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2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梦(1587)》

我赤身祼体
来到病源
一座冷库的内部
一簇烈焰的核心



《梦(1588)》

仿佛《金光大道》
《艳阳天》抗疫篇
或是《创业》农村抗疫版
或是《火红的年代》农村抗疫版
红光满面的大队长张连文
咕噜咕噜饮下一碗水
用手背一抹嘴说:
"既然公社书记
把闺女许配给我
我就一定把抗疫工作搞好
从明天起谁想逃出去讨饭
让民兵给抓起来!"



《梦(1589)》

我在考虑
一个杀人犯
考虑的问题:
"把尸体封在水泥里
会不会有味儿?"
原因我清楚
最近韩国电影
看多料


《梦(1590)》

大疫之后
第一个会议邀请到
我质疑主办方:
"你怎么知道
这场灾难会结束?"



《梦(1591)》

我背着万丈悬崖
如背青石板
走来走去
从东到西




《梦(1592)》

在同一个梦里
我分饰三个角色
金基德导演
他的铁粉
专跑欧洲三大影展的记者


《梦(1593)》

我在研究日文中的
片假名
附会对了很多意思



《梦(1593)》

四个小伙伴
在一起玩
只有一个
有名字
叫乙肝
不传染
我们感到很庆幸




《梦(1594)》

大地上插满斧头

每一把斧头
都是死者的墓碑

碑身上刻满了
它砍杀的

死者的名字



《梦(1595)》

我有个弟弟
穿海魂衫的弟弟
半夜回到家
一直忙着洗衣服
我问他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
他一直不说话
埋头洗衣服
我恼羞成怒
一拳打过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581)》

一位土豪诗人
带着两个女诗人
去了某城歌舞厅
又在现场
叫了两个小姐
当地一诗人
向我描述此事时
坚决认为
这两个女诗人
是妈咪
我说:
"你要再说一遍
我真牵头驴来
踢你脑袋!"


《梦(1582)》

监狱中
单人牢房
没有门
门楣上
悬挂着
一把大铡刀
谁往外跑
它就会
落下来
铡谁



《梦(1583)》

一个作家的简介: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诗歌写作
某年,受谁影响
开始小说写作

一个官员
走上公车
在乘客中
掏出手枪
照着自己的头
开了一枪

几个妇女
在踢着一个
滴血的人头玩
像踢毽子



《梦(1584)》

大疫越来越近
在本小区里
又有一座楼
被封的当夜
在我计划要把
因两部布考斯基
和一部维马丁的
翻译而中断四载的
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重新捡起的前夕
前半部书稿
入梦来
A4打印纸
铺满了梦境
恰似我的一生



《梦(1585)》

几个宁夏诗人
吃我大户
连吃带玩花了
9999元
我现金不够
马非刷卡

那我怎么还给马非呢?

我让我妈
打10000元到我微信
她从天堂穿过梦境
打给了我
还像生前一样
对我没有一丝报怨


《梦(1586)》

一早起来
妻说她昨晚上
梦回故乡
故乡的景象是
一群羊在分娩
一群羊在接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