非典的事情又要来了吗 他只是
这么想了一下 按照惯例 车厢里
咳嗽声此起彼伏 真是挺烦人的 
但有什么办法呢 你能下车躲开吗
大家还不知道的是 国难已经来了


2020.1


武汉封城
唐欣 北京

是在夜里 他看到的
这四个字 就足以让他
夜不能寐 莫非他也
发烧了吗 2012年秋
他初次造访那个城市
在饭桌上 好几次不同的
老师 都在说 同样的话
你们要是早来两天就好了
莲藕会更鲜 也更嫩 他还
暗自嘀咕 这些人可真讲究
真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现在 
他想念这些陌生的同事
夜不能寐 怀疑自己也发烧了


2020.1


旅途
唐欣 北京

离开妈妈的家 返回
自己的家 奇怪的体验
满车厢的人 都带着口罩
无人说话 甚至无人咳嗽
以往这样做的人 是怎么
忍住的 河南雾霾 河北
飘雪 过了保定 大雪纷飞
但中原大地的麦苗已经发绿 
忧国忧民 并且 忧家忧己
四个多小时 他顾不上打盹 
甚至 连一口茶也没有喝


2020.2.5



编选:左右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