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病记

◎天然石



日记

又一个小区被隔离了
抬头,我看到一棵黄杨树在抽芽
远处一位环卫工在梳洗街道
更远处有一只无家可归的狗
一股今年的风,来自无人区
带着去年的味道,追逐我
尾随我,穿过无人区
把我赶进家门




对话

人:无耻的病毒
病毒:无知人类

人:我要战胜你
病毒:傻子也这样认为

人:你来自哪里?
病毒:人类的愚蠢

人:怎样毁灭你
病毒:毁灭你自己

人:我已为你敲响丧钟
病毒:丧钟为你而鸣




日记

今天下雨又下雪
我想起我没有想起你并没有感到不适
无人在乎我在在乎什么
当天放晴,我写下天晴了
我可能幸福过,但悲伤时刻伴随我
我活得太久了,仿佛生命刚开始
我急不可待要成为我自己
一滴像雪一样的雨突然将我挟持:
你做过什么?说——
被挟持,我回复




无题

李白,杜甫,还有白居易
这是今天我仅遇的三个人
李白在墙上,杜甫在桌子上
白居易在书中




数字

只是数字,只有数字,只剩下了
数字在攀、爬:一,二,三

今天的数字跃过昨天的数字
明天的数字又会跃过今天的数字

数字追逐着数字
数字覆盖着数字

每个数字都是一个人和他的黑故事
每个故事都不堪追忆

个,十,百,千,万,数字的阶梯
通向天堂?地狱?人间?

上帝在天国数数字
撒旦在地狱数数字

活人注视着数字
死人注视着活人





一个疫区的流浪汉

这是我的家,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的妻子,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的孩子,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的房子,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的书桌,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阅读的书,肯定要比你的好
这是我写的诗,肯定要比你写的好
这是我说的话,肯定要比你说的好
哦,重复惹人厌你要因此走开吗,悉听尊便
我已过而立之年,这不是话题的关键
对生命我一无所知,所以我不妄谈生命
曾经我以为我了解爱,其实我仅仅拥有过爱
现在我不确定我是否还能爱,但我肯定需要爱
我还需要很多,但很多都不可能属于我
我不知道具体该干什么,尤其是面对我
我做了很多(尽管一再出错,)为了不致于
一无所有(事实上我几乎经常不名一文)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因为我一无所求
除了让生活尽可能好些,我不知能做什么?
当我做(比如写诗)那多半因为我无事可做
没有诗,我的生活也许会变得更好——
要不是这瘟疫我不知道死亡竟距我如此之近
我畏惧死亡,我躲避,我不认为这事可耻
我做过很多可耻的事,甭问,我也不会说
当看到有人为大家慷慨赴死,而我除了看着
竟什么也做不了,我才感到我真的很无用
不要嘲笑我,这没用,我已原谅我
不要因此鄙视我,这没用,我不接受
我承认我没有拯救世界的雄心壮志
但我爱这世界,发自内心的爱,就只是爱
不为什么,这不是撒谎,否则就让我遭雷劈
有些人生来就伟大,他们为别人而活
我为自己而活,我理当是那最不起眼的一个
我相信世界会变好,尽管眼下它灾难重重
让我们为那些献身世界的人做些什么吧
他们是真正的伟人,是粮,是酒,是希望
而我能做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动用一张嘴巴
拼尽全部智力讲几句无关痛痒的漂亮废话
你还未走开吗亲爱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尽管放手去干吧,不要怕出错
畏首畏尾只会让你后悔莫及,丧失的更多——
我已经说的够多了,可是我还在重复
请原谅这不是我的风格,我也将就此结束
这不是我的家,我还没有家
这不是我的妻子,我还没有结婚
这不是我的孩子,我还是个孩子
这不是我的房子,我没钱购买
这不是我的书桌,但正是我想拥有的
这不是我阅读的书,我从来不读书
这不是我写的诗,诗是什么?有何用?
这不是我说的话,我还没准备好发声





隐士

我对风说:请带我走吧
我厌烦了看和被看
我要向你学习隐身的本领
这是我全部的家当——我
作为我应付的学费

风钻进我的发缝,我的裤腕,袖腕
风钻进我的耳朵,鼻子,嘴巴
风钻进我的灵魂消失不见





死人不说话

死人不说话
否则他们会开骂
他们用尸体来警示活人:
保持警惕,做你自己,傻子

活人警惕着(鬼知道他们
在警惕什么?)变成死人
为了活着他们曾倾尽一切——
白费精力,一无是用
然后理所当然地死去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行为
只不过是在重复死人
死人不说话
否则他们会开骂





隐喻

每天都有人死去
瘟疫让死亡变得更具体
死者被草草处理
拉去火葬场烧掉了事——
就此彻底从这世界消失
甚至来不及成为一个隐喻

活人注视着,警惕着
他们只不过警惕着变成死人
他们耗尽精力,东躲西藏
可是死神总是一下子就找到他们
他们重复着死人死去
来不及成为一个隐喻




病毒

在生和死之间
是一张病毒的脸
在病毒和病毒之间
是时间

有人测量过人和病毒的距离
发现没有距离
那味着病毒与我们如影随形
我们时刻带着病毒往返在天地间

有人倾尽所有为了把病毒祛除
却中了另一种病毒奄奄一息

有人尝试着和病毒交朋友
成功和失败参半

有些人无视病毒
他们死于无视
有些人终日胆战心惊
他们死于恐惧
有些人臣服于病毒
他们死于臣服

有时病毒很安静,仿佛中了病毒
那时我们终得片刻喘息

有时病毒粗暴似强盗
那时我们是人民币


2020.2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